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團兵】 短篇隨寫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半夜看完動畫22實在忍不住了......

※基本上也不太算CP向,就是以這兩個人為主。

※..............唉.........(谷底) ←別放這無意義的註記啊###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又來了。

又是這樣血肉橫飛的地獄,不知道是已經看過多少次的景象。

 

一群掛著滑稽表情的噁心肉塊,然後,在蠻力和利齒的作用之下,身邊的人也一個個接著變成團團肉塊。認識的,不認識的;熟悉的,不熟悉的。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人際關係已經無法代表些什麼,無論失去的是誰,沉痛所帶來的重量全是一樣的,那都是會讓人心一塊塊空掉的悲傷。

 

說好聽點,大概就是無論這兵團的哪一個人,都是等同份量的重要,但說穿了,只要穿上這身自由之翼的披風,無論是誰,隨時都有變成肉塊的可能性。一直對自己灌輸這樣的想法,橫豎這也是個沒有正確解答的世界,寧願每一次戰鬥之後都要感到哀慟,也不要在失去了某個特別的人的時候,被擊垮到一蹶不振。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王都,真實面來講,就是一群狗娘養的傢伙聚集在一起的地方。紈褲子弟們穿著高貴華奢的衣裝,還以為弄髒是很勇敢的事情一般,帶著淫穢卻又像施捨的眼神,一步步踏進複雜的地下。

 

不屑於這種傢伙的結果,沒拿到錢就算了,最後還是惹惱了那些滿臉肥腸的富商們。使勁地出拳揍去的話肯定是很快就能解決的,但偏偏那幾張嘴臉就是髒到教人連碰到都會覺得反胃。

 

吶,你不這樣認為嗎?一個個滑稽樣的,髒死了。

 

只是這樣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沒打個幾下就滿地找牙叫媽媽,落荒而逃之後縱使不想、但在這種暗巷附近也沒有可以清潔的地方……低咋了一聲,還殘留在手背上的血漬及那油膩的感覺揮之不去,真是受夠這種鳥事了,但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趕緊走遠,到有可以洗手的地方為止。

 

嘆了一口氣,但就在要執行這個決定、並才打算要起身的前一秒,突然一道完全將自己覆蓋的陰影鋪天蓋地的襲上。

 

「唔、你要幹嘛、」眼前是個金髮的傢伙,穿著什麼樣的衣服根本注意不到,那雙一直在笑的眼,還真是會一瞬吸去了所有注意力……怎麼,這難道什麼新的迷昏人的手段嗎?

 

「啊,抱歉。」就這樣注視了一段莫名的空白,金髮的男人這才稍稍拉開了些距離,接著,就只能看得見他直直伸來的大手而已。「請問……可以與你共舞一首嗎?」

 

「……哈啊?」

 

烏雲散去了一個小小的縫隙,耀眼的陽光就毫無遲疑地穿得透徹並灑上了整片金黃在這灰暗的大地。

 

「哎,瞧我說了什麼。」男人笑了笑,這次總算看清了,那是連同嘴角還有臉部的肌肉一同揚起的表情。「我是說,請加入我們吧──調查兵團。」

 

那天,除了被染得澄黃的笑靨之外,同時還看見了綠色自由的羽翼。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這樣的時候,都會對於所處的現實感到嚴重曖昧不清的迷惘。

 

坐在華美的沙發椅上,右腳向前傾去,讓男人用溫熱的大手撐著,因為姿勢而不免拉直的腳背,讓里維有種女人穿著高跟鞋的錯覺。純白的繃帶一層一層輕柔纏上,他一邊看著自己受傷的腳,又一邊看著總是這樣蹲跪在眼前、替自己包紮的艾爾文……果然還是覺得一陣暈眩,里維慵懶地歪過了半身,將手肘抵在沙發把手,並撐起了開始沉重的一顆腦袋。

 

「怎麼了?」擔心里維更換姿勢的動作會牽扯起傷口更多不適,艾爾文的語氣不禁透露了心急。「還有哪裡痛?」

 

面對這樣的一句提問,別說回應了,里維一時之間就連個單詞也吐不出來。

 

在這幾年的生活以前,那佔去直到現在為止絕大半的每一個日子,這副身軀都一再反覆著受傷及癒合,大概沒有哪天是『完好無缺』的狀態,沒有任何病痛的身體會是什麼樣的感受?透過記憶無法拼湊起來的感官,里維向來就沒去試想過。

 

直到這個男人的這雙手,頭一次伸到面前來的那天為止。

 

安逸、安心、安穩、安定,比童話故事還不可能,比看到一片汪洋大海還不敢奢望,但偏偏當下就是如此平靜的時刻。

 

「哎,艾爾文。」里維輕閉了雙眼,這雖然還不及讓他嘆氣的程度,但也足以讓他搖頭了。「我不知道,我向來不知道。」

 

但男人笑了,一樣溫柔地笑了。「這樣啊。」真不懂這到底有什麼好笑,里維稍稍鎖緊眉間,可艾爾文卻只是又低下了頭,繼續完成這項包紮的動作。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