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鐵灰色〉那篇之後的時間點,但是一樣的時間軸?

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大概16歲的太中。

本來只是想寫中也亂寵太宰而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會發展成這樣。驚異。

啊,未成年自重喔。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是第一篇太中文的完結。

然後是R18請自行斟酌。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是第一篇太中文的中篇。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預計會分成三段的中篇故事。

其實這才是我寫的第一篇太中文。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篇隨筆。

內有觸及「太宰、中也,十五歲」的劇情。

未看怕雷請迴避。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啊,完全來不及了。

不過既然都已經6/20,

乾脆就來寫一篇6/20太中吧。

所以我就寫了。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極短篇。

隨筆。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

超久沒寫同人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來了這一筆。

總之是為O好的O界獻上O福!的同人。

一個鬼畜攻 x 廢物小混混 x メスイキ(說出來了)的故事。

R18喔各位請自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 轉圈之後再轉一圈

 

 

那是一個心頭煩躁不已的夜晚。

比賽結束之後的激昂感沒有褪下,但對於一直以來自己的演出風格卻開始抱有懷疑,一股找不到出口的動搖哽在心中不上不下的,讓尤里不願意在這樣的狀態下表演那支原本預定好的美麗舞蹈。

在這種時候瞥見走在夜色之中的奧塔別克,尤里沒有理由不追上對方的腳步──不如說,這下子他更有個好藉口了。

不可否認的,自從那天在巴塞隆納的巷弄內被他強拉上車之後,尤里也有所自覺,這幾天自己的視線都一直跟著那個人跑。

畢竟那是個對自己散發出純粹又毫無保留的好感的男人。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些以往好一段時間都不曾改變的事情在改變了之後還是會在獨處時刻不經意憶起,甚至教人覺得自己怎麼能如此難以割捨一般難堪,卻又矛盾地感到有些溫暖。

那種心情很美好──雖然直到最近才開始這麼覺得就是了。

「哈哈,一開始還光是看到就會覺得很厭煩呢。」

一邊低語,龜梨不禁伸手輕輕撫過潔白的床單。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幾何時,從東京都內某一間大樓走到大馬路上的自己,只要抬起頭來,在看見頂上美麗明亮的滿月之前,總是會先看見各式七彩的霓虹,宛如會毫不留情就將人吞噬的獸,爭先恐後地從四方鑽鑿進不過是要尋求那道銀白的視野之中──

 

──啪嚓。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這已經是來了第幾次的厚樫山,即使總是有頑強的敵軍守在這裡,卻也不曾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難纏的。看來,打從一開始尋索敵軍情勢時,就覺得對方軍勢似乎比以往還來得多這點,並不是自己的錯覺。

三日月一路揮舞著手中的太刀斬敵,即使面對好似哪裡有些不太對勁的戰況,他還是一如往常的優雅。不知道是出自什麼緣由,在眼前聚集起來的一群「歷史修正主義者」感覺不像是一開始就是占據在這個時空的那群傢伙。雖然他們一樣不好對付,但無論是攻擊手段還是襲擊策略都參差不齊,各有相當出入的差異。

雖然至今還不清楚這些存在究竟是怎麼組織起來,也不確切明白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行動準則,但至少從來不曾見過這樣雜亂的狀況。若要以自然一般論調去推斷,或許有點像是「從四方聚集至此地」的感覺……至於是基於什麼理由讓他們紛紛集中到這個戰場,似乎又是另一個難以突破的謎題──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咦?三日月的過去?」

「是啊⋯⋯有些時候⋯⋯大多是出征時戰況陷入膠著,或是有人不小心受傷時,不知為何,就是會看見他露出相當冷酷的表情呢。身為天下五劍,不知道有著什麼樣的過去吶——」

「主上這是指⋯⋯殺戮⋯⋯的過去嗎?」

那雙綻著美麗豔紅的眼眸,也不禁為此閃過一絲動搖。

⋯⋯嗯,還是算了,沒關係。小狐丸,忘了這件事吧。」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喂,御幸,你要回去了?」

「對啊──前輩辛苦了!」 

「辛苦了辛苦了。」好像是順著御幸的招呼而敷衍地回應過後,便趕緊攔下了那個準備要朝球場出口方向走去的人。「欸,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喔。」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美麗背脊 00

 

 

「哈啊……唔呃、……

「前輩……御幸前輩……

 

每次都是這樣。當兩人交疊在一起……在和御幸前輩在做愛時,他這個人絕對不會喊出我的名字。只是一味地抓著早已皺掉、讓汗水及體液弄得濕溽的床單,並放肆地將自我交付給慾望,張著嘴發出陣陣呻吟。

 

是不是前輩其實也不是那麼舒服?是不是因為自己經驗不比前輩豐富?是不是這種事情,憑藉著本能是完全不足?

 

……是不是對前輩來說,其實這也不過是太過寵溺投手的一種表現而已?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到東京的第三個夏天。

距離投手丘18.44公尺地方,除了打者之外,在我眼前擺好球套位置的人,再也不是那個御幸前輩。

畢業這種事情,是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理所當然的事情。在高中的這場相遇,似乎一切都是為了迎來這場分離。有時,尤其是晚上洗好澡過後,走經了室內練習場,朝著裡頭瞧時,我不禁會一邊想起那個人第一次接下我的球的畫面,一邊這麼想著。

今年,東京的太陽還是那樣毒辣。
前輩,我還想再一次和你一起站上那個舞台,不行嗎?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點在輕井澤。

在這樣人稱……不,應該說是東京人稱渡假祕境的地方,一間才落成不久,整體設計都新穎到顛覆了當地所有溫泉旅館形象的……溫泉旅館裡。

 

裡頭分有兩種房型,一種是半露天式溫泉,另一種則是全室內式溫泉。若要論及全室內式的特色,那就是完全符合其名的,房內完全無窗的設計。

 

不見任何自然採光,多虧了現代感這個詞彙才不至於淪為幽暗,是個既隱晦又私密的空間……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御幸一也有女友前提~

※有女友卻還跟降谷搞上的意思~

※然後御幸自O有所以是R18,請斟酌點選繼續閱讀~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歲,即是成年。

成年這件事情在理論上代表了什麼,那想必是每個人都清楚不過。

 

允許抽菸,允許喝酒,但也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行為負上完全責任。

 

但實際上呢?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到夏天,果然還是沖繩吧?」

「沖繩啊……可是我們只有兩天耶,跑到那邊應該玩不了什麼吧?」

「嗯……那四國呢?香川之類。」

……那裡除了拉麵還有什麼嗎?」

「我覺得這麼說對四國也太失禮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