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其他老師一樣,每過個一、兩個月就會定期在班會的時間調整座位,基本上,我真的十分感謝我們2-B班導師的這份懶散。

 

因為,如此一來,我就能再盯著那道背影……

一邊壓抑著想從他背後緊緊抱上的衝動,繼續、一邊盯著那結實的背影了。

 

──「……師說把這個傳下去、喂,妳在發呆嗎?」

 

不,我在盯著你看。

啊,不,我在盯著你的背脊看,只是看到沒發現你人都轉過頭來了而已。

 

「啊、嗯,抱歉了呢。」伸手接下了你傳遞而來的資料,我配合著你那一貫掛在唇邊的弧度,微微地笑了。「……一也君。」

 

每當這三個字從自己嘴裡說出時,心底都會過分誇大地小鹿亂撞了起來。

 

和這個人是從中學就認識了,雖然那時候只是隔壁班同學的關係,只是他和自己一個同學都是少棒隊的關係,偶爾攀談著一些無關緊要的皮毛小事,那曾是從來沒有兩人獨處過的『朋友的朋友』的距離。

 

然而,他因為體育推薦入學,我因為雙親工作地點調動而搬家的因素,雙雙來到了青道,甚至編入了同一個班級。由於和中學的學區本來就離得很遠,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在這裡幾乎沒有我們熟悉的同學,該說是『在班級上的相依』吧?反正一開始也不知道該向誰搭話,發現有認識的人,進而也就會和他熟稔起來。

 

進而,也就喜歡上他了。

雖然是直到都升上二年級的最近才發現的事情,但我知道,我喜歡這個人。

我喜歡御幸一也。

 

「呵,怎麼,沒想到妳也會露出這麼少女的表情啊。」

「真、真是沒禮貌耶,幹嘛突然這麼說……」

「就覺得妳好像最近變得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啊……咦?該不會是交男朋、」

「哎呀,交了的話一定會立刻讓你知道好嗎?一也媽媽。」

 

一定會讓你知道的。

總有一天。

即使、即使那可能會讓你覺得有些困擾,有些抱歉,有些不好意思。

 

我喜歡御幸一也。

所以,我也知道,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我知道那個鬼頭鬼腦,個性自大又看起來輕浮,基本上也沒什麼朋友的大男孩,心底其實抱持著或許不輸給自己的純粹感情,喜歡上了一個人。

 

一個男人。

 

×

 

追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總是會對上那個人炙熱的眼神。

那是最近跟一也君組了投捕的一年級大型新人投手。

 

所謂的喜歡,是很難用什麼具體的直接間接『證據』去確認的,那是一種化學變化,一旦產生了影響,即使表面上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但本質上早就已經改變得透徹了。

 

喜歡,就是這麼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光是從極為偶爾那位降谷君來到二年級樓層找他時,從兩人相處的互動就能感受到那份情愫,雖然說投捕之間確實是比其他棒球隊員還要更多上一層深刻的關係,但用倉持君作為對照組來看,一切其實就非常了然於心了呢。

 

先不論降谷君的想法好了,好說歹說那傢伙都是那個『御幸一也』,看他看得久了,就會發現他其實意外地是個滿好懂的人。只要眼波之中流露了一絲與平常的他有所不同的動搖,那就代表了怎麼樣都難以撇清的在意。

 

相信,總是對他人想法十分敏銳的倉持君,也是很快就注意到這點了吧。

只是,依照他那樣的個性,依照他現在在球隊當中那樣重要的存在感……

 

每天每天,每天每天看著他的那道背脊,光是想著那究竟是背負了多少,就不禁讓人想伸手去追尋、去觸碰,不禁,想讓人成為對他而言最特別的慰藉。

 

想在這樣特別的人的心中成為他的特別的人。

 

因為,他絕對是不會主動去倚靠誰的,而成天掛著那張滿是從容的面貌,卻又巧妙地跟人隔開了好一段距哩,看起來簡直就是怕自己為了一個特定的對象,而佔去了所有心思的模樣。

 

就說了,這個人,就是很好懂吧。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能以這樣的角度去看待自己喜歡的人喜歡上另一個人這件事情吧。他是御幸一也,他終是需要靠著自己,才能追尋到歸宿的。既然如此,那就在他身後看著那道堅強又美麗的背脊,是如何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的吧。

 

×

 

「吶,一也君。」到了放學時間,看著他不急不徐地收著東西,看來是準備要去社團練習了,我還是維持著一手托著腮幫子的模樣,就跟直到方才,都還盯著他看的姿勢一樣。「你們球隊都沒去畢業旅行不是嗎?」

 

「當然啊。」聞言,他沒有回頭,只是輕笑了一聲。「沒去比較好啊,要是去成了那就代表隊伍已經無緣晉級……而且大家想必情緒都會很低落吧。」

 

「那你們球隊自己會有小型的類似畢業旅行的活動嗎?」

「……嗯?是沒有,不過、應該說我們從沒這樣想過耶。」

 

這個話題好像意外勾起了他的興趣,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他轉過頭來對上自己的雙眼,問起了會提到這些事情的原由。

 

頓時,我看著他那張臉,那雙在眼鏡底下的眼眸,好像整個人都跌進去了似地,打從心底湧上了一股微妙的顫慄情緒……啊,這肯定是自己紅了臉的前兆。

 

我放下了有些慵懶托著的手掌,身子跟著不禁坐正了起來。

 

「想說,這樣你不就都無法體驗,在畢業旅行的時候,向喜、喜歡的人……告白……什麼的……」

 

看著他那雙正在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的眼睛,撐不過幾秒鐘,但好像都要讓人快無法呼吸似的。我終究還是撇開了視線,朝著窗外飄了出去。

 

不知道這當中有多少的空白時間,接著,才聽見他一貫爽朗的笑聲,在耳畔蔓延開來。「哈哈哈──什麼啊!喂喂、妳這傢伙果然是戀愛了吧!」

 

「哼,不像一也君,我想我可是很有行情的。」

「拜託──不是我要講,好歹我情人節也是拿到很多巧克力的好嗎?」

「那些都是被你在球場上的表現欺騙的女孩好嗎!早點認清你沒朋友的事實吧!」

「哎,算了,我想我現在說什麼,妳這戀愛中的少女肯定都是聽不進去啦。」

 

就像一如往常的拌起嘴來,唉呀,糟糕,果然自己還是沒辦法好好撐過去啊。

再接再厲吧?反正,還有一年呢──

 

「現在是怎樣都隨你講啦,不過……」轉過頭來,我的視線還是只能追著這個人跑了,就算他是看向另一邊,那也──「不過,我總有一天一定會告訴你的!」

 

「……欸?呃、……喔……」

「幹嘛?」

「沒什麼……欸、我說,妳喜歡的人該不會是我也認識的人吧?」

「怎麼說?」

「嗯……不知道,總覺得。」

 

即使現在的我,還是只能這樣對著你揚起大大的傻笑,但這樣也就足夠了。

至少在畢業之前,讓我朝著你那道背脊,緊緊擁抱上去──

 

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的喔。

我喜歡的人是御幸一也,我喜歡你。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