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展示玻璃的前方,龜梨也擺出了和海報相同的姿勢,但將取下的墨鏡自然放在托起自己臉龐的那支手上,看起來倒是添了些趣味。

 

在赤西按下了拍攝按鍵不久,龜梨拉回了原本的笑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成品,而手機上讀取出來的畫面看起來還不錯,他開心的稱讚了赤西一聲。

 

『……好歹這個角度我前陣子才取過。』

 

這句心中的話,赤西並沒有說出口。看著單純很高興的龜梨,他自己也被影響的,並一起笑著。回過頭想想,幾年前的自己,會不會因為他人,即使是龜梨,傳達出的快樂而自己也感到開心呢?記憶儼然有些淡忘,但至少現在的他,是會的。

 

思及此,在赤西唇邊的笑意又更加深了一些──

 

「好、那換我幫你拍了。」

 

「哈!?」

 

雖然、那樣的弧度這次很快的就垮了下來。

 

這件他在山下面前,用上了多少惡毒的話語去否定的事情,現在變成他自己要去親身體驗一次?是、他是斗真的好朋友沒有錯,但是……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做?

 

「赤西仁、快點,要是等一下人變多了怎麼辦。」

 

龜梨看出了赤西那明顯的遲疑,但真的想逼他就範,他刻意讓自己的口氣聽起來有點差。其實不為什麼,也不是真的不耐煩到生氣,只想看看那逗趣的畫面而已。

 

「……好、我知道了。」

 

「作為讓我出糗的補償,龜梨和也你等一下要跟我拍一張親密合照。」

 

對於赤西突如其來的大爺般的要求,龜梨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拿著手機那邊的手腕已經被操控著的拉了起來,好像是反而變得有點強迫他拍的感覺……

 

而且什麼叫做出糗?什麼叫做補償?這又不是什麼懲罰遊戲!況且、這是在間接否定了自己前一秒的行為嗎……可惡。

 

但當龜梨回過神時,赤西已經擺好了一樣托著腮幫子的姿勢了,五官更是裝模作樣的憂愁得擰了起來。看著大大的手機螢幕呈現的畫面,他咧嘴的笑了開懷。

 

「哈哈哈、你這樣子也太笨了……」

 

「閉嘴,快點,親密合照!」

 

龜梨拿著手機笑得樂不可支,赤西又硬是想要按掉那個畫面,結果就是兩人的指節不斷互相攻擊拉扯著,已經靠上的身體,讓他們看起來完全就是很常見的、打鬧在一起的兩個年輕人。

 

「什麼親、親密啦……」

 

要是不特別提出來講,還真的沒什麼實感,只是說出來了之後,才會發現真的已經徒增了這些空白。這幾年下來,兩人合影的畫面已經大大減少了,明明這份工作跟拍攝一點都脫不了關係,但即使是收工之後的小插曲也罷,真的很少了。

 

私底下的時候也是。雖然彼此都迷上了相機跟專業攝影這一塊,不過真會留下對方身影的,大概就是在不知不覺之中,自己淺淺揚著笑容所偷偷拍下的吧。

 

在休息室睡著的側臉,一早起來那惺忪慵懶的姿態,或是從人群之外拍攝著被其他好友圈著,然後在自己眼中、看起來戀人就是最耀眼的那個時刻。

 

龜梨無法控制腦中東想西想的思緒,回過神時發現赤西的氣息在這樣的情況下,竟是如此靠近時,雙頰只能一股腦的熱了起來。

 

「該死、你是要我當街吻你嗎?」

 

「說什麼夢話,白癡。」

 

趁著赤西走了神,龜梨毫不猶豫的搶回了手機,並成功的奪回了自己的使用權。

 

『欸欸、那個是赤西和龜梨嗎?』

 

『咦?騙人、真的假的!?』

 

『好像都沒帶墨鏡耶,所以是假的?』

 

……首先、為什麼要用有沒有帶墨鏡來判定是不是藝人?

 

龜梨這時全身像是被釘死了一般,雖然在內心偷偷吐槽著剛才聽見的細聲話語,但在這種時候,他卻突然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被認出來是不會怎麼樣,不過因為正和赤西在一起,一種不妙的感覺讓他從腳底迅速向上的全身發麻。

 

「我們走吧。」

 

然後,赤西低低的一句話落下,他接著緊緊牽上了龜梨的手,看似平穩的跨著大大的步伐向前繼續走去。被兩人身影遮起的手部,就和他們在這圈子裡的一切相同,在一片混亂之中他人是看不清的。

 

而從掌心傳遞來的熱度,那屬於赤西的些微粗糙感,全都像魔法一樣,讓方才浮上的所有不安一掃而空。龜梨的內心頓時變得更加的安定踏實。

 

果然……自己還是深深愛著這個男人啊、無可救藥的地步。

 

兩人快步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宅區,這個時間果然已經沒什麼行人了,他們安心的放慢了腳步,但牽著的手仍然沒有鬆開。

 

「嗯?」

 

突然,從後方感覺到一股拉力,赤西有些疑惑的將頭偏轉向斜後方,然後、連他都出乎意料之外的,熟悉的那雙龜梨的柔軟唇瓣輕輕的吻上了自己一側的臉頰,接著,手機拍攝的快門聲就悄悄響了起來。

 

「親、親密合照。」

 

霎時之間,赤西反而在原地傻愣著,腦袋好像差點拒絕運轉一樣,心跳也漏了一拍。現在的他,心境就活像個情竇初開的十幾歲少年般。

 

「和,你真是太、可、愛、了!!」

 

連親暱的小名都喊了出來,赤西頓時將閃避不及的龜梨抱個滿懷,即使他正奮力的掙脫著,好似還是敵不及對方緊扣著自己的力道。

 

「赤西!放手啊你、」

 

「吶吶、我們再拍一張熱吻的照片好了。」

 

「少得寸進尺了,你這白癡!」

 

×

 

隔天早晨,赤西又一次的被忘記關機的手機給吵醒,這次是他先反應了過來,看著身旁的愛人還沉沉的睡著,他揚著微笑的趕緊接起了電話。

 

「斗真、你們小倆口真的很愛一大早打來……」

 

『閉嘴,你快說、你是在取笑我還是怎樣!?』

 

「哈?什麼東西?」

 

『我都看到了!你這可惡的笨蛋,在我的宣傳海報前擺那樣惡搞的姿勢還拍了起來、也太過分了吧!』

 

「喂、明明就不只我……」

 

『少來!小龜都把證據照片給寄過來了,你這傢伙真的是、』

 

之後,斗真源源不絕的抱怨赤西已經聽不太清楚了,他偏過頭看著枕邊人,那因為翻身而裸露出的白皙肩頭上,還印著自己留下的紫紅痕跡。

 

所以說、這就是昨晚他把和也轉過去又翻過來的……報復嗎?


一瞬,赤西覺得有股冷風從自己的背脊寒寒竄上。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