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完全來不及了。

不過既然都已經6/20,

乾脆就來寫一篇6/20太中吧。

所以我就寫了。

 

 

自從十六歲那一年開始,我必定會在這一天就快要結束的時候,看到中也掛著討人厭的挖苦笑容跟一瓶頗為高級的日本酒現身。

無論還在港口黑手黨那時、我潛身於橫濱的晦暗處那時,還是現在。

第一次見他堂而皇之地在武裝偵探社的宿舍現身時,大概也是我人生中頭一遭覺得好像自己才是具備一般常識的那個人。

在黑手黨的首領面前分明乖得像隻小型寵物犬,這種時候卻又不把敵對立場當一回事。就只為了咧起嘴笑著對我說上一句「眼看連生日當天都平安度過了,你怎麼還沒如願死成啊?」,就只為了在最後一刻破壞我這一整天收下各種禮物的好心情。

而且就連那是要拿來送給我的美酒都不能獨自好好品嘗享用,落得要跟他這個酒品極差的傢伙一起喝的下場,口感首先都毀了三成。

真是有夠無聊,也有夠惹人厭了。

然而這樣的中也在這一天會順著我的意的事情,卻也只有一年比一年還要好的日本酒,以及會坦率地接受我的擁抱而已吧。

只要肩頭靠了上去,再看他一眼,他就會抬著頸子將嘴唇湊了過來。

解開他的襯衫,吻上他的胸膛,他的手就會乖乖環抱住我的頭,不再推開。

在要沒入他的體內時,並非無助地揪著枕頭或床單,而是攀著我的手臂,帶著迷濛的眼神委身於我。

那副放蕩了情慾,捨棄了逞強,在自己身下完全敗北的模樣,不管看過多少次,總是最能挑騷起幾乎都要被我遺忘在心底的悸動本能。

儘管我已經不再渴求──他還是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麼。

如果這就是熟知對方更勝自己的「搭檔」,那我似乎也無話可說了。

 

「我還真的都快不記得這樣的橫濱了……」

只穿了件內褲,披上方才從房間一隅撿回來的襯衫,掩蓋留著許多紫紅印記的身體。中也倚著面向寧靜住宅區敞開的窗,叼著一支菸吞雲吐霧地,說出這種奢侈的感想。

「從小小偵探社的員工宿舍望出去的街景,怎麼能跟港口黑手黨,而且還是幹部大人的豪宅公寓高樓景緻相比呢?」

一邊回著這種不痛不癢的話,轉過身子看向凌亂的茶几,才想再斟一杯著實美味的日本酒,卻發現只剩下最後一口,索性就直接一飲而盡。

嗆著酒精的芳醇香氣旋即盈滿口腔。

……不得不承認,真虧他每年都能選上一支這麼對我口味的酒。

但這樣被摸透喜好,也只是讓我更覺得厭惡就是了。

「白痴。我只是覺得有這樣的一面也很好。」

聽他這樣講,回過頭的我正要追擊兩句挖苦的話語前,看見的是那因為鬆垮下來的襯衫衣襟,而暴露在銀白月光底下的纖細後頸。

上頭一圈黑色的頸飾,毫無防備地讓這光景更添了褻瀆般的誘惑。

「這麼說來……第一次把你的異能無效化的時候,我好像是摸了你的脖子對吧。」

「……是嗎?你這變態。」

「而且你最愛戴的訂製項圈也是我給你的。」

「少說屁話了,誰跟你項圈。」

「現在那邊最明顯的吻痕還是我留下的。」

聞言,一瞬間就失去從容的中也連忙伸手護住後頸,一轉頭就惡狠狠地瞪了過來。

……啊啊,這還真是……

原來如此。

看來有這樣的一面,確實是滿好的。

「吶,中也──」

才帶著香醇酒氣喊出了他的名,我就早已短縮了彼此的距離,伸手抱上他的腰,另一手則不規矩地探入他的內褲,猥褻地撫摸了起來。

突然意識到在這麼惹人厭的傢伙身上,竟有著如此惹人憐愛的地方,真是可笑到我自己都覺得嘴角的笑意就處在崩壞的前一刻了。

「關上窗戶吧……好歹偵探社的員工都住在這裡呢。」

如果這一年還是沒有死成……似乎就可以開始對明年的這一天抱持一點點期盼了。

 

Fin.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