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是青黃本《Night Flight》後續番外篇唷!

如果尚未閱讀過本篇的朋友,請自行斟酌要不要點開繼續閱讀www

要說爆雷也還好,要說看不懂也還好...... (到底##)

不過如果看過本篇再來看的話,應該會更有甜蜜蜜(?)的感覺吧XDDD

那麼,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溜~

 

 

 

 

『啊、小青峰!抱歉抱歉,我班機delay,現在才到成田……』話筒的另一端傳來的是許久沒有聽見的聲音,拿著手機,青峰從凌亂的辦公桌上終於抽回了點專注力。『你應該還沒到吧?喂?你有在聽嗎?小青峰──』

 

「……啊──啊、有,嗯,沒關係,你快到新宿再跟我說一聲,我去接你。」

 

眼睛多眨了兩下,空著沒拿手機的另一隻手沒事找事的搔了搔一頭短髮,再加上莫名變得溫柔的語氣,還有突然客氣有禮的態度……就算沒有親眼看見青峰,光是這對話,黃瀨也八九不離十的猜測到、這男人就是把他們今天要約會的這件事情完全落得徹底。

 

『……你根本忘了吧……』

 

聲音壓低許多,那和平常說話完全不同的語調,即使青峰是個再怎麼遲鈍的人,此時也明顯感受到了黃瀨不悅的心情。

 

也不是不能理解啦……自己心裡也是有點抱歉啊,但男人這種生物,還不就是隨時隨地自尊心作祟、「嘖,最近案子很多啊,誰什麼時候要犯罪,哪是我能預知、」

 

推託的話還沒說完,電話立刻就被掛斷,徒留了無情的機械聲在青峰耳裡,雖然有些煩躁,但他卻只是長長嘆了口氣。

 

要是換作其他人,縱使是女朋友,雖然論理是自己站不住腳,但要是這樣被掛電話……青峰明白,自己要不是不痛不癢的按下結束通話鍵,就是覺得這個人公主病有夠惹人厭的、一起鬧起了脾氣,後續有什麼事情,也就再說了。

 

不管怎麼樣,都絕對不會像現在一樣,雙手煩惱的掩住了臉……

 

「喂、青峰,上次那個殺人未遂的嫌疑犯……你逮捕的過程把人家打傷的事情差點就鬧上新聞啦!要不是高層幫你壓下來,我看你就等著被輿論壓死吧!」

 

啊──到底該怎麼跟黃瀨解釋啊……要是去了新宿站卻和他錯過了怎麼辦?

 

「聽好了?檢討書給我好好的寫出厚厚一份來!我可是要連帶向管理官說明的啊……你這傢伙啊,不要再以為逮捕嫌犯就是一切,現在的社會啊……」

 

雖然肯定會被說是藉口,但最近是真的很忙啊……

 

是說,原本說好是要去哪裡啊?

 

吃飯?買東西?賓館?應該不是吧,若不是更重要的──

 

「……青峰大輝!!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啊──!!!」

 

就在他的長官正罵得口沫橫飛的時候,沉浸在自己惱人小世界裡的青峰,瞬間想起了他和黃瀨今天的約定。隨著一聲大吼站起了身,他瞄了身旁的人一眼,隨手抓起大衣和公事包,便急忙的就要跑出辦公室。

 

「課長,我今天早退!」

 

「早、……誰準你早退啦!青峰!喂、給我回來──」

 

這種時候誰還會乖乖聽話?

 

他拔腿狂奔,就連電梯都耐不下性子等了,直接跨步走下樓梯,一路閃著避免撞到人,青峰立刻到地下停車場,發動了愛車,轉過彎道,便筆直的朝向警視廳的反方向奔馳而去。

 

×

 

「唷。」

 

完全違規的就把車子大剌剌地停在新宿站前面,明明身為現役刑警卻公然違反交通法規,但青峰根本沒有那個多餘的心力可以去分神在意這些事情,他幸運的沒讓交通課巡邏的人發現,也幸運的在車站出口逮到了那個賭氣不接電話的戀人。

 

「……幹嘛?」

 

一手提著行李,才走出車站,黃瀨有些意外的看著還是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青峰,卻沒有擺出什麼好臉色來。他在較為休閒的在黑色襯衫外頭,套上了件淺色長版針織薄外套,並戴了頂深褐色的紳士帽,雖然讓他整個人看起來不失品味,卻也難掩帽緣底下那似乎有些疲憊眼神。

 

「上車啦。」

 

一向不擅於冷戰的兩人,再加上又是這樣公共的場所,要是當場就鬧起來,交通受阻不說,黃瀨又是個某種方面來講臉皮算薄的人,光想到要接受路人送出的異樣注目眼光,他幾乎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

 

他還是乖乖讓青峰接過行李放在後車廂,自己就先坐進了副駕駛座,卻仍是刻意的將視線轉向車窗外。畢竟一開始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講,還特地預約了餐廳,結果約自己的人根本忘了……這樣,應該已經可以生氣了吧?

 

但此時,比起還沒心中那把還沒消、卻又不知道該往哪發洩的火,黃瀨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青峰的原因,是不知道現在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不知道自己可以走下的台階在哪裡。

 

這樣自己是不是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女生?

 

再說了,要是自己繼續這樣武裝下去,會不會青峰索性也就不管,那一份不在乎,便會讓這段感情漸漸腐敗……

 

黃瀨一臉平靜的胡思亂想了很多事情,直到青峰放好行李,回到了車上,兩人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連接下來要去哪裡也沒講,車子便朝著警視廳的反方向疾駛而去。

 

大概這就是因為,兩個都是男人的關係嗎?

 

沒有誰會想先放下自尊心,明明以為自己已經很了解對方了,但有些時候,卻又覺得一頭霧水,根本連方向都要迷失了。回頭想想,其實這段感情還算是被經營得不錯吧?雖然兩人不能常常見面,也沒辦法想見面就能見到面,有些時候可能還因為彼此都很累了,還硬要上賓館翻雲覆雨一番,結果就是做完就倒頭大睡,醒來之後,又是該回到各自工作崗位的時間了……

 

但只要跟這個人在一起,即使是現在這樣應該是在冷戰的狀況下,竟也會覺得整顆心都安定了下來,就像被施展了奇蹟般的魔法,明明這一切有點糟,卻又在心底某處覺得十分美好。

 

找不到出口的思緒反覆擾亂著黃瀨,再加上才剛從西班牙回來的時差,還有青峰那讓人又愛又恨的態度……

 

而且一直看車外實在很累耶,脖子都痠了,車還開這麼快、頭都要暈啦,到底是要去哪裡啊?可惡的小青峰,忘記的人是你耶,好歹幫我做個台階也好啊小氣鬼──

 

「……欸、你要哭等一下再哭啦。」

 

車子在紅燈前面停了下來,青峰隨便瞥了身旁的人一眼,竟就這樣看見了那一臉準備好要哭出來的表情。他嘆了一口氣,明白黃瀨就是個愛亂想的傢伙……該怎麼說,也許,就是因為那兩個人都高得要命的自尊心吧。

 

「什麼啊……什麼等一下再哭?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過份的人是你耶。」一雙嘴高高噘起,黃瀨可覺得自己實在是委屈到不行。「而且要去哪也都不說,一路上什麼都不說,欸你至少道個歉怎麼樣?然後說好的餐廳呢?說好的六本木L’ATELIER呢?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現在是要去六本木的路上?你、」

 

「好啦好啦,果然不這麼吵就不像你啊、黃瀨。」綠燈了,青峰大概是覺得那一直鬧彆扭的人終於肯和自己講話,而有些鬆懈了言語。但這次,他可是隨即查覺到了這確實得意到有點失言。「呃……抱歉。」

 

得到了算是率直的道歉,黃瀨根本氣也消去了大半。

 

「那個LA什麼、什麼TE的餐廳我沒訂到……」

 

但是聞言,黃瀨又不禁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米其林三星餐廳耶!天曉得當初聽到他的小青峰要帶自己去的時候,黃瀨高興得幾乎要睡不著。

 

「你去西班牙的這幾天,我是真的很忙……還把一個殺人未遂的嫌犯打傷、」

 

突然聽到這樣驚人的事情,黃瀨可拋下了方才那些情緒,「什、什麼?那你有沒有受傷?怎麼這麼衝動啊……殺人未遂什麼的,這種犯人很危險吧……」

 

「嗯,我沒事啦,有些擦傷而已,聽說是高層把這件事情壓下來,媒體才沒報導……不過要寫檢討書就是了。」

 

這樣的結果,讓黃瀨大大鬆了一口氣。

 

自從和青峰在一起之後,擔心他的次數真的只是一直向上累積。他就是這樣一個衝動的個性,而且深信警察就是靠體能而非頭腦這件事情,四肢發達的他再加上敏銳的野性,破案率確實很高,但也總是讓人捏一把冷汗。

 

「你啊……一段時間沒見面,你總能捅出些簍子耶……」才在一邊碎念著自己的提心吊膽,黃瀨不禁在意起車子駛進了地下停車場的環境。方才沒有注意到是進了什麼樣的大樓的地下室,這讓他還在口中的話語也斷了後續。「嗯?這是哪裡?百貨公司?……還是賓、賓館?」

 

「……怎麼辦,我好想摀住你的眼睛不讓你看。」

 

黃瀨被青峰這驚人的發言給嚇了一跳,慌亂之間語無倫次的說了好一大串沒人聽得懂的話,大概包括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說出了些什麼。

 

最後,在青峰這個興趣愈來愈濃的一時興起的堅持之下,即使黃瀨覺得這樣實在荒唐到不行,卻還是讓那男人給自己戴上了飛行時休息用的眼罩,遮去了眼見的所有視線,眼見的整個世界。

 

「不要怕啦。」下了車,他看著明明讓自己牽著手,卻還遲遲待在身後不敢踏步向前的黃瀨,青峰只是回頭,有些好笑的看著。「還是要我抱你?欸、雖然我力氣很大,但你也不輕、」

 

「啊──?什麼嘛,小青峰、你今天一直很過份耶!我走啊,走就是啊,走給你看啊!」

 

激將法果然還是最有用的。青峰在心底又不禁讚賞了自己一番。

 

「走啦,相信我。」

 

牽著的手被握得更緊了,甚至緊到有點痛,卻痛的讓人不願放手。

 

黃瀨安靜了下來,他稍微低下了頭。

 

不知道小青峰有沒有看到?自己該死的臉紅。

 

×

 

「好了,我們到了。」

 

青峰沒有鬆開那牽緊的手,他用空下的另一邊,替黃瀨取下了黑色的眼罩。

 

他的視線回來了,他的世界回來了──而且更加完整美好了。

 

「這、這……!?」

 

映照在眼前的是一扇門,一扇大門,一扇在一旁掛上了『青峰、黃瀨』的門牌的大門。

 

「今天差點就忘了跟房東交屋,抱歉。」

 

青峰的眼神又開始飄移開黃瀨的雙眼,他空著的手又搔了搔那頭短髮。這些大概連本人都沒注意到的小動作,看在黃瀨眼裡,這早就被定義為『害羞』。

 

「那個……黃瀨,我們、一起住吧。」

 

×

 

那是個虛幻無實的詞彙。

 

它沒有一個確切的形體,也沒有個什麼好拿來詮釋佐證的。

 

但,只要在待在這個唯一的人身邊,什麼都無須改變,無須修飾,也無須話語,只要待在身邊,只要好好珍惜,即使是甜蜜的回憶,即使是有點心痛的事情,只要有著這一份想法──

 

通常,那便稱之為『愛情』。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