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姆,我想……我是喜歡你的。」

 

那天,東京鐵塔才剛落成,他和一位開著螺絲工廠的青年,並肩坐在看不太到那座紅色地標的河畔邊,然後一樣昏黃的夕陽灑落在這一片大地上並渲染了開。

 

一陣風吹拂了過來,好像帶走了方才的言語,卻又像在細說著些低聲的話。

 

「呃、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呢?」黑色的帽緣底下是讓人捉摸不清的眼神,他只是淡淡地看著前方。「喜歡……是該道歉的事情嗎?」

 

這簡單的一句話卻內含著太多的意思,縱使貝姆沒有試探的意思,但這卻讓聽的人不知道該憂還該喜。

 

 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身旁的這個人,一直戴著黑色帽子,銀色的長髮綁起了一小束在身後。就在自己打算結束生命的那天,他闖入了自己的生命裡。曾經,我怨懟過為什麼還要留下自己沒有意義的未來,但、現在的我,寧願相信,或許是為了讓這個人踏進。

 

他不太愛開口多說些什麼,好像結婚了還有個孩子,但即使如此……、

 

「為什麼呢?」一邊還是不免循著風潮,貝姆站起了身,想看見那在遠方的鐵塔。「喜歡,會寂寞嗎?」

 

「嗯……會吧。」總之,姑且還是將自己的心情給說出來了,果然覺得放鬆了些。不管與此之後他們之間會變得怎樣、或是什麼都不會改變,但至少、這樣也算足夠了。「吃不到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的時候,看不見自己喜歡的景色的時候,碰不著喜歡的人的時候……」

 

「應該可以這樣說吧,喜歡跟寂寞,其實是一體的唷。」

 

話好像被愈說愈難了,貝姆回過頭,看著那和方才的情緒不同、輕鬆倒在草地上的人。「因為喜歡,卻又得不到;在無法達成想要達成的事情的時候,就會寂寞了。」

 

「但是也可以這樣說呢,達成了這項喜歡之後,卻仍有其他的喜歡沒有達成,因此還是會寂寞。」這或許是自己人生中頭一遭說出如此迂迴浪漫的想法吧,青年淺淺地勾起了笑。「但是我喜歡你,就這一點來說,我已經擅自傳達出去,所以、應該就不寂寞了吧。」

 

聽完這段話,貝姆就沒再開口多說些什麼了。

 

包括回應,包括喜歡,包括寂寞。

 

之後,才過了不久,他還是伴著貝拉和貝羅一同離去,再繼續尋找下一個城市。靜靜地將本子裡的工廠地址給劃掉,不知道如此一來,他、會變得寂寞嗎?

 

那個頭一次對自己說著喜歡的人類。

 

×

 

這幾天總是在下雨。

 

但潮濕的味道卻絲毫進不了自己的感官裡,即使貝羅已經是一副受不了到好像快要發霉的模樣。

 

殘留下的,只是徒有最後還是被自己擠出來的卡士達內餡的香甜氣息。

 

扔下了一句道歉的話語,搪塞了個想起來還有急事的爛藉口,忍下了差點奔騰的綠色血液,抓著還沒能吃完的鯛魚燒,頭也不回地就匆匆離去。在狼狽的依稀之間,似乎聽見了男人低聲的一句。

 

『喜歡……果然還是該道歉的啊。』

 

吶、這算是,聽見寂寞了嗎?

 

從你的嘴裡,從我的意識裡。

 

×

 

「吶吶吶,人魚公主的故事,你們知道嗎?」

 

他們還待在這個城市裡,還待在這艘破棄船艙中,雖然感覺已經到了有點垂死掙扎卻還堅持要留下的地步,至少目前還是決定靜觀其變再說。

 

貝羅沒頭沒腦地對著他們迸出了這句話,聞言,貝姆和貝拉只是你看我我看你,偏了偏頭,最後還是一同將視線投向最初的發言者身上。

 

「那天跟優以姊姊一起畫畫的時候,突然不知道該畫些什麼,我就想起了這艘船上的那個圖樣。」看著貝羅一副津津有味地說著前提,他們的興趣也漸漸被挑起。「優以姊姊看到了之後,說那是人魚公主,還跟我說了公主的故事唷!」

 

「好啦,所以是怎樣的故事?」一向心急的貝拉不禁也催促了起來。

 

在很深很深的海底,那裡有著一座雄偉奢華的城堡,裡頭住著幾位人魚公主,每一位皆是美麗動人,其中尤是留了一頭金色長髮的小公主最為迷人。

 

總是嚷嚷著想看海面上頭的世界的她,終於等到了一次機會,悄悄地游遠了城堡,來到了海面之上。當時,附近恰巧有艘大船行經,似乎正舉辦著王子的慶生派對,四處笑聲滿盈,身為主角的王子更是笑得瀟灑帥氣。

 

忽然,誰也料想不到,劇變的天氣翻覆了這艘大船,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人魚公主慌張地趕緊盡了全力去將王子救起,不顧自己的狀況,毫不猶豫地就先游向了岸邊,好讓王子能夠舒服一些。

 

但是王子還沒恢復意識,一旁就先傳來了人類的腳步聲,這讓人魚公主更是慌亂地趕緊到一旁的岩石後方先躲了起來。此時,王子終於醒了過來,但他第一眼所看見的,卻是那方才跑來的那位女性,便認定是她拯救了自己。

 

在那之後的每天每天,人魚公主都無法忘懷被自己救起的那位王子。好想靠近他,好想告訴他,自己才是將他救回的那個人,自己才是真的愛他的那個人。

 

再也承受不了思念的寂寞,人魚公主甚至不擇手段去懇求了魔女,而後、她用自己美妙動聽的聲音換來了一雙只要走路就會痛如刀割的長腿,進而取代了無法上岸的人魚尾巴,並約定了要是王子與他人結婚,她便會化作泡沫逝去。

 

雖然順利地讓王子帶進了王宮裡,人們無不稱讚著她絕世的美貌以及美麗的舞蹈,卻沒人知曉那是忍耐著巨大的痛楚所完成的演出。

 

直到某一天,王子帶著人魚公主去當初被救起的那片沙灘,他的手卻挽著那一位女性,向她幸福地宣告著婚訊。有好多話想講,有好多話想告訴王子,但聲音被奪走的自己,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早在得到雙腳的那一刻,自己就已是失去得徹底。

 

那晚,人魚公主在海邊聽見了自己姊妹們的聲音,她們用自己美麗的長髮去向魔女求著換取了一把寶劍,只要在黎明來臨之前,用這把劍殺了王子,將王子的血塗在不應得來的雙腿上,便會回到人魚的模樣,繼續在那片很深很深的海底,和姊妹們一起活下去。

 

猶疑了一整個夜晚,最後人魚公主仍是下不了手,她用雙腿走到了海邊,看著從海平面那端昇起的破曉,自己的身體漸漸化作繽紛的泡沫,在晨陽的映射之下,顯得格外耀眼美麗。

 

貝羅有些得意地,將優以跟他說的故事近乎完整地再一次轉述給貝姆和貝拉聽,但是全都說完之後,卻沒有如同預料中得到他們熱烈的反應。於是他不經意地抬起頭才想詢問感想,只見──


「貝姆,你怎麼哭了?」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