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的英式午茶專門店內滿席,但看似這樣熱鬧的人潮,其實也只是讓我們在外頭候位區等了十分鐘上下,一直到我們點的午茶塔送來,在這當中的時間,並不空白。

 

「真的很好吃!」坐在眼前的女孩一雙大眼都亮了起來,刷長的睫毛比戴了假睫毛的妝感還要自然很多,隨著因為滿足而揚起的笑容,著實可愛。而且也一邊吃著東西,可還真有那麼點向那個廣告肯德基的女演員。「黃瀨君,你要不要也吃個司康?沾一些這個特製果醬和奶油,真的非常好吃喔!」

 

「沒關係,我吃鹹派就好、」溫柔的笑了笑,卻看見眼前的她好像因為這樣的拒絕而閃過一絲來不及遮眼的落寞。「……雖然這樣說,但還是給我吃一口吧!」

 

語落,等不及她做出反應,便一臉期待地一邊張嘴發出啊──的聲音,等著她將司康送進自己嘴裡。

 

臉紅了,看起來很是為了這個小動作而感到開心的樣子。

 

咀嚼著口中的英式傳統點心,好吧,這真的很好吃。乾乾鬆鬆的,烤得恰到好處的表皮有些酥脆,搭上果醬和奶油真的稱得上是絕配,果香和奶香沒有任何衝突、反而在嘴裡留下一股溫暖的香甜氣息。「這真的很好吃耶!」一個不經意,這還真是打從心底脫口了句真話呢。

 

下次,邀小青峰一起來吃好了。

 

「黃瀨君……真的很狡猾呢。」突然的一句話,讓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降到了接近冰點。「該不會現在黃瀨君正想著的,是下次和女朋友一起來吃的事情吧?」

 

說中了,雖然字面上有點不太一樣,但意思是這樣沒錯。

 

女人的直覺,竟然還真是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啊。

 

我說不出什麼反駁,但她接著又換上了那一貫的微笑。「很抱歉呢,黃瀨君。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繼續擅自喜歡你。」

 

「像我這種女人,簡直傻透了吧?但那也沒辦法了,就算十個人當中有九個人會說這樣的感情很奇怪,但至少我來當那第十個人、倒也足夠了。」

 

「反正世上本來就沒有不奇怪的戀愛……再說了、你看,『』跟『』,就連字形也都很接近嘛。」

 

她輕鬆的把話題帶了過去,「夏美……」像是留給自己的低語,其實卻是刻意喚進她的耳底。

 

「啊、真是的,早就決定不提這些的……」她將一些落到前方的頭髮勾去耳後,燙出個優雅捲度的髮尾隨之垂在肩膀旁邊,夏美又換上了好像在閃閃發光似的笑容。「今天黃瀨君能陪我來,真的就很滿足了。」

 

這個人,可還真是打從心底喜歡我啊──

 

在這樣的午後,這樣的瞬間,明明是那個『她』,明明根本就完全照著自己的『劇本』走……突然的想法,突然的動搖,讓我不禁也回應了一抹笑。

 

「抱歉,夏美……」

 

「別這樣說,道歉什麼的,我會變得難過的。」裝作平常心的啜上一口還溫熱著的伯爵紅茶,她的手卻明顯是難過得有些顫抖。「如果還是想說點什麼的話,那道謝就好了吧。」

 

謝謝妳喜歡我。

 

這樣的話,居然會有人聽進心底會覺得幸福……但是算了,這次就當作借了這個人情吧,下輩子有機會,再好好還給這個人。

 

謝謝妳告訴我,這世上本來就沒有不奇怪的戀愛。

 

謝謝妳喜歡上我。

 

謝謝妳為了我而拒絕了小青峰。

 

謝謝妳轉了個彎,還是讓小青峰再一次牽起我的手。

 

「……謝謝你,夏美。」

 

×

 

這個週末,和小青峰兩個人一起在家進行了大掃除。他拿著海綿和刷子去清潔了浴室,我則是拿著吸塵器在客廳以及房間整理。

 

在一片算是沉默當中,似乎是錯覺般好像聽見了小青峰的低語,但又覺得有些在意,最後還是暫時關掉吸塵器,朝著浴室的方向探頭過去。

 

「小青峰,你剛剛有說了什麼嗎?」

 

「嗯?沒什麼。」

 

果然是聽錯了嗎?轉過身,又面對了客廳,就在我才正準備打開吸塵器的前一刻,他對著我的背影開口了。

 

「但也正打算跟你說,我被甩了。」

 

「欸?」

 

即使反射性的發出了疑惑,但接下來到底該說些什麼,腦中一片空白,喉頭也擠不出些什麼來。再一次轉過身看進了在浴室裡的小青峰,他拿著海綿一邊刷著浴缸,也讓我變得用向下的眼神看著這樣的他。

 

「就這樣……說『就這樣』好像也有點奇怪,但總之、還是向她告白了,只是被拒絕了。『一直把青峰君當成很好的朋友,希望以後也能繼續這樣下去,況且我也有喜歡的人了……』什麼的,嘛、就算她這樣說,也很難再持續什麼朋友的關係了吧。」

 

嗯,我知道。畢竟我就是那個讓她喜歡上的人。

 

在心底沒什麼意義的反芻了這句話,我的思緒還是全都放在他身上。

 

小青峰大概是想用輕鬆的口吻、想用像是說著他人的事情一樣的口吻說著這些,但似乎沒能像他打算中那樣順利的說出口。他的那雙大掌沾滿了白色的泡沫,刷著浴缸的力道並沒有因為說出這件事情的情緒而影響,還是一樣的步調在清潔著。

 

但明明,那些地方已經沒什麼髒汙了,甚至連搓起來的泡沫都沒讓塵汙染上似的潔白。

 

頭一次,我覺得自己真是恨透她了。

 

至今所有聽聞的、看見的、接觸過的所有,都沒激起自己這樣的情緒,但現在卻有種極度想要怒吼出『開什麼玩笑啊──!!』的心情。

 

但這或許不只是想對她怒吼,搞不好也想對小青峰這樣發飆?又或是、其實是想對自己這樣發一次脾氣?

 

複雜的情緒一時之間混亂了自己。

 

『真可惜啊……』這樣說很奇怪吧?

『那真是太好了。』這種幸災樂禍的話也說不出口吧?

 

「嗯,這樣啊。」

 

用了像是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這樣說出了口,回頭,我又走到客廳,打開了吸塵器,讓這本質上的沉默繼續填滿兩人之間的距離。

 

為什麼呢?明明中途擅自跑出來的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吶、小青峰,為什麼現在,我卻還是覺得你愈來愈遙遠了呢?

 

×

 

時間依然在我們身上前進,幾乎都教人要習慣了這一點也不平常的平常,但多少還是有些期待,期待著可以在哪天一覺醒來之後,兩個人又回到了這些事情都從沒發生過的那個時候。

 

大概,這就叫做疙瘩吧。

 

週末再一次來訪,和小青峰一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看著昨天才發售就購入的雜誌,他就在一旁看電視。分明就在同一個空間裡頭,兩人之間的距離只要伸出手就可以觸碰到對方,但即使如此,在此刻、我們卻無法共有任何一件事情。

 

一邊在意著身旁的人,那些原本都還蠻有興趣的專題介紹也漸漸無法看進眼裡,幾乎都要變成一頁接著一頁翻閱過去而已,兩頁之前的內容,現在都無法完全想起的程度。

 

就在這樣一再的反覆當中,手突然停在一面報導當中。那是張色彩鮮明華美的照片,是司康,英式下午茶的介紹。才在想是不是那天在她的介紹之下去過的那間店,仔細一看,果不其然。

 

接著,翻閱雜誌的動作便又繼續下去了,但即使翻過了幾頁,卻還是忍不住又翻回了介紹下午茶的那裡。經過了內心好一番掙扎及煩惱之後,終是決定久違的在這個空間開了口。

 

「吶,要不要去吃司康?」

 

我的眼神故意沒有從雜誌上移開,故意沒有看向就坐在旁邊的小青峰,這樣一邊說著,是刻意想表達出、『我並沒有堅持一定要你陪我一起去吃喔,這也不過是突然想到的一個提案罷了』的語氣,若不是這樣,可不知道還能怎麼問出口。

 

「……司康?」

 

他連盯著電視螢幕的視線都沒有移開,只是張嘴動了動而已。為什麼這個人會無法將視線從那其實根本也沒看進去的電視節目當中轉到自己身上來呢?就像他在好遠好遠的地方似地……不,或許,他確實就在那麼遙遠之處,那再也不是自己觸手可及之處。

 

一股不知道是什麼的熱意忽然就湧上了喉頭,就像那天自己一個人在家做晚飯的時候、感覺很像。但這是更加強烈的感覺,快要哭出來似的,明明就是在現在這種絕對不能哭出來的時候,情緒卻濃烈的教人無法自已。

 

「嗯,這本雜誌上有介紹喔。」一邊在心底整理著翻騰的情緒,我只能這樣告訴自己,對,現在最重要的事情,現在唯一能做的、能想的事情,就是跟小青峰一起去吃下午茶的這件事情而已。「之前有跟朋友去吃過一次,你看他還說、『專用嚴選素材烘焙製成,以最正統的英式甜點的姿態呈現』。」

 

「聽起來雖然好像有點誇大啦,但真的很好吃喔!司康配上的果醬也是用當季的水果製成,不同的季節去吃還會有不同的風味呢,口感又好,奶油也很香……就算小青峰對甜點沒什麼興趣,我覺得這個你還是會喜歡的!」

 

我不知道我幹嘛要這麼拼命,但小青峰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不想去也沒說,不想吃也沒說,若是要拒絕,明明就說出來還比較好。

 

「那次我只吃了基本的一兩種口味而已,他們店裡還有很多種呢!而且雜誌上登載的內容也很豐富,真的是風評很好的一間英式午茶店喔,就在代代木那附近而已。你要不要看一下這照片?」

 

「司康喔……」

 

小青峰看著電視的視線還是沒有轉移,幾乎都要被急哭的我,簡直已經開始煩惱要不要就當個任性到不行的人,到底要不要乾脆直接把雜誌擋到他的眼前。

 

「司康啊──」

 

一樣的話用不同的語調重覆了兩次,他到底在想什麼呢?他對這個甜點有什麼在意的地方嗎?還是說她也曾經邀請過他去那間店吃過司康呢?他是想起她的事情了嗎?

 

他現在在想的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對我而言,竟成了像是別的世界的事情似的。就算是在相遇的最初始,那段看著背影的追逐,好像也不曾如此遙遠過。他的心情,他的想法,是不是已經到了我所無法觸及的地方了?不管我再怎麼伸長了手,不管我再怎麼跳躍,都還是無法碰到那個曾經完全屬於我的小青峰。

 

漸漸的,我竟然開始覺得疲憊了。

 

「走吧!」

 

這樣突然一聲接近吼出的音量嚇到了我,轉過頭,當我終於對上小青峰的雙眼時,他也是一副被自己稍微嚇了一跳的神情。

 

視線對上了。

 

這種即使是和陌生人也會發生的事情,竟會讓我覺得高興,而且高興極了,高興得好像快死了一樣。

 

原來這個人,還是看著我的。

 

「走吧,快去換衣服啦。」

 

「呃、欸?怎麼了?」

 

「啊?什麼怎麼了,去吃司康啊,不是你說的?」

 

一邊說著,小青峰站起了身,他伸展了身體,接著就一手把我從沙發上給拉了起來。雜誌掉了,因為那有些久違的肢體接觸,這幾乎給我一種懷念的感覺。

 

又一次對上了他的眼。

 

大概是我有些濕潤的眼神被發覺了吧?他一臉似乎想說點什麼的表情,視線直直看著那雙唇,我還是忍下了想直接吻上的衝動。

 

現在,就只想著一起去吃下午茶的這件事吧。

 

想和這個人抱持著一樣的目的,和這個人做出一樣的行動。

 

就算全世界都說那根本不叫戀愛也沒關係,反正世上本來又沒有不奇怪的愛情,況且之後會變得怎樣其實全都沒所謂了,怎樣都好了──

 

只要能待在這個人的身旁。

 

「吃完再去街頭籃球場打個1 on 1吧!」

 

擠出了笑容,這次換我伸手搭上小青峰的肩,先開口了。就在他似乎還想說出些什麼之前。

 

 

 

 

Fin.



※註※

恋: 日文念做こい(KOI),意指戀愛。

変: 日文念做へん(HEN),意指奇怪。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羅加宜
  • 邊看邊隨著黃瀨的情緒起伏
    真的很好看
    很喜歡每一幕黃瀨的內心戲WWWW
  • 謝謝~
    第一次通篇都用第一人稱描述,其實就是想讓大家用站在黃瀨的角度看這整個故事ww
    不過在寫作的當中要一直克制自己不要去決定現在青峰在想什麼就是XDDD

    舞華 於 2012/12/19 22: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