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拷貝  

 

以下幾點警示,千萬要看過並且確認之後再進行閱覽唷~WWW

※5/4 J FES赤龜新刊試閱!祈禱順利出版......

※本文有西岡x龜梨親吻描寫,而且是在前段開頭(也就是說試閱就會看到XD)

    無法接受的同好敬請迴避,謝謝配合 :))

※此為『現實向』背景設定,請建立在『現況的』赤西仁以及龜梨和也,

    再去斟酌是否可以接受本文內容,並進行閱覽。

※以下不代表被創作者本人的言論行動,請務必先做好此理解,謝謝。

 

~4/30止,印量調查中!

 

 

 

 

 

 

 

01

 

 

「欸,抱歉、我要先走了。」才離席講了通不久的電話,當龜梨再一次回到餐桌前時,便扔給了西岡這樣的告知。

 

「什麼──?不是說好要帶我去東京最好的酒吧嗎?和君──」一邊用孩子般撒嬌的口氣向龜梨抱怨,西岡一邊就喝下這頓晚餐開的第三支紅酒的最後一杯。那絲毫不畏懼酒精侵襲的從容,也可見一斑。

 

從好幾年前就熟知彼此的他們,在各自的事業領域中都掙扎著不斷成長,無論是當西岡到美國發展卻因為受傷而挫敗時,還是龜梨面對著日漸加重的工作行程、努力過後卻得不到預想中相等的成果時,某種程度上來說,都是看著年紀相仿的對方,那還不肯放棄的背影,一路走過來的。

 

不是團員、不是隊友,甚至是身處看似毫無交集點的兩個業界,但有些時候,也正因是這樣身份的朋友,才更能傾吐出一切。久而久之,在相互的談吐之間,漸漸讓龜梨的人格特質吸引的西岡,藉由一次酒醉後的吻為導火線,還以為會就此擦槍走火,殊不知直到現在,這閃著火花的界線,卻還是讓龜梨控制得一直無限延伸去了而已。

 

但這樣的模式下相處久了,西岡也就跟著龜梨的步調,慢慢地走在這條看不見終端的延長線上。

 

「呵。」聽那戲鬧般的口吻,龜梨就知道這男人不會再多讓自己為難了。「就說抱歉了嘛,那這頓讓我請吧?西岡大人。」

 

「不讓。」放下酒杯,西岡在拒絕之後傾身,親密地靠上了龜梨,兩人的臉龐之間,大概也就剩下快要吻上的距離。「累積到下次吧,這樣才能再盡快見到你。」

 

聞言,龜梨先是挑了眉,隨後才用一抹魅惑的微笑,還擊了西岡刻意揚起的壞笑。但那雙勾人的眼眸和唇邊的弧度實在太過美好,只不過是到了下一刻,西岡就已經按耐不住,露出的表情像是認輸一般,伸直了頸就先吻住了兩片唇瓣。

 

在第一次的嘗試之後,偶爾,像在這樣美麗的夜晚當中,在高級餐廳的包廂裡頭,又或是在密閉的車上,龜梨會默許西岡的吻,甚至是若有似無地引誘他,但他們向來就不是情人,也沒有更超越接吻的親密互動──至少對龜梨來說,倒很享受於這樣的關係和距離就是。

 

「唉……你讓我覺得就像在說『不好意思嘛』一樣……」

「嗯,差不多。」

 

龜梨一面將手機收回包包裡,他毫無遮掩的回應,像是一種默契的提示,這讓原本還覺得心情上有點複雜的西岡也立刻清醒。這本來就是自己早就接受的距離;和龜梨之間,本來就是這樣稱不上愛戀的微妙關係。

 

放棄了鑽牛角尖,他也覺得豁然了許多。

 

「……我決定下次你來大阪的時候,也要在約會途中放你鴿子。」西岡表現出一副說到就是會做到的模樣,但這話才脫口,他就立刻在心裡質疑起自己究竟能鐵下心辦到幾分就是。

 

「好啊。」聞言,龜梨倒是很是坦然。「如果你覺得讓我自己跑去道頓堀發酒瘋也沒關係的話。」

 

西岡若有似無地嘆了口氣。

看來,今天的他,依舊還是贏不了龜梨和也這個人。

 

「算了算了,不說這個──」西岡無奈地揮了揮手,一掌撐著腮幫子,他眼睜睜地盯著已經要穿起大衣的龜梨。「剛剛的電話是誰?工作?女朋友?」

 

「還是……男朋友?」

 

一面這樣說,西岡訕訕地笑了;儘管那表情看起來一點也不諷刺,反而像在自嘲這樣說出口的自己。這一切說來真的很奇怪,無論是兩人之間如此濃密的曖昧,還是心知肚明,卻仍舊沈溺於龜梨那迷人魅力當中的自己。

 

「不,是赤西。」

 

……哈啊──!?」但這太過教人意外的回答,還有龜梨那理所當然的語氣,在在都讓西岡忍不住都粗啞地發出疑問。「等、等等等等,和君、」

 

「你剛剛是說誰?赤、」

「赤西啊,赤西仁。」

 

西岡沒有把握給自己和龜梨之間下個什麼定義,但卻可以爲赤西和龜梨的關係 ,留下一個深刻且肯定的評語──宿命。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大概,和他們兩人或是其中一人有過深交的,都會十分認同這詞的貼切性吧。但即使如此,在西岡的認知裡頭,還以為即使有過一段時間的情感彌留,至今應該也不會還有什麼瓜葛才是。

 

但這當下,聽見龜梨再一次強調出這個有些久沒聽見的人名時,西岡只覺得一陣暈眩。縱使兩人之間有著多麼深刻的過往,現在、都事到如今了──「你們還在一起?」

 

「嗯……嗯。」已經站起了身,就準備將拿在手邊的墨鏡戴上前,面對西岡理應的疑惑,龜梨也正思考斟酌著適當的說法去回答。「應該說,我們本來就在一起,一直以來。」

 

「什麼叫本來……那傢伙已經、」

「嗯,我想那是全國都知道的吧。」

 

西岡緊緊皺上的眉頭,像是在極力強調著自己對於這件事情是相當無法理解。當然,龜梨在處理和自己的關係上,也是有那麼點異於常人之處,不過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戀愛觀……這樣去想,姑且還是在可以被允許的範疇之中,但對於赤西、「和君,你現在做的這個選擇是不對的。」

 

聞言,龜梨停下了手邊的所有動作,他盯著西岡,那眼波還閃爍去一陣蕩漾。「……你是第一個這樣對我說的人。」

 

「那是因為、」西岡的口氣稍緩了些,他希望能如同自己的猜測,那一瞬的動搖,是龜梨其實正等著誰來阻止他的證據。但接下去的一句『因為你們一直都在一起』,卻又讓他覺得矛盾得說不出口,終是作罷。

 

「……總之,真的就是為了你著想,還是趕快跟他釐清關係會比較好吧?」

 

面對這樣直接又強烈的言語,龜梨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在腦中選擇出適當的詞來回應,他知道在這狀況下,無論是以哪種方式表達,肯定都不會是最佳正解。「下次再去大阪找你啊!」好像方才那有點沉重的氣氛從來都沒存在過似的,龜梨爽朗地笑了笑,便揮著手和那也只能跟著勾起笑容的西岡道別。

 

畢竟,在他的世界裡,不奇怪的愛情,向來就不曾存在。

 

×

 

龜梨出了餐廳門口之後,便循著電話中赤西指示的方向而去。他走過港灣邊特別設計過的盞盞路燈,一明、一滅、一明、一滅,趁著夜景編織出光影交錯之間的美,完全勾起了雙魚座的他、那潛藏於靈魂深處的浪漫個性。龜梨不禁抬起頭望著昏黃的燈光,走過一盞,又迎來下一盞,以為會一直這樣延伸下去,但在佇立的路燈與路燈之間,那段必經的闇影,卻又像是一再提醒著終將迎來的盡頭。

 

「……也、呃喂、和也──」在這條步道上的夜晚顯得寧靜,身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龜梨這才突然回過神,停下了腳步之後,轉過頭便看見喊著並劃開步伐追上來的赤西。「才幾天沒見,就這樣無視我走過去,未免太過分了吧!」

 

「……咦?啊!抱歉,不小心……」沒想到居然會因為路燈而造成這樣的失態,龜梨一面覺得有點糗,卻也為喊出了聲並追上前的赤西感到有些好笑。「不過我還真沒注意到你。」

 

「有必要再補上一刀嗎……」

「是你不對啊!穿著黑衣站在黑色車子前面等人,誰看得見?」

 

除了剛認識彼此的那時,這麼些年以來,赤西幾乎都讓龜梨給站在了自己面前。在迷濛燈光的渲染下,那自顧自就朝著車子走去的身影,映照在赤西的視線當中時,突然和那將龜梨跩在自己身後的兩個年少殘影,交疊了一起。

 

赤西睜圓了眼,他這才猛然驚覺,到底這一路是和龜梨共度了多少個年月?甚至,曾幾何時,兩人都是彼此當下生命中的所有,那一個人在心中的份量,曾經對他們而言,就等同了整個世界。

 

因為一直都在一起,習慣更是會扼殺了很多感情,所以從不會對這些事情產生特別的實感……但那確實是十分深刻的軌跡,是自己人生中十分重要的過去,所以才會直到現在還不願放手,而寧願選擇了這樣帶著苦澀卻也帶著甜美的複雜關係。

 

「和、」如果是三、五年前,像這樣再一次體認到這段愛情的模樣時,赤西相信自己大概會衝動地走上前,抓住那白皙的手腕,強迫龜梨轉過身,隨後就是絲毫不顧大庭廣眾的時機地點,先狠狠地吻上那雙唇瓣再說。但現在……

 

「嗯?」不確定是輕喚了自己的單名,還是隨後接續的話語被中斷了,龜梨不明所以地回過頭,卻看見赤西還站在那頭,不過看起來倒不像還有什麼話要說的表情就是。「風有點涼喔,不趕快上車嗎?」

 

「啊、嗯。」赤西愣了下,他接著便還是換上了從容的微笑,回應了龜梨。

 

「欸我有點想吃東西。」

「……我才剛吃完晚餐耶。」

「有什麼關係?而且你去吃那什麼法國料理,份量都一點點而已不是嗎?」

「那麼多道菜吃下來還是很飽啊。」

 

現在一句又一句話起家常的兩人,就像以前一樣自然地相處、自然地相愛。只要把過往那些濃烈的情感壓抑下來,這一切就會順順利利地,他們也能繼續安穩地在這條鋼索上走下去。

 

橫豎對他們來說,早就已經失去愛得轟轟烈烈的資格了。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