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b12batw1dyljs7i6ryj  

 

就因為這張萬惡的雜誌圖迷妹魂整個爆發了 (艸)

根本就是在說來虐我吧來虐我吧龜梨和也實在太過分了!!!!!!

所以........本文依舊苦逼病虐還有H,請慎入。

PS. 算是當做這篇 【赤龜】戒不了甜 的延伸。

 

 

 

 

一樣是那間便宜的商務旅館。

 

輾轉輾轉輾轉,最後剩下這裡,幸好來回了幾趟,至今還沒出過什麼問題。我們僅存的歸宿,只有這裡。

 

……至少,對我來說,還有這裡。

 

「哈啊……啊、哼嗯、仁──」在微弱的燈光下,那以為添加情趣的廉價粉色紅光,便是我現在最美的Spotlight,雙腳毫無羞恥的張得大開,跨在那個男人的身上,用盡所有自己擅長的性愛技巧來取悅現在這一分一秒。「唔、唔嗯……」

 

刻意取了塊黑布讓赤西替自己矇上了雙眼,眼前一面黑暗,卻只讓龜梨更覺得幸福到要整個人都要傻了。

 

時而放蕩,時而癱軟了身子在他身上,龜梨知道,怎樣的撒嬌他的男人最容易買帳。沉浸在退化回野獸的本能裡頭,赤西低吼粗喘著,就算看不到,但他的眼神還是很給龜梨面子的佈滿了性慾,一手抱著那似乎又瘦了些的身軀,另一手抓起那讓汗水沁濕的髮,留下一記吻,便又大幅擺動起腰際,好引出更加不堪的呻吟。

 

龜梨的身體很是柔軟,這讓他無論是扭動時背脊那撩人的肌肉線條、還是精瘦的腰際上下前後擺動的幅度,都足以讓同為男人的自己為之沉淪為之瘋狂。

 

分明不是女人,他的男人,卻依舊讓自己在這一瞬幾乎要忘卻了所有。

 

粗啞的低吟從那張幾乎讓人想狠狠吻出血絲的粉唇吐出,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被矇住的雙眼或許眨了眨,水珠顆顆滑出了黑布,沿著巧緻的臉蛋落下,就像珍珠、就像鑽石……那漸漸崩壞的表情,無論經過了幾年,都美得教人無法呼吸。

 

美得教人只想摧毀,教人像個瘋子一樣只想繼續破壞這過份的美。

 

「赫呃……哈啊、等、求求你,求求你……」

 

顫抖的雙手突然緊握了赤西的臂膀,掌心的熱度和肌肉震動的頻率透過肌膚一點一點一點一點侵入心底,蝕入四肢百骸,直直痛了靈魂。

 

「啊、呃……弄痛你了?」回過神的赤西趕緊用雙手穩住龜梨的身體,「還是把布拿下來吧,好像有點過頭了……」

 

就算是以前也沒玩到這樣。

 

這句話他拿捏了分寸並沒有說出口,但就在赤西伸手到龜梨的後腦準備解開那打緊的死結,卻被毫不客氣的胡亂拍掉了大掌。

 

「我只是想求求你,喊喊我的名字吧。」龜梨搖了搖頭,他笑了。「布就這樣綁著,這樣很好。」

 

這樣我就只能感受得到你的體溫,你的聲音,你的溫柔,就跟以前一樣,我們是如此緊密的相連在一起。再也看不見你悄悄取下放在一旁的戒指,你那偶爾飄移的眼神,再也看不見我們之間早已變樣的一切。

 

其實全都不一樣了,只是自己不想承認,不想面對,這無法怪誰,要怪就只能怪自己……都是自己不好都是自己不好全都是自己的不好。

 

「我不怕痛啊,仁。」

 

突然,在那病態笑著的表情垮下之後,他們的世界就像末日一般,一點一點一塊一塊崩解分解最後全部瓦解,龜梨身體的動作停了下來,但他的呼吸卻開始急促,眼淚掉得更兇,濕了緊緊綁在臉上的布,更加深沉的黑就此開始渲染開來。

 

「和也?和也?你怎麼了、別嚇我……」

 

「就弄痛我啊赤西仁──!!」被遮掩去了大半的臉龐開始扭曲,無視了赤西搖晃著自己的擔憂,龜梨放了聲大吼了出來。「就算流血就算骨折就算重傷,你就儘管弄痛我啊──這讓我覺得很好,真的很好,讓我覺得我好像還活在你的身邊一樣,沒有你的時間根本就湊不齊一天,我的時間過得好慢好慢好慢,只有跟你見面的時後才能開始累積時間,要累積好久好久好久才會變成一年……」

 

接著,在赤西慌亂的眼神底下,「為什麼我不能生孩子啊為什麼我不能生為什麼我不能──!!」龜梨高舉了手,握緊了拳,一拳一拳一拳落在自己的腹上。

 

「你不要這樣,拜託你、和也,不要這樣傷害自己、」

 

即使伸手抓住了那狂亂的拳,卻被那使勁的力道甩得失控,「告訴我啊為什麼就我不能生啊為什麼我偏偏沒辦法生孩子啊為什麼啊──!!」落在腹上的那一拳一拳一拳,揮得混亂,揮得赤西覺得簡直在天旋地轉。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就要這樣問?為什麼偏偏就是有這種得不到結果的愛?為什麼偏偏就是愛到無法輕言鬆手?為什麼明知只是會愈來愈痛愈來愈痛愈來愈痛,絕對不會有任何解決方式,為什麼偏偏是你要用這方式問出這為什麼?

 

「……龜梨和也你夠了!!」

 

赤西狠狠坐起了身,將那狂亂的人整個緊緊抱進懷中,就算教人悲痛的拳還沒停止落下,但分擔了那份比起身體的痛楚還要椎心的愛,最終,龜梨漸漸失去了言語,像個不甘的孩子毫無保留地大哭出了聲。

 

灑在彼此肌膚上的淚水熱得燙人。

 

「吶、你知道嗎,仁。」

 

龜梨在黑暗中伸手摸索著,先是碰到了溫熱的胸膛,一隻手漸漸往上,直到慌忙的碰到了那被整理得光滑的下巴,才安然地靜靜撫上了赤西的臉龐,傾了身並淡淡地在那雙嘴留下了醉人的眷戀。

 

「你的吻,幾乎都要沒煙味了呢。」

 

 

 

 

 

Fin.

 

 

 

※若是不懂最後一句話的朋友......提示是『吸菸會影響懷孕中的女人及腹中胎兒更遑論剛出生的嬰兒』這樣。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影夜
  • 喊著「為什麼我不能生孩子啊為什麼(略)」的龜梨和也,這麼深愛赤西仁,愛到骨子裡,愛到只有赤西仁在他身邊時才有種自己是活著,這樣的他讓我心痛不已。
    在最後一句+註解,瞬間為這樣的龜痛哭難受。
  • 一邊在寫這篇的時候只覺得腦海裡的畫面就像瘋了一樣,龜梨在我的認知裡一向是個自尊心高、倔強到讓人心疼的人,能讓我們看到的表面絕對是完美的,但只要是人,誰沒有脆弱的一面?

    或許這根本就是從小累積起的『習慣』了吧,是赤西讓他懂得撒嬌懂得面對的自的脆弱懂得愛。

    我擅自認為,他們兩個人一起走過人生大半的歲月,或許早已超越了各種人際關係也說不定……

    至少我是想要這樣認為的。(笑)

    舞華 於 2012/11/07 10:0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在16年成為了咩咩的痴女
  • 這篇文把我虐哭了
    但我很喜歡
    不然怎麼會是龜梨的粉呢__(:3」L)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