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呀遲了快一小時沒趕上10/7火黃日的底線啊.......(艸)

其實一直都很喜歡火黃的說

這兩個人湊在一起就是很可愛很PURE啊客官您說是不!!!!!! (太太冷靜##)

希望以後能多多在這塊田上耕一耕呢ww

喜歡火黃的同好們!! 我All黃的大門永遠敞開熱烈歡迎你們!!

(所以說了冷靜## 大半夜的幹嘛啊##)

  

 

 

 

背輕輕倚靠上校門旁,雙手插進口袋,但那頭顯眼注目的金髮,今天、卻壓得有點低;就像頂上的天空一樣,暮陽透不過那厚厚的雲層,低的教人誤以為伸手就能碰到一樣。

 

就連那群總是會圍上來的女孩們今天也格外安份,隔了一些距離,她們有些小心翼翼地看著那怎麼樣都賞心悅目的人,雖然一樣輕易觸動那少女情懷,但少了原本的爽朗,倒也讓人不禁有點憂心。

 

他站在這裡有點久了,看起來應該是在等人,卻又有些迷網地尋不著目的。

 

「黃瀨?」突然,一雙看慣的喬丹I球鞋,帶著截然不同的拼色,佇足在自己眼底。「要找黑子的話,他今天跟前輩分組練習,可能沒那麼快結束喔?」

 

「啊、小火神……」

 

抬起眼,黃瀨撐起嘴角,他姑且對著火神笑了笑。稍微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身體,習慣性地拉了拉揹著的東西,但一般書包和球袋完全不同的觸感,這才讓黃瀨回神想起,今天在自己的肩上,根本沒有什麼沉重的包袱。

 

這樣的不自在又讓他笑了笑,好像這樣就能帶走空氣中的沉悶似地,但當他直直對上眼前那雙一向真誠的瞳眸時,卻不禁收斂了弧度。

 

不用鏡子都能想像的到了,自己現在的表情,肯定很糟吧。

 

「欸?啊……這樣啊,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地要找小黑子的事情啦……」

 

像是風嘆了口氣,火神等著黃瀨的下一句話,卻也忍不住在意著那一點也不像他、根本不夠耀眼的笑容,還有單肩背起的扁扁的書包。

 

「你今天球隊不用練習?」

 

不假思索地問出了口,卻又見到了那抹黯淡了些光彩的面容。

 

黃瀨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在那之後……腳的傷,醫生建議還是先休息一陣子比較好。」有點無奈,但這就是擺在眼前的現實,那不得不讓人接受的現實。「不過還是沒辦法完全忍住,不時還是會偷偷的自主練習……雖然說偷偷,但總覺得好像前輩也都心知肚明的模樣呢。」

 

這樣的黃瀨,好安靜的黃瀨,一點也不像黃瀨的黃瀨。火神看著,他一面覺得有些煩躁地搔了搔頭,眼神一下停留在那張仍然漂亮的臉蛋上,卻又一下想著些什麼的撇去了遠方。

 

×

 

「啊──你這傢伙!」

 

火神那不知道打哪來突然出現的情緒起伏,讓黃瀨有些不知所措。這個人不是他所那麼熟悉的,原本以為是個好捉摸的直腸子,現在卻又理解得有些一頭霧水。

 

「這樣說起來,黑子那傢伙還真是很寵你的啊!」

 

「……什麼?小火神,你現在說的是白話文嗎?」

 

想起了自從看完那場比賽之後,時不時就從搭檔口中聽見的『黃瀨君』三個字,現在面對了他本人,那因為鑽牛角尖而苦得一張一點也不適合他的表情,火神在一瞬間茅塞頓開,他突然明白了黑子最近為什麼老是念念著這傢伙的原因。

 

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理由,即使自己和黃瀨也不像黑子那樣、至少是過去的隊友,但就算如此,看了他這苦澀的笑,還是忍不下這樣想望著啊──希望能再看見那真正屬於黃瀨的笑靨。

 

「你啊……一直看著他的背影的腳步,是該停下來了吧?」

 

大大嘆了口氣,就好像把那些惱人的憂傷全都一起吹走了一樣。

 

「你有你的籃球,只有你會的風格,我是真的很不想承認、但是……黃瀨,聽好了?你很強好嗎。」

 

不屑地搥了黃瀨的臂膀一拳,那有幾步踉蹌,卻讓他覺得自己好像站得更穩了。

 

「別追了。但如果你覺得寂寞的話,就和我並肩一起走吧。」

 

×

 

「……哼、不過是小火神,真不知道你在跩什麼跩。」

 

「啊──?欸、搞清楚,還不是你這傢伙、」

 

「走吧,陪我去買東西。」

 

「什、你、啊?你不是要找黑子嗎?是說把別人的話給聽完啊──!」

 

「最近忙著比賽,有段時間沒去原宿渋谷了說──」

 

「……喂、黃瀨!」

 

×

 

今天的天空很低,雲層厚得幾乎透不過暮陽。

 

但打從西方的天際開始,在誰也沒有注意到的那個瞬間開始,漸漸地、漸漸地,在那背後的太陽終究像是打翻色盤一樣,慢慢地、慢慢地,渲染了整個無邊的蒼穹。

 

瞧,今天不也是那美麗的橙色天空嘛。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