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ENTION!

※本篇太宰沒有腦子。

※也沒有帥氣的中也。

※閱讀時不建議思考。

※恥の多い生涯を送って来ました。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啊,來開坑了。

20歲。

剛正式成為偵探社員的太宰,

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清閒還寂寞了兩年的中也的故事。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嘻嘻嘻,既然迷犬偵探跟怪盜都有抽到,

就來供養一下了~

有R18描寫,未成年請自重。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也第一次使用「汙濁」。

內容提及這個能力的細部描寫含有個人詮釋,

若是跟原作設定有所出入敬請見諒。

我覺得顏色短篇好像真的可以收成一個系列了。

然後這篇我還想找時間寫個七年後的後日談呢。

啊啊給我時間好嗎(廢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段是15.6歲的太中,後段是22歲。

劈頭就開車,未成年請自重。

這次盡興玩弄繃帶了。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沒有這個意思,

但好像快要可以成立一個顏色系列了。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10連就抽到復刻的泳裝中也

實在太高興了

推しの笑顔が眩しすぎて

於是就來獻上夏日泳裝文!(情緒落差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鐵灰色〉那篇之後的時間點,但是一樣的時間軸?

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大概16歲的太中。

本來只是想寫中也亂寵太宰而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會發展成這樣。驚異。

啊,未成年自重喔。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是第一篇太中文的完結。

然後是R18請自行斟酌。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是第一篇太中文的中篇。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預計會分成三段的中篇故事。

其實這才是我寫的第一篇太中文。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篇隨筆。

內有觸及「太宰、中也,十五歲」的劇情。

未看怕雷請迴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啊,完全來不及了。

不過既然都已經6/20,

乾脆就來寫一篇6/20太中吧。

所以我就寫了。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極短篇。

隨筆。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

超久沒寫同人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來了這一筆。

總之是為O好的O界獻上O福!的同人。

一個鬼畜攻 x 廢物小混混 x メスイキ(說出來了)的故事。

R18喔各位請自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 轉圈之後再轉一圈

 

 

那是一個心頭煩躁不已的夜晚。

比賽結束之後的激昂感沒有褪下,但對於一直以來自己的演出風格卻開始抱有懷疑,一股找不到出口的動搖哽在心中不上不下的,讓尤里不願意在這樣的狀態下表演那支原本預定好的美麗舞蹈。

在這種時候瞥見走在夜色之中的奧塔別克,尤里沒有理由不追上對方的腳步──不如說,這下子他更有個好藉口了。

不可否認的,自從那天在巴塞隆納的巷弄內被他強拉上車之後,尤里也有所自覺,這幾天自己的視線都一直跟著那個人跑。

畢竟那是個對自己散發出純粹又毫無保留的好感的男人。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些以往好一段時間都不曾改變的事情在改變了之後還是會在獨處時刻不經意憶起,甚至教人覺得自己怎麼能如此難以割捨一般難堪,卻又矛盾地感到有些溫暖。

那種心情很美好──雖然直到最近才開始這麼覺得就是了。

「哈哈,一開始還光是看到就會覺得很厭煩呢。」

一邊低語,龜梨不禁伸手輕輕撫過潔白的床單。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幾何時,從東京都內某一間大樓走到大馬路上的自己,只要抬起頭來,在看見頂上美麗明亮的滿月之前,總是會先看見各式七彩的霓虹,宛如會毫不留情就將人吞噬的獸,爭先恐後地從四方鑽鑿進不過是要尋求那道銀白的視野之中──

 

──啪嚓。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這已經是來了第幾次的厚樫山,即使總是有頑強的敵軍守在這裡,卻也不曾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難纏的。看來,打從一開始尋索敵軍情勢時,就覺得對方軍勢似乎比以往還來得多這點,並不是自己的錯覺。

三日月一路揮舞著手中的太刀斬敵,即使面對好似哪裡有些不太對勁的戰況,他還是一如往常的優雅。不知道是出自什麼緣由,在眼前聚集起來的一群「歷史修正主義者」感覺不像是一開始就是占據在這個時空的那群傢伙。雖然他們一樣不好對付,但無論是攻擊手段還是襲擊策略都參差不齊,各有相當出入的差異。

雖然至今還不清楚這些存在究竟是怎麼組織起來,也不確切明白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行動準則,但至少從來不曾見過這樣雜亂的狀況。若要以自然一般論調去推斷,或許有點像是「從四方聚集至此地」的感覺……至於是基於什麼理由讓他們紛紛集中到這個戰場,似乎又是另一個難以突破的謎題──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咦?三日月的過去?」

「是啊⋯⋯有些時候⋯⋯大多是出征時戰況陷入膠著,或是有人不小心受傷時,不知為何,就是會看見他露出相當冷酷的表情呢。身為天下五劍,不知道有著什麼樣的過去吶——」

「主上這是指⋯⋯殺戮⋯⋯的過去嗎?」

那雙綻著美麗豔紅的眼眸,也不禁為此閃過一絲動搖。

⋯⋯嗯,還是算了,沒關係。小狐丸,忘了這件事吧。」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