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這篇Jinny(中譯小仁仁......XDDDD)是之前跟親友去吃飯喝酒之後

一邊聊一邊笑翻得到的結果......XDDD

雖然這樣講自己寫的東西有點那個(?)

但又看了一次之後還是覺得頗好笑wwwwww





「呃、抱歉,我是來接龜梨的,他在……?」

 

「啊啊,是赤西先生吧!」領位的服務生聞言,好像如釋重負一樣的對著赤西扯開了笑容。「麻煩這邊請。」

 

跟在服務生後頭,赤西乖乖的讓人把自己帶領到龜梨身邊。

 

今天,龜梨和錦戶一起喝了整個晚上,許久不見的結果,讓他的情緒攀升到最高點,也就喝到幾乎都要被誤以為酒精中毒的地步……

 

應該說,當你得知這傢伙總共喝了幾瓶酒之後,就會這樣認為。

 

「赤西啊,你可終於來了。」錦戶也和服務生一樣鬆了一口氣,對此刻的他們來說,赤西根本就和天使沒什麼兩樣。「快把小龜帶回家吧,喝完這些沒有送醫也算奇蹟了。」

 

他講得有點誇張,一旁生面孔的酒保也跟著輕笑了聲。這讓赤西更不敢想像現在安靜趴在桌上的那個人,在變成這樣之前,到底是醉到什麼程度。

 

「知道就快幫我把這傢伙搬上來啦。」背對著龜梨蹲了下來,赤西沒好氣的對著錦戶說了聲。

 

「赤西先生,現在龜梨先生正很平靜的在休息,您要不要先喝一杯再帶他回去呢?」一旁的酒保說著標準的用詞,言下之意似乎有些阻止赤西的感覺。「如果現在讓剛喝醉的人感到搖晃的話,等到再一次平靜下來,可能會很想吐的。」

 

那人好聲好氣的對赤西解釋著,但很明顯地、聽的人並沒有很想領情的樣子。赤西才剛想要用開車的正當理由拒絕,在一旁的錦戶卻很多嘴的先回應了過去。

 

「別看赤西這樣,其實這傢伙跟龜梨比起來,那個酒量根本比小男生的OO還小。」

 

「閉嘴啊你對我開什麼黃腔啊想對我言語性騷擾嗎混帳東西───」

 

一陣對罵之後,赤西揉了揉太陽穴,他還是決定認命的先把龜梨給帶回家。但總覺得被這個不熟的酒保看見這有損自己形象的場面,好像自己真的很遜一樣……他一改剛才的態度,拿出自己好歹是個明星的帥氣的一面。

 

「那今晚真是不好意思了,你叫什麼?下次再來捧你的場吧。」

 

「謝謝赤西先生,我是BartenderOO,期待您下一次的光臨。」

 

點過了頭當作回應,轉過身、赤西便揹著龜梨離開了這間酒吧。

 

但讓他有點在意的是,為什麼那個酒保的名字要被馬賽克啊?總覺得聽不太清楚、卻又有點熟悉的樣子……

 

「唔嗯……仁?」

 

才剛走完從地下一樓到上到外頭接到的樓梯,在自己背上的傢伙嚶嚀了聲,好像是有點醒來的模樣。

 

「你噢,又喝成這樣,對身體不好啊。」

 

「好啦……」那聲音聽起來好像真的很委屈,赤西拿他沒辦法的、只能嘆了口氣。「反正我親你一下你就會原諒我了。」

 

「我是這麼容易妥協的人嗎?真是、」

 

逞強的話還沒說完,赤西只覺得脖子被那雙手溫柔地緊抱了些,隨後一記吻就直接留在他右側的臉頰上,還俏皮的刻意親吻出啾啾的細響。

 

「仁,謝謝你來接我。」

 

「……喔。」

 

仲夏的晚風還是有些涼意,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龜梨隨即將整張臉埋進赤西的頸窩裡,展現著百分之百的依賴和可愛。

 

真是的,早知道來的時候,把車子停遠一些就好了呢。

 

×

 

「嗚噁……!」

 

早知道……

 

早知道就聽那個酒保的話不要馬上把這傢伙扛回來啊啊啊啊啊───

 

「和也,還好嗎?感覺舒服一點了嗎?」雖然被拒絕在廁所門外,但是聽著那乾嘔的聲音總是覺得一股心疼。「我去拿解酒劑喔。」

 

語落,在廁所裡頭沒有得到什麼回應,赤西還是放不下心的躊躇了一下才離開。他俐落的走向廚房中上排左邊數來的二個廚櫃,打開之後裡頭一整排解酒液整齊的擺放在那邊。

 

取走了一瓶,他很迅速的又回到了廁所門口stand by

 

先不論外界對自己的印象也先不管錦戶亮那混蛋說了什麼,其實照顧喝醉的龜梨這件事情,雖然不常發生、畢竟那傢伙酒量驚人,但要是他醉了,那可是一件大工程。

 

瞄了眼手腕上的錶,分針時針很無情的告知他現在根本是應該要熟睡中的時刻。

 

看來,今晚是不用睡了。

 

「……啊、謝謝。」

 

從廁所走出來的龜梨,臉色看起來有些慘白,他面無表情的抽走了赤西手上的解酒液,逕自的一口喝掉之後又將空瓶塞回了赤西手上。

 

「呃、還好嗎?」

 

「嗯。」

 

可能因為身體不適的關係,這對話說起來感覺有些冷淡。接著龜梨便不再開口說些什麼,丟下了赤西和不免染上了些嘔吐物的廁所,他走進臥室見床就直接撲了上去。

 

……等一下、又是這樣嗎!?

 

龜梨和也你這傢伙給我記著啊啊啊啊啊───

 

心底滿滿的抱怨還是敵不過自己對龜梨的這份感情,赤西便認命的當起了午夜灰姑娘……沒那麼幸運遇上南瓜仙女的灰姑娘呢。

 

並不是說自己是個多麼大男人主義的人,應該說、其實和螢光幕前相較之下,自己根本就是大和撫子啊!即使是連山下和錦戶都不敢相信的一面,但事實上就是這樣嘛。

 

你也不相信?

 

拜託,別鬧了好嗎,不然你以為我能那麼準確的拿出解酒液是純屬巧合嗎?

 

───也不想想這陣子打掃房子的人是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嗯、這不是抱怨喔,絕對不是。

 

身為一個新生代好男人呢,當然要對自己的另一半做到能屈能伸,他也為自己做了很多啊,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主內的時候也變多了……

 

但我也是很樂意做這些事情的,要分擔一下家務事嘛。

 

秉持著這個想法,嗯、我要分擔,這只是分擔,我們一起分擔……

 

分擔到最後的結果呢!!

 

為什麼是那傢伙跑去跟別的男人喝酒然後我來善後啊?

 

這跟幫他情婦養小孩有什麼不一樣啊我說────!!

 

思及此,一手拿著浴室清潔劑,一手拿著萬用刷子的赤西,突然之間舉起了雙手,張了嘴就將情緒給爆發了出來。

 

「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赤西仁閉嘴啦你以為現在幾點了!?」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