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e、我們現在來討論個戀愛問題。

 

先說說情況設定吧。

 

你有一個戀人,交往很多年的戀人,經過了許多波折,但畢竟彼此也都不是以往那個小屁孩了,談著成年人的戀愛,平靜、卻也穩定。

 

一兩年前,因為現實上的問題,總之,變成了遠距離戀愛。

 

曾經寂寞過,傷心過,獨自哭過,不過至今,這一切也都回到了先前的平穩狀態了。你跟你的他在工作上都很忙,有著彼此的事業,正常來說、應該是會擔心外遇什麼的這種事情,但是你們的工作,就真的是忙到連外遇幽會的時間都沒有。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

 

你的那個戀人有時候會搞些你最容易陷下去的小浪漫,一句話也不說就從太平洋的另一端突然飛回來,然後靠近你耳邊,他會說、『我只是很想抱抱你而已。』

 

明明有些時候你真的會被他的愚蠢給氣死,像是手機忘記繳錢所以被停話之類這種讓人不禁想飆髒話的爛事情,但是你根本沒有辦法對他發火太久,因為你的戀人絕對有辦法把你的情緒給安撫得平平順順甚至心花怒放。

 

尤其、萬一前提更是你身為雙魚座的話。

 

這樣的戀人,在某一天、當你工作得十分疲憊的時候,回到家,你一心根本只想著要趕快上床就寢的時候,隨手在客廳桌上扔下了一小疊剛才在一樓大廳旁、自己的信箱當中收到的信件,卻有一封超鮮艷大紅色的信。

 

你根本沒辦法不去注意它。

 

正面用標籤紙貼著自家的地址及姓名,上頭蓋著、……好吧,國際郵戳。

 

你大概猜想到寄信者是誰了,所以你翻了個白眼,根本懶得翻到背面去確認寄信人的名字。有點粗魯的將這封信給拆了開,然後將裡頭的東西一氣倒在桌上、

 

×

 

「赤西仁你神經病啊!?還是跟蹤狂?自戀狂?哈?」

 

管不著現在幾點,管不著時差,管不著越洋電話費,龜梨想都沒想馬上撥出了電話。赤西連你好或是喂還是Hello全都來不及說,就先被這端的怒氣給堵了回去。

 

『噢、你收到啦?有沒有覺得很開心?30張照片,每天都能看到我唷!』

 

「誰會覺得開心啊───、」

 

『這樣不是很好嗎,可以放在皮夾裡,可以放在帝國劇場裡,還可以放在攝影棚的休息室裡。車子裡家裡房間裡或是浴室也可以、』

 

「那只會汙染了我的皮夾我的劇場我的休息室我的車我的家!!」

 

而且我的公演結束了啊混蛋白癡沒腦筋!

 

面對龜梨的怒氣,赤西卻是打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他還在被窩裡,應該說是被吵醒的,外面的天才要亮而已,一般來說,應該怎樣都會發脾氣的,不然至少也不會有什麼好口氣。

 

或許真的很久了吧,很久了、沒有過一醒來就聽見龜梨的聲音。

 

這個時候,他只覺得好幸福,接著忙碌的一天才要開始,他卻覺得精神百倍。

 

『你仔細看看照片嘛~』

 

「你、你這傢伙,不要只會跟我打哈哈、」

 

『我是說真的啦、』過了一些停頓,赤西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在笑。『好萊塢、農夫市場、威尼斯海灘、南加大……』

 

『我一個人到了這個美麗的城市,她很有魅力、很令人著迷,但這些地方,每一個我到過的地方,都想著如果可以身旁伴著你。』

 

『每一個景點的每一張我的獨照,如果在我的右邊,還能加上你的笑容,那該有多好。』

 

『哪天,我們手牽著手,一起走在日落大道上吧。』

 

輕輕淡淡地,男人的一字一句描繪著有自己的未來,腦海中浮現了洛杉磯的美,那個充滿活力卻格外浪漫的城市,有自己,有他。

 

龜梨靜下來了,無法否認,他有點想哭,鼻子酸酸的。

 

有過幾個想要放棄的夜晚了?卻始終還是無法輕言分手,說穿了,他自己也覺得,就算兩人真的談分手了,肯定更是會糾纏不清。

 

分手這件事情,對於他們來說,只不過是種逃避而已。在不想談愛的時候,他們分手,但能預見的,不久之後,他們還是想要愛著這個人。

 

糟糕透了,這種分不開的愛情,這種斷不了的牽絆。

 

「……你只會說這種好聽的場面話。」

 

『不要把嘴嘟起來啦,掛了電話之後,要是哭了你又要怪我。』

 

「我才沒有把嘴嘟起來,而且我也不會哭!」

 

一張嘴分明噘得高高的,反正赤西也看不到,龜梨說不是,他也就認了。

 

『再說了,每天都看著我,這樣才有戀愛的實感吧!』

 

「才不會有!我要把照片全都燒掉!」

 

『你才不會這樣做呢~』

 

「我男子漢十言九鼎說到做到、」

 

『是一言九鼎吧?天啊親愛的和也,你住哪啊日文怎麼了?』

 

「閉嘴啊你這該死的洋鬼子───!」

 

×

 

就舉個這般小插曲當例子,瞧,是不是又無話可說了。

 

你也鼻酸了嗎?什麼?你也是雙魚座的?

 

看吧,我就說了。

 

那麼,於此之後呢?欸、還是做個反擊比較好吧?

 

我是這樣啦、

 

×

 

『龜梨和也!你寄這什麼照片過來啊───!』

 

「欸?就公演時後的照片啦、球賽實況的時候的照片啦、或是拍攝現場……」

 

『所以說、所以,寄這些東西過來是要氣死我嗎?是要氣死我嗎?你是要氣死我嗎?』

 

『什麼他X的公演照片啊?田中聖那個老不修(?)不正在親你嗎?你手放在中丸的哪裡你說?這是什麼東西?哈?龜梨座長,你是把帝國劇場當作後宮嗎你!』

 

『還這、這什麼實況?哪來的孩子?還有杏……幹嘛?笑成這樣幹嘛?我去X的全家福!』

 

接連下來的喋喋不休,大概這樣氣了有點久,但是聽著那傢伙在一大早就打來的越洋電話,語無倫次的口氣,龜梨卻不禁笑了出來。

 

什麼嘛,這不是一樣的反應嗎?好像笨蛋唷、我們。

 

「不是說要有戀愛的實感?吶、愛情這種東西可不是靠甜言蜜語就能完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在這過程當中無傷大雅的加點忌妒和醋意,不是更美好嗎?」

 

『……要戀愛的實感是不是?龜梨和也你說要戀愛的實感是不是?我現在馬上就去買一個跟我一樣Size的(嗶───)寄去給你!!』

 

「說什麼啊你這個變態王八下流鬼──!」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