不知道這已經是來了第幾次的厚樫山,即使總是有頑強的敵軍守在這裡,卻也不曾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難纏的。看來,打從一開始尋索敵軍情勢時,就覺得對方軍勢似乎比以往還來得多這點,並不是自己的錯覺。

三日月一路揮舞著手中的太刀斬敵,即使面對好似哪裡有些不太對勁的戰況,他還是一如往常的優雅。不知道是出自什麼緣由,在眼前聚集起來的一群「歷史修正主義者」感覺不像是一開始就是占據在這個時空的那群傢伙。雖然他們一樣不好對付,但無論是攻擊手段還是襲擊策略都參差不齊,各有相當出入的差異。

雖然至今還不清楚這些存在究竟是怎麼組織起來,也不確切明白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行動準則,但至少從來不曾見過這樣雜亂的狀況。若要以自然一般論調去推斷,或許有點像是「從四方聚集至此地」的感覺……至於是基於什麼理由讓他們紛紛集中到這個戰場,似乎又是另一個難以突破的謎題──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曾幾何時,從東京都內某一間大樓走到大馬路上的自己,只要抬起頭來,在看見頂上美麗明亮的滿月之前,總是會先看見各式七彩的霓虹,宛如會毫不留情就將人吞噬的獸,爭先恐後地從四方鑽鑿進不過是要尋求那道銀白的視野之中──

 

──啪嚓。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咦?三日月的過去?」

「是啊⋯⋯有些時候⋯⋯大多是出征時戰況陷入膠著,或是有人不小心受傷時,不知為何,就是會看見他露出相當冷酷的表情呢。身為天下五劍,不知道有著什麼樣的過去吶——」

「主上這是指⋯⋯殺戮⋯⋯的過去嗎?」

那雙綻著美麗豔紅的眼眸,也不禁為此閃過一絲動搖。

⋯⋯嗯,還是算了,沒關係。小狐丸,忘了這件事吧。」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喂,御幸,你要回去了?」

「對啊──前輩辛苦了!」 

「辛苦了辛苦了。」好像是順著御幸的招呼而敷衍地回應過後,便趕緊攔下了那個準備要朝球場出口方向走去的人。「欸,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喔。」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美麗背脊 00

 

 

「哈啊……唔呃、……

「前輩……御幸前輩……

 

每次都是這樣。當兩人交疊在一起……在和御幸前輩在做愛時,他這個人絕對不會喊出我的名字。只是一味地抓著早已皺掉、讓汗水及體液弄得濕溽的床單,並放肆地將自我交付給慾望,張著嘴發出陣陣呻吟。

 

是不是前輩其實也不是那麼舒服?是不是因為自己經驗不比前輩豐富?是不是這種事情,憑藉著本能是完全不足?

 

……是不是對前輩來說,其實這也不過是太過寵溺投手的一種表現而已?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到東京的第三個夏天。

距離投手丘18.44公尺地方,除了打者之外,在我眼前擺好球套位置的人,再也不是那個御幸前輩。

畢業這種事情,是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理所當然的事情。在高中的這場相遇,似乎一切都是為了迎來這場分離。有時,尤其是晚上洗好澡過後,走經了室內練習場,朝著裡頭瞧時,我不禁會一邊想起那個人第一次接下我的球的畫面,一邊這麼想著。

今年,東京的太陽還是那樣毒辣。
前輩,我還想再一次和你一起站上那個舞台,不行嗎?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點在輕井澤。

在這樣人稱……不,應該說是東京人稱渡假祕境的地方,一間才落成不久,整體設計都新穎到顛覆了當地所有溫泉旅館形象的……溫泉旅館裡。

 

裡頭分有兩種房型,一種是半露天式溫泉,另一種則是全室內式溫泉。若要論及全室內式的特色,那就是完全符合其名的,房內完全無窗的設計。

 

不見任何自然採光,多虧了現代感這個詞彙才不至於淪為幽暗,是個既隱晦又私密的空間……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御幸一也有女友前提~

※有女友卻還跟降谷搞上的意思~

※然後御幸自O有所以是R18,請斟酌點選繼續閱讀~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十歲,即是成年。

成年這件事情在理論上代表了什麼,那想必是每個人都清楚不過。

 

允許抽菸,允許喝酒,但也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行為負上完全責任。

 

但實際上呢?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夏天,果然還是沖繩吧?」

「沖繩啊……可是我們只有兩天耶,跑到那邊應該玩不了什麼吧?」

「嗯……那四國呢?香川之類。」

……那裡除了拉麵還有什麼嗎?」

「我覺得這麼說對四國也太失禮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分明,冬天已經過了很久,很久很久了。

但在這個時節,頂上的天空卻還是那樣陰鬱,雲層更是厚重得連一絲陽光也透不過。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4 第一次在專欄發表同人文章

2010/10 跟糖衣還有せい以合集形式出版第一本同人作品《Immoral Guilty》,這麼說來,這也是第一次跟小黑豹合作呢,當時可有夠緊張了(笑)

2011/02 第一次CWT參場

2011/06 第一本同人個人誌《Love Story》出版

 

對於五年前的自己,別說是『何謂CMYK?』了,其實,那時候我連『同人本』這個概念都沒有。很誇張吧?我自己想著想著都覺得可笑了。然後,寫文的時候大概也是連文筆著墨什麼的都從來沒有仔細思考過吧?一切就是憑藉著太萌了太萌了太有愛了太有愛了的衝勁及本能開始的呢。

 

不過總之,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就此踏入了同人的深淵,橫衝直撞的,一直一直一直保持著挑戰者的熱情,一路一路一路朝著未知的前方跑去。任何事情都是新鮮的,非常有趣,因為什麼都不會,所以自己又像個海綿一樣,吸收學習了好多東西。

 

開始懂得『文章結構』,寫完東西之後,開始嚐到與『讀者』交流的甜頭;出了第一本同人誌之後……

 

啊、這麼說來,一開始都是請糖衣幫我排版的唷!太感謝了!嘻!

 

後來去學了InDesign,接觸了Photoshop,碰過illustrator雖然至此就立刻逃走了。

去了印刷廠,遇上了天使謝哥,學會挑紙,看見特殊印刷手法,都覺得是新世界。

 

就這樣一點一滴累積,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我所感受到的事情化為的結晶,就這樣在不知不覺當中,我成了『同人作者』。這段時間以來,我遇見了太多太多人,大家都懷抱著對於一樣的事物一樣的喜愛,然後自己想法所『變』出來的『書』,被每一個人拿在手中,並為此產生共鳴,為此露出了笑容,那真的是最最最讓人覺得滿足的事情。

 

後來一腳偷偷踏進二次元之後,更是瞬間跌到深淵的深淵去。從青黃開始,青黃青黃青黃,接著凜遙團兵鬼白直到降御,二次元完全沒有停下的一天,充實過頭真是有夠幸福的。回頭看了這些日子,發現以一年三場場次以上的頻率,再加上只要有參場,就會出版一本新刊,這完全是一種從跑跑跑到暴衝的概念(笑)

 

但是,至此這樣的全力狂奔也要暫時停下腳步了。

因為漸漸漸漸地,隨著場次出本這件事情,開始帶給我壓力。

 

自己想表達的事情傳遞不完,時間也不夠用,一心只想著要回饋,卻還是什麼都做不完,什麼也做不好。離開那個可以讓我一個月內有一半時間專注在同人、一半時間專注在自己工作的工作環境,變成了一個單純的上班族之後,發現這果然不是保持著一顆滿滿的愛的『心』就能輕易辦到的事情。

 

聽來像是藉口吧,或許就是吧,不過我還是這麼任性又不負責任,還是抱歉了(笑)

 

來說說以後的事情好了。

其實眼前八月的CWT有預定要出本新刊,不過現在進度滿落後的就是……

 

啊,然後就是今年暑假的場次,我不一定可以到場,如果不行,會請小精靈替我關照一下攤位的,無論新刊出版與否,至少還是會有既刊擺在攤位上。

 

然後就是,近期可能沒有參加場次的打算。所謂的近期可能就是十二月CWT跟明年寒假場不會報,之後的場次就再說囉。(不過萬一出了萬一,我可能又會回到場次上就是XDDD天啊我超不負責任的XDDDD)

 

總之這就是如標題所言的『暫停所有場次出刊計畫』,並非從此都不寫同人就是。

 

短期內會回到最一開始的單純發表文章,不再隨著場次而出本,但若是默默的默默的默默的累積到一定的內容,才會再來進行出本的考量。咦?我覺得我一開始廢話好像太多了,其實重點就只有這個而已耶,我說完了。XDDD

 

開始接觸同人的這五年,真的是我非常非常珍貴的寶物。

這讓我和太多對於現在的我而言,十分重要的人相遇了。

 

我滿心感謝說過喜歡我的文字的你們。

不過,我從現在開始想要放慢腳步了,你們還會願意陪著我慢慢散步下去嗎?(笑)

 

2014.06.27

Love you, 舞華.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你們球隊自己會有小型的類似畢業旅行的活動嗎?』

 

前幾天,班上女同學一個不經意的提案,意外地讓御幸十分掛心。這種事情,在一群滿腦只有棒球的傢伙當中,應該是任誰都從沒想過的吧。

 

若是作為獎勵好像也不錯……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像其他老師一樣,每過個一、兩個月就會定期在班會的時間調整座位,基本上,我真的十分感謝我們2-B班導師的這份懶散。

 

因為,如此一來,我就能再盯著那道背影……

一邊壓抑著想從他背後緊緊抱上的衝動,繼續、一邊盯著那結實的背影了。

 

──「……師說把這個傳下去、喂,妳在發呆嗎?」

 

不,我在盯著你看。

啊,不,我在盯著你的背脊看,只是看到沒發現你人都轉過頭來了而已。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啊⋯⋯唔呃、⋯⋯

「前輩⋯⋯御幸前輩⋯⋯

 

每次都是這樣。

 

當兩人交疊在一起⋯⋯當在和御幸前輩在做愛時,他這個人絕對不會喊出我的名字。只是一味地抓著早已皺掉、讓汗水及體液弄得濕溽的床單,並隱忍著我總是有點期許的陣陣呻吟。

 

是不是自己沒讓前輩舒服?是不是因為自己經驗不比前輩豐富?是不是這種事情,憑藉著本能是完全不足的?

 

⋯⋯是不是對前輩來說,其實這也不過是太過寵溺投手的一種表現而已?

 

「吶,御幸前輩⋯⋯」降谷一面輕喘著,他挪動了一下身體,並猛然抽離了那已變得柔軟又溫熱的銷魂處。還不等背對著的御幸反應過來,他只是又更抬高了一對翹臀,一邊撫摸著教人失魂的腰窩,接著再次插入,搗弄著服貼包覆著他的身體。「我只有你了,能作為我的歸宿的⋯⋯只有你了──」

 

一手環抱著御幸的腰際,他看著並沒有為此告白而回頭看他的人,只是趴伏並讓自己控制著身軀的擺動,那躬起的曲線,讓肌理結實的背脊呈現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

 

降谷一時讓這姿態奪去了所有注意力,他情不自禁低下頭,並伸出了舌尖,沿著那線條舔舐而去。

 

⋯⋯御幸前輩⋯⋯

 

算了,至少現在這個人還在自己懷裡,只要不放手,終會是自己的。

至少這夜,在耳邊低喃著的,還是那聲聲有些沙啞的甜膩——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問御幸前輩在嗎?」

「啊……他還沒回來耶,不過吃飯的時候還有看到他跟倉持他們一起的說?」

「這樣啊……謝謝。」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假日對於還在北海道生活時的降谷來說,並沒有和朋友去哪裡玩的從容。說真的,他一點也不在乎人際關係處理得如何,或許這和天性有關,在他獨自成長的過程中,似乎也有著那麼一點東京人的淡漠。

 

「喂、降谷,你今天有空嗎?」

 

所以,當御幸在球隊不用練習的這天早上,直接來到他的寢室並這麼問著的時候,降谷並沒有直接聯想到一般人會會意過來的邀約。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其實我今天下午才看了鑽石王牌而已。

但掉坑速度之快整個直直落直直落降御萌得我滿臉血啊真是幸福WWW

隨手寫寫而已本來只是想要打上幾句對話而已

沒想到就變成這麼短短的一篇了WWW

求同好WWW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ver拷貝  

 

以下幾點警示,千萬要看過並且確認之後再進行閱覽唷~WWW

※5/4 J FES赤龜新刊試閱!祈禱順利出版......

※本文有西岡x龜梨親吻描寫,而且是在前段開頭(也就是說試閱就會看到XD)

    無法接受的同好敬請迴避,謝謝配合 :))

※此為『現實向』背景設定,請建立在『現況的』赤西仁以及龜梨和也,

    再去斟酌是否可以接受本文內容,並進行閱覽。

※以下不代表被創作者本人的言論行動,請務必先做好此理解,謝謝。

 

~4/30止,印量調查中!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型行李箱的滾輪在散佈了小碎石的路上,發出了在這寧靜的清晨當中足以被稱為噪音的聲響。「嘖、又是樓梯啊……」一頭艷紅的髮絲依舊讓頂深色的鴨舌帽給遮去的大半,松岡凜回頭看了一下自己剛走完的一小段路,雖然平時在走的時候完全不覺得累人,但提著這差點就要超重的行李,可還真是難以想像的累人……才這麼想著,他接著抬起頭,看見的卻又是另一段長長的石階在等著。

 

石階的中段有一座上頭的漆紅有些斑駁的鳥居,過了鳥居再走一段,接著朝向左邊的小徑走去,就會看到那門前掛著『七瀨』名牌的日式住家,然後繞到那從來不會鎖上的後門,那令他魂牽夢縈的最後歸宿就在那裡。

 

想起了七瀨遙的面容,他一邊嘆著氣卻又勾起了笑,松岡決定再一次壓下帽沿,一鼓作氣抓起了行李箱,使力地踏上一階又一階的歸途。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