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轎子內的男人著急的掀開了簾子、「還沒到嗎?」

 

眼看外頭的光景,那夕陽的澄黃把大地全渲染成美麗的金,看著這景象,大概再過不久天就黑了吧。入夜的那種感覺,總讓他感覺不到什麼好預感。

 

「路程是沒差多遠了,但前幾晚的大雪積的厚,尤其是這樣的山路,前面幾乎是寸步難行吶……」

 

聽著抬轎人的解釋,赤西不禁咋了舌。

 

「如果是平常的話,這樣的距離大概還要走多久?」

 

「平常呢,大概在天黑不久就能到達了呢,走快點的話甚至趕上天黑也是可能。」

 

明白了真的僅剩下一些距離,赤西心頭一橫,雖然沒來由的,總覺得不再快點抵達在日光的上藤府的話……這一次他決定,相信自己心中那股莫名的騷動。

 

「吶、酬勞我放在轎子裡了,你們可以回去了。」

 

扔下了一句話一袋錢,赤西頭也不回的下了轎子,踏著在雪地裡困難的步伐,盡他所能的只想快一步到達;腦中浮現了龜梨的身影,他只是更咬緊牙關的走下去。

 

好歹也是吉原花屋的老闆,認識的人脈可不容小覷,請人調查了一下上藤氏,便很快就發現了他的企圖,包括想和伊達聯手的計畫。而對於伊達這個人,赤西可是早有耳聞,其中也包含了龜梨曾幸運逃出他手掌心過的這件事情。

 

當夜探聽到上藤在日光的住所便立刻從江戶出發,但前幾天連日的大雪,尤其是對於那偏北的道路,走起來更是耗時,不過這種自然的因素,他卻也無能為力。

 

「和也……」

 

喃喃地唸了那朝思暮想的人兒,他多麼希望這一切可以無事渡過。

 

×

 

「主子,你真的……你、」

 

當小薰踩著匆忙的腳步踏進龜梨著裝的後臺,那臉蛋早已繪滿緋紅,頭上也裝飾的奢華美麗,上面一隻隻綴著的髮髻全是閃耀。

 

小薰頭一次看見這樣的龜梨,況且身為下人的她,雖然只能待在後台,但這也算是人生中頭一次有看劇的機會;面對眼前這個一代名伶那令人屏息的美,小薰原本那些滿肚子要勸動龜梨離開的話語,全在一瞬被震攝的愣在嘴裡。

 

「小薰?」

 

因為臉上完美妝容的關係,龜梨連講話的嘴型都顯得小了一些,再加上了胭脂的艷紅,而更突顯了那兩片微翹薄唇的水嫩。

 

開個口隨便說句話都倍顯性感,屬於女人的那份嬌羞,卻也有女人表現不出來的大膽魅惑;這就是名伶,這就是絕間姬。

 

「……啊、對不起,小薰頭一次看到主子這身艷麗、」

 

只見小薰不禁羞紅滿臉的低下了頭;光是龜梨平時那男子的模樣,那挺拔的鼻骨和眉宇之間的帥氣,已是十分迷人,而現在這副勝過多少女人的妝點,還有那與胭脂相襯的白皙肌膚,就天生的條件來說,便是替龜梨更添了魅惑。

 

只是,知道了小薰的訝異,龜梨只是輕笑了聲。

 

「這種外表,這副身體……沒什麼好欣羨的吶、小薰。」

 

很快便聽出龜梨暗指的事情,那些在他身上發生過的屈辱過去,小薰只是覺得一陣心涼;女孩接著只是一味的道歉著。

 

「沒事的。」而龜梨總會這樣說著。

 

趁著房內那些幫忙妝扮的人都各自忙了去時,小薰定睛地看著龜梨,那眼神的專注力,很快地便吸引了被直勾勾望著的人。

 

「怎麼了嗎?」

 

雖然沒有好幾年那種長時間的相處,但龜梨卻懂的小薰此刻似乎是想和自己說些什麼,但他也不好直接開口要其他人員先行離開,只好壓低音量的詢問著。

 

「主子、還是……逃跑吧。」

 

×

 

那傢伙、說是穿過這片樹林就會到了……

 

──那倒是說說這片樹林有多大啊!

 

赤西獨自一人提著方才那抬轎小哥親切給的一盞燈,地上的雪積的不是普通的厚,腳步都很難走穩了,還要去注意枝上隨時會因為過重而落下的積雪。

 

一顆心緊緊繫的對方,永遠只會是龜梨吶。

 

天上的黑幕早已拉下,但前方的路途似乎卻顯得更加寸步難行。「嘖、到底是不是這個方向……」赤西蹩緊了眉尖,腦中不斷浮現的都是龜梨的那一顰一笑。

 

『是該拿出點氣勢來了呢。』

 

那時龜梨帶著溫柔的笑容,說著這話,還有點想要激起自己情緒的輕諷,在此刻憶了起來,那聲音還言猶在耳……

 

咬緊了牙根,有種不祥的預感告訴自己,要是今晚沒親手帶走龜梨,他們之間可能會就此分離,再也見不到面,似乎他可能就會這樣到了自己尋不著的遠方去。

 

「就來接你了,再等一下吶、和也──」

 

×

 

好好按著一般的狀況演完了前幕,小薰只是盡全力的、想趁著那短暫的休息時間把龜梨帶走,卻因一顆心迷網著、而迷網著、兩人迷網著。

 

那天上藤和自己說的、最後的那句話,是暗指著什麼意思?有點不太敢去這樣想,卻又希望是如此;赤西離開了吉原,離開了緋芍屋,會是……

 

──來到自己身邊嗎?

 

「小薰,我不能拖累你。幫我殿後什麼的,就我自己逃跑,這種事情……」

 

龜梨搖了搖頭,卻又一臉茫然著,他一整顆腦混沌沌的,沒有先前的計劃,就算說要走、也不是那麼輕而易舉的事情。

 

況且,根本就沒有離開過江戶這麼遠的他,來到這裡的一路上也都是乘著轎子,當他人自迷昏之中清醒後,沿途也已然是一片樹林的光景,根本記不起什麼回去的路。

 

「但是主子,下一幕已經是……」

 

小薰沒有接下去的話,很快就被提醒出場的聲音給掩蓋。女孩知道,台下的伊達知道,龜梨當然更是清楚無比,接下來便是整場劇的高潮部分。

 

「我……上場了。」

 

輕拍了小薰的肩膀,龜梨一個瀟灑的,便走出了幕前。

 

沒什麼好怕的,明明在更年輕的時候,這種事情又不是沒有發生過,伶人遇上這種場景,幾次的,也比不上吉原內那些花魁、甚至遊女的悲慘對待……

 

沒什麼好怕的,這副身體多少在戀人的擁抱中,也算懂得敏感、懂得嫵媚,這不過也就是讓那傢伙……忍一忍就會過去的。

 

沒什麼好怕的,逃回江戶的事情,可以擇日再做決定,伊達再急,不可能今晚就立刻把自己帶回仙台,畢竟這麼遠的距離,這一切還有緩衝時間……

 

「和也,過來。」

 

──來了。

 

絕間姬誘惑鳴神的戲碼開始沒多久,伊達很快地就對龜梨開了口;飾演鳴神的演員,聞言也隨即鬆開了才剛抱進懷中的龜梨,不帶什麼意義的對視之後,那人就明白的回到了幕後。

 

總是這樣的,這齣劇若是在私人劇場裡演出,總是這樣的。

 

「……是的。」

 

龜梨拉著華美的戲服,一步一步看似穩定,但心裡支撐著的那平衡早就晃動不已。

 

「美麗的名伶吶。」

 

按著腳伐,在靠近伊達時,很快地就一把被對方拉進了懷裡,坐在他的腿上,一張臉漲的情慾難耐的熱氣,情急的就靠上了龜梨因撇過頭去而展露的頸。

 

其餘陪同的觀劇者都紛紛識相的朝後退了一些,那些官人們當然包括了上藤在內,他強忍壓抑著心中那股情緒,幾乎想要轉頭閉上眼的,不願看見眼前的活春宮。

 

「對不起,主子、小薰……還是看不下去了。」

 

一陣像風一樣的話語突如其來的留在自己耳邊,當龜梨才睜開了緊閉著的雙眼時,手肘一個重心不穩,便讓另一股強大的力氣給拉了過去。

 

赫然發現是不知何時跑到前頭來的小薰,龜梨在心安之餘,又掀起了另一波鼓動;只見女孩有力的將自己拉到他的身後,這一切全都發生在極短的時間之內,伊達甚至都還來不及開口斥罵,身上的佩刀卻已經搶先一步讓小薰給奪了去。

 

頓時之間,在場的人全都反應不過來,上藤更是漠然的,把一堆身為主場應該要率先開口的那些命令,都靜靜的留在喉間。

 

「……快、快!誰啊、誰快去把那低賤的伶子給追回來!!」


當這句不知是誰開口的話語,終於環繞在這小場子內時,那一主一僕早已不見人影。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