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僅收錄於2011年11月出版 《Rain is Falling.》 一書中。

(此作品將不會再版)

 

03    

 

【閱讀提醒】

此為2011年秋季日本テレビ土曜九時連続ドラマ妖怪人間ベム一劇當中,

夏目 x 貝姆 的同人延伸本。

本文寫於第三話播畢之時,內容與之後劇情無關。

若有相同,純屬巧合;

若有與電視劇本身劇情走向不符之處,敬請見諒。

 

舞華

 

 


還是想去相信人類。

 

看著替自己撐過傘的男人,那徒讓大雨打濕的右肩,卻仍然想打起自己精神一般輕鬆笑著輕鬆說著,只是覺得有股不明的悸動,雖是似曾相識的情緒,但已經有多久沒有過了?他說不出那種感覺。

 

然後、當腳步停了下來,才發現已經有道溫熱的晶瑩液體自臉龐滑過,滴落。

 

人類好像會說,那是淚,不是雨,別再自欺欺人了。

 

什麼是真實的,什麼又不是真實的?自己親眼看見的就是真實嗎?看不見的就不是真實嗎?

 

他親眼看見了這個男人的溫柔,但對方卻沒有親眼看見真正的自己;明明看不見的才是真實,那麼、自己所看見的,會不會不是真實呢?

 

這種會讓思緒轉過來又轉過去卻永遠轉不出去的無解事情,要是讓貝拉知道了,想必又會被說『真是個沒勁的傢伙啊你……』或是『悠哉地在說些什麼啊?』。

 

「傘,還是給你撐吧!」面對自己這樣的失態,男人只是流露出一種不捨的表情。

 

他就是不懂這算什麼。

 

這個人的職業是警察,職業病是遇到任何在意的事情就會馬上連根拔起般質問到底;同時,或許也因為他是一名保護市民的警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小地方,他也會迅速地走向前去。

 

所以,對他來說,自己這樣獨自在雨中掉淚的傢伙,大概就跟那個坐在腳踏車後面、沒注意到自己的帽子被風吹走的孩子一樣吧。然後,他會替他撿起帽子、稍微拍掉染上地面的塵污,並親切地幫那孩子戴上;所以他也會稍做強勢地把傘遞給自己,接著舉起雙手將公事包頂在頭上遮蔽,劃開腳步在雨中迅速地奔跑回家。

 

當然,這麼長的時間以來,自從在那個村落、下了那場大雨的夜晚之後,貝拉一直在說的事情,自己並非不懂。一開始大家都是很熱情的,雖然這或許是基於認知上彼此都是『同類』的關係,但當這些偽裝在自己面前的美麗泡沫一顆顆破掉的時候,人們的眼神會因為恐懼進而變得充滿憎恨,把隱瞞的秘密當做欺騙,因此才會變得冷淡無情。

 

是的,人們只是因為害怕而已,只是如此而已。

 

至少自己是這樣相信的,自己是打算這樣相信的。

 

「哪來的傘啊?」

 

走下了鐵梯,才剛替睡著的貝羅蓋上被毯的貝拉轉身看見,就劈頭問著。

 

「嗯……剛好在路上遇到夏目先生。」

 

「哈?」面對她果不其然的反應,貝姆只是默默地把傘撐開放乾,接著才取下帽子、褪去外套。「我說啊,別再老是反覆這樣的事情,最後受傷的、還是你吶!」

 

不該忘記的事情已經經歷了太多,應該要記取教訓的事情已經累積了太多,所以才說、貝拉一直在講的事情他真的懂,真的明白,只是……

 

「即使如此……像是貝羅、不也是想和人類成為朋友嗎?」

 

「這只是那孩子的天真想法。」

 

「事實上他也不是個孩子啊,他懂。」雙眼直直看進眼前原本和自己是同一個體的女性。「我懂,而且妳也懂。」

 

「少來,別再跟我提你那個『總有一天』的理論了吶。」

 

好像預知了貝姆接下來要說的話,貝拉移開了對上的視線,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妳不是說過,要是變成了人類,首先是想好好談場戀愛嗎?」沒想過接下來的會是這句話,貝拉用皺起的眉間來遮掩一些突然表露的害羞神情。「這種事情,要是無法完全信任對方,就辦不到了,不是嗎?」

 

「其實,妳也是想要完全去相信一個人的,貝拉。」

 

「別擅自做出定論,我又不是你,才不會溫柔到傻成這樣。」

 

貝拉在語落之後,旋即捲起了自己的長披風,背對著貝姆倒上了所謂的床,這個夜晚也就這樣不再有談話,安靜了下來。而被丟在一旁的他咀嚼著她的這句話,不禁獨自輕輕勾起了微笑。

 

這是要說自己太溫柔呢?還是要說自己太傻呢?

 

反覆著這兩者,或許、哪邊都是相同的意思吧。

 

放輕了腳步,貝姆走上了鐵梯,外頭的雨還沒停,他卻也沒再將傘拿出來,只是獨自坐在廢棄船體的上方,看著這個正在讓雨水刷洗的世界。

 

他、和他們,已經待在這個世界很久很久了,三個人只能依靠著彼此,為了同一個目標活下去。

 

對,只能活下去。

 

雖然相伴著,但為什麼還是會如此寂寞呢?或許,對於情感上依存的貪婪這一點,他們倒是被『做得』很接近人類吶。但是從來沒有誰教過他們這些情緒,依循著本能,就算是這樣的他們,還是想和一般人相處,過著一般人的生活。

 

『妖怪!在這世上不可能有任何可以接受你們的地方!』

 

『少得寸進尺,快滾出去!』

 

對,只能活下去,卻沒有任何一處容身之地。

 

就像是個記憶的容器,這麼長的一段時光歲月以來,太多的相遇全都完整且鮮明地被保存在自己的回憶裡。有些美好是他們繼續尋找成為人類關鍵的動力,有些悲痛則是他們得銘記的過去。

 

反覆著被相信,然後付出全部,最後還是遭到背叛的循環;每一晚、每一晚,從午夜中驚醒時,扯開自己的衣領,那醜陋的痕跡永遠都在。

 

或許,自己果然還是傻的那一邊吧。

 

抬起了頭,雨勢似乎慢慢轉小了,他漸漸看清那相同泛著銀光的月,那輪存在得比自己還要遠久的月,雖然總有眾星陪伴卻仍顯得孤獨的月,不禁想問。


你,也怕寂寞嗎?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