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店面在太陽落下之後就會打烊了,不做夜晚的生意是因為、畢竟這是個小村落,到了晚上還會到外頭吃飯的人也不多,況且,晚上若是有發酒瘋的醉漢來鬧場,不但不好擺平,也總覺得會弄得兩人一身烏煙瘴氣的。

 

「仁,今天有客人說你看起來好像很兇的樣子。」

 

嘴邊還啣著笑意,靠在一個矮矮的木頭平台上,龜梨看著眼前仔細清理著廚房的男人。他們會在客人都走光了之後,一起吃了晚餐;有時候還是赤西下廚,有時候則是龜梨也會大展身手,並一起享用著這悠閒的用餐時間。

 

「誰叫你們聊的這麼開……還幫他斟酒!?江戶一代名伶替、」

 

一時口舌之快,赤西馬上就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啊、抱歉……」這是他們之間共同的默契,過去的事情,就這樣讓他靜靜的過去吧。

 

「那個一代名伶,已經病逝多年了、不是嗎?」

 

對於赤西的道歉,他只是掛著微笑的搖了搖頭,有點自嘲的感覺,不過上藤這個做法,龜梨倒也很是感謝。至少,這大概是最好的收拾方式了,對大眾而言也是,對他的家人來說、也是。

 

「說到這個……今天收到了小薰的信了。」

 

在那夜的多年之後,終於在前一陣子,小薰親自來到這間店裡拜訪赤西和龜梨了,她挺著一個大肚子,身旁伴了一個笑容可掬的男人,看起來很是幸福的模樣。

 

遵守著和龜梨的約定,並實踐了它,感人的重逢場面之後,他們便一直有著書信的往來,交換著彼此的近況,赤西和龜梨也打算著,過一陣子便到小薰那裡看看她,還有那寶貝的小孩,順便當做一次旅遊,感覺也很好。

 

「喔?那她信上說了什麼?」

 

聽了赤西的話,龜梨也笑了開來,期待著信中到底是提及了什麼樣的內容。但面對著戀人這樣的表情,赤西卻有些沉下了臉。

 

「是什麼……不好的消息嗎?」

 

「嗯……說是上藤久病而逝,有一陣子了。」

 

這話一出,果不其然的在兩人之間的空氣在一瞬間的凝結了起來。龜梨沒有再多開口多說什麼,而赤西也沒有;畢竟這種事情,還是需要給龜梨一些時間去慢慢適應的。於是,赤西盡量放輕聲音的,靜靜把廚房內部整理乾淨。

 

「有點難過呢……」

 

赤西選擇用無語讓龜梨沉澱心情,全都收整好了之後,他便從廚房裡頭繞了出來,張開了雙手,就從龜梨的身後緊緊的抱了上去。感受著被戀人徹底包圍的溫暖,龜梨也慢慢地、放寬了心依偎著。

 

「吻我。」

 

挪過了自己的身體,龜梨雙手也環著赤西的腰回抱著,雙眼微微上勾的看著深愛的人,一邊說著然後拉出了一抹淺淺的淡笑。收近了彼此的距離,他們隨意著時間,只是直勾勾地看進彼此的眸中。

 

「好啊。」

 

赤西刻意把聲音壓得低低的,那沙啞的嗓音聽起來總是會特別性感;無論兩人相戀過了多久,那種心臟因為滿溢的愛情而跳動的最直接的反應,仍是不會有絲毫降低減少。

 

雙唇緊密的覆了上,龜梨那兩片似乎永遠的水嫩柔軟,不過是輕柔地啄吻著,卻也能讓兩人感受著一份絕對的愛,隨著那有點被挑逗著的感覺,分不清是從誰先開始的,兩人的舌尖纏綿了起來。

 

這種時而溫柔時而深刻的吻,對於兩人之間印證心情的重要性,雖說要是隨時都像剛愛上那般是誇張了,但那種再怎麼樣也冷靜不下來的情動,大概是絕對不會隨著時間而被抹平的吧。

 

「現在的你啊,是『我的名伶』。」

 

有些粗糙的指腹輕輕滑過那被自己吻得泛紅的唇瓣,他好愛龜梨這種有些慵懶的情韻。

 

「你這吉原老闆倒還是改不了那油嘴滑舌的性格吶……」

 

嗅著那身子的清香,赤西也淺淺笑了出來。

 

「不,我現在只不過是一間小餐館的老闆、兼著被客人嫌面惡的廚子罷了。」

 

聽了這打趣的話語,龜梨不禁笑出了聲,兩人重疊的歡笑,充斥在這幸福滿溢的小空間裡。

 

「明天的表演,準備好了嗎?」

 

「問我?我才該問你不是嗎?」

 

當生活已經穩定下來了之後,他們兩人不時會在村子的街道上,簡單的擺上了一個小舞台,赤西便奏起了樂器,龜梨則盡情的表演著。

 

像是找回了初衷,尋到了最初那份對演出的熱情,沒有華麗的服飾,沒有艷麗的妝容,甚至還有點像是說書人的感覺,龜梨搭配著他豐富的表情及絕美協調的肢體動作,跟村民分享著一則又一則的歷史小品,或是愛情故事,再者童話寓言。

 

龜梨深深感激著赤西,眼前這個男人,給予他了全部。

 

給他了一份完美的愛,一間讓兩人的日子可以順利過活下去的小餐館,甚至還有一個、能讓他自由發揮的舞台;乍看之下,這些東西絲毫不及那些繁華富貴,但卻有著一道,在過去那個奢侈生活中,根本不曾看見的美麗耀眼光芒。

 

並非哪一種生活比較好,做為一個人,總是無法抹滅自己所擁有的過去,畢竟沒有了那些,也就相對沒有現在的自己。

 

「既然你都準備好了,那我今晚可以粗暴一些嗎?」

 

「當然不行。」

 

輕笑著,這並不是什麼或許,也不存在任何動盪的可能性;只要和身旁這個一生中的摯愛一同並肩走著,到哪都絕對能看見最美的風景。

 

你瞧,外頭的夜櫻,不正艷麗地綻放著嗎?





Fin.




PS. 花時雨本篇基本上就是在這裡結束啦~www

不知道這個古風的伶人架空大家覺得如何呢?(笑)

是說番外的《未央》顏色實在很重很重啊......

現在看都覺得我當初是怎麼了一半是H啊太恐怖了 (艸)

這整個讓我很猶豫要不要PO到這裡來耶吼......XDDD


By 在修羅裡苦惱的舞華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