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說過嗎?

 

『嗯,好啊。』

 

藉由這簡單的一句話,或許就能成為情侶;藉由這簡單的一句話,或許也能組成家庭。

 

簡單的這一句允諾,背後立即擔下的便是一肩承諾,讓人覺得安心,讓人覺得幸福,讓人覺得……整個人都能為了這一句話而堅強起來。

 

那……我有說過嗎?

 

×

 

應該算是和小青峰在一起了。

 

無論是一般情侶之間的相處模式,還是什麼該做的什麼不該做的,總之、他們全都已經……clear了。

 

唯獨喜歡還是愛的,這類的話,就是怎樣也沒有提過。

 

並非不珍惜這個人又或是這一份感情,也不是抱著玩票性質心態,更非是在為了自己留下什麼後路。就只是單純的,沒說出口。

 

已經是大二的秋天了,轉眼,就要開始好襖替未來準備,至少也要定下一個方向或是目標……自從高一夏天的那個吻之後,兩人已經一起跨越二十歲的門檻,並肩走到成為半個社會人的現在。

 

其實推動自己這些想法的,是系上大多已經開始準備就職活動的同學們,總覺得大家都紛紛走上了這樣的路,自己是不是也該啟程了?雖然還完全無法想像自己穿著西裝、提著公事包穿梭在商業大樓間的模樣就是。

 

黃瀨看著為了即將展開的就職活動而買下的智慧型手機,明明還沒開始啟用,但那大大的黑色螢幕上頭,似乎默默顯現了『未來』二字,蓋掉了應該有的自己的倒影。

 

未來。

 

會開始有這些情啦愛的煩惱,並不是他和他之間走到了一個瓶頸,相反的,其實一切都很平凡,也算是順利。即使上了大學之後兩人還是在不同的學校就讀,還是各有各的視野和世界,但反正都在東京都內,他們妥協了在兩間學校的中間點合租了間房住在一起。

 

雖然口頭從不說這些承諾,倒也覺得幸福。

 

只是,思及了未來,好像突然間、變數都一氣多出了不少。

 

青峰大輝……小青峰,他的小青峰,肯定會毫不猶豫走向藍球的世界吧,大概會去美國?聽說小火神也有準備要回去那個太平洋的另一端了;他們確實都是非常非常優秀而且厲害的選手。

 

反觀自己,黃瀨,黃瀨涼太,這個名字留給大眾的,大概還是街頭那個大看板上的模特兒吧。『籃球?啊……是有聽過他好想蠻喜歡的?』

 

回頭想想,一直以來自己還真都是個微妙的燃燒不完全的傢伙啊。

 

業餘模特兒,雖然玩遍了許多運動,但都很快就結束了,一直到了籃球;但即使如此,卻也只是社團活動,不像是能因為這件事情而被注重運動的大學看上、進而招攬入學的小青峰,就算到了現在,對自己來說,這也還是社團活動而已。然後還是業餘模特兒,最終因為時間被一塊一塊瓜分掉,還成了『業餘學生』,老是為了學分和出席率而時常進出教授研究室和行政處室。

 

這樣的自己,不可能在未來,還能和小青峰一同並肩前行吧。

 

或許,就連背影,也不會留給自己。

 

看著還是黑了一片的螢幕,黃瀨淺淺嘆了口氣才按下右上的開機鍵,就不曉得能不能看見未來的景色,即使早一刻也好。

 

×

 

「欸?黃瀨,那是誰的?」

 

「啊、小青峰你回來啦。」聽見了青峰的聲音,在自己的房間裡、埋頭在筆記型電腦前趕著報告的黃瀨,探出了身,就算是迎接,也順道看看那疑問指的是什麼。「那是我的啊,今天下午回家的時候經過電信行,想說系上很多人因為差不多要開始就活而買了,原本的手機也差不多該換了,就這樣……」

 

「搞什麼啊……」對於這樣的反應而感到有些莫名,他看著青峰一臉不耐煩的神情,對方接著晃了晃手上那眼熟的提袋……「五月那傢伙鼓吹我換手機好久了,才覺得厭煩,索性去買了一隻,竟然是跟你一樣的、」

 

「幹嘛因此覺得有點嫌棄的表情啊!」

 

因為這樣的巧合而笑開的黃瀨,他肉麻的說著『果然是心有靈犀呢。』,青峰也毫不留情地用了冷酷的話語反擊一記。

 

「欸、是說……就活?你要參加就活?」

 

打鬧了一陣,青峰突然跳回了有點久遠以前的話題。黃瀨允首,雖然有點無奈,但這就是所謂的現實吧。

 

不得不讓人成長的社會,還有不得不先放下的這段關係……

 

「……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青峰的臉很快的沉了下來,「呃、你突然用這麼可怕的表情對我說……」

 

即使相處這麼久了,黃瀨還是有點受不了青峰那暴君般的性格。

 

「過來。」

 

擰了眉,心頭擔著未知的恐懼,他迅速的在腦中反覆了一次自己的胡思亂想。所以,這些煩惱,就連那個小青峰也不得不面對了嗎──

 

「你……以後想幹嘛?」

 

「雖、雖然這些事情,現在根本連想像都難以捕捉……但還是會參加就活啊,看找到什麼樣的工作,然後就上班啊……」兩人突然面對面坐在客廳的毯子上,黃瀨的描述有些模糊,但青峰至少還是能瞭解他想傳達的意思。「現在的日子總不能再繼續下去,長大……會有很多很多麻煩的地方吧。」

 

長大、出社會、成家。

 

大家都是走著這樣的路,若是踏著不同的方向,是不是就會引來不必要的側目,是不是就沒辦法得到幸福?

 

可說是結束……他們之間,有過開始嗎?

 

「……你不覺得那些事情很麻煩嗎?」

 

青峰輕浮的態度讓黃瀨一瞬挑起了眉,好像這樣煩惱著的自己就是個笨蛋,好像這樣一直以來的日子,就像是被看笑話似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奪回了發話權,黃瀨現在只覺得一股惱火衝上,熱得燙人,燙得痛心。「反正像你這種人,成天只要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了,未來的道路根本閃耀得刺眼,你也理所當然不用在意這些『麻煩的事情』吶!」

 

「反正我就是庸庸碌碌的,什麼事情都只能做到一半,造成什麼事情都心不足力也不足,為了學分要向教授鞠躬哈腰的,以後為了生活,還是要對上司鞠躬哈腰的,反正我、反正我就是這樣的人、」

 

意識到自己是有點太情緒化了,黃瀨的態度放了些下來,卻陷入了否定自我的漩渦當中。

 

「反正……我們之間,也從來沒過什麼啊……」

 

語落,四周安靜得就剩下時鐘指針在一分一刻走著的聲音。

 

其實青峰什麼也沒說,分開什麼的:但也真的是什麼都沒說,在一起什麼的。雖然自己也是一樣,雖然也就這麼走了過來──

 

「啊、抱歉,我在說什麼啊,呵呵……」硬是讓嘴角撐起微笑,黃瀨用他最擅長打圓氣氛的那招,現在,他卻覺得有些下不了台階的困窘。

 

「你是模特兒吧,別露出那種難看的笑容好嗎。」

 

黃瀨委屈的又將唇邊詭異的弧度給垮了下來,感覺只要青峰再多講一句話,他再一個眨眼,眼淚就會一顆顆落下。

 

「真的有夠難搞耶,不過是個黃瀨……」口中含的碎念,青峰有些不耐的轉身從沙發上抓下了自己的包包,埋頭尋找了一翻,他抽出了一張A4大小的紙,接著便遞到了黃瀨的眼前。「吶、給你。」

 

黃瀨接過之後,面對上頭密密麻麻的英文,愣了一愣,他完全無法理解的又再抬起頭,看向眼前的男人。

 

「我並不認為……我們之間從來就沒過什麼。」

 

一點也不擅長說這種話的人,一旦說起來,會一邊做出許多不經意的小動作。搔著頭,眼神有些飄移,卻又會堅定的回到自己眼中。

 

「這幾天硬要赤司和五月陪我跑了很多地方,這些資料、他們比較懂嘛。」

 

一邊說著,接著又催促了黃瀨趕快仔細看看上頭的內容,他這才發現是美國大學的留學生制度介紹。

 

「我也跟火神問了很多,雖然現在的我也說不出一定能站上那邊的職業舞台什麼的……畢竟說是夢想、我沒那熱血,說是未來、我也還沒想這麼多……」

 

「……所、所以?」

 

黃瀨有些害怕的試探問出了口,但那一副小媳婦的模樣反倒讓青峰鬆了口氣,「所以你啊、先把英文學好再說吧!」一手撐著頭,揚著他一貫的壞笑,青峰朝著黃瀨伸出了另一隻手。

 

突然,他腦中只想到了承諾這件事。

 

即使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曾提過,但或許這就是他們承諾彼此的方式吧。

 

眨了眼,皺了臉,反正被這個人嫌醜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讓這個人三言兩語就輕易卸下武裝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在這個人面前哭慘、也不差這一次了。

 

眼淚還是落了下來,但與此同時,遞出的手,也溫暖的交疊在一起了。

 

×

 

「如果我決定要去美國的話,就跟我一起走吧。」

 

「嗯,好啊。」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