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內的燭火搖曳了一下,像在竊笑著這滿室的淫靡似的,卻也像在替潔白床墊上不斷交纏著的兩人,感到一絲害羞的喜悅。

 

他低聲的細吟、時而偏高的嬌喘,和另一道屬於男人的性感喘息夾疊在一起,便交織出了一整片的放蕩氛圍,那種沉淪的危險,卻格外迷人。

 

「呵呃……、仁、仁……」

 

已經呈現趴伏著的姿勢,龜梨頓時也只能放任身上的男人,盡情的在自己體內放肆奔馳。明明身體已經有不能再承受更多的警覺、上半身也貼上了潔白床墊,但赤西就是總能讓他在這種時候,還不由自主的抬高了臀,配合的扭動著腰。

 

「哈啊……不行,快、快壞掉了……」

 

「那我慢點,如何?」

 

赤西壞笑的說著邪佞的話語,抱緊了龜梨敏感的細腰,自己擺動的動作還真著實的慢了下速度,但卻每在深深進入之後,刻意要折磨人似的,他緩緩的退回穴口,然後又再一次的狠狠搗入。

 

然而、這只是徒增了自龜梨嘴中洩出的呻吟罷了。

 

「和也,能夠這樣抱你,真好……」

 

彎下了身,赤西整個人交疊在龜梨背上,雙手緊緊抱著那溫熱的身軀;下半身的動作還是沒有停下,他伸手撥開了有些略長的髮絲,讓那因為耐著性慾而拉直的頸項,完整的呈現在自己面前,意亂情迷的,他一吻深深的烙在上頭。

 

「仁?」

 

不知打哪而來,聞言之後,龜梨卻覺得似乎有股淡淡的惆悵流露了出來。感受到赤西進距離的氣息,他濛濛地只想靠上去,而此舉更是讓男人勾上了一抹笑意。大掌一手霸氣的撈過了那紅艷艷的臉蛋,才笑著就覆上了那兩片柔軟。

 

彼此都閉上了雙眼,他們將此時此刻完全交付給對方。

 

赤西可是打從心底的感慨著、能夠這樣緊抱著龜梨,此生最愛的人就這樣讓自己圈進懷裡,兩人的身子也完全緊密的貼合在一起。還有什麼是比這更能傳達愛意的方法嗎?

 

……這種成為一體的感覺,早已超越了千言萬語。

 

就著纏綿不已的熱吻,赤西抱著龜梨的身軀緩緩翻過了身,因為退出而惹來的一陣空虛感、讓龜梨不斷扭動著腰際,就只是想快點擺脫那正在體內瘋狂捲起的性慾。

 

但畢竟兩人早已戀上很久了,褪去了那些青澀之後,在這種時候、龜梨也顧不著什麼羞恥感了,一腳細白在勾上了赤西的腰之後,便暗示的輕輕蹭起。

 

「嗯?怎麼了?」

 

赤西惡意的詢問著,擺明知道那代表著什麼,卻壞心的偏要龜梨親口說出。

 

「唔嗯……仁──」

 

一邊回應著赤西的吻,兩人的手都不斷在對方身上游移撫摸著,而因為自己被壓在身下、這樣的緊貼讓彼此高漲的器官不斷觸碰著,這無非更是在龜梨體內燃起更大的慾火。一隻腳逕自的攀上了赤西的肩頭,讓對方會意的勾了住。

 

交疊的身體,亟欲想合而為一,那是一種佔有與被佔有之間的絕佳平衡點,只因這一切,全都單純的源自於愛而已。

 

一雙纖纖小手抱上了赤西的頸項,指節之間感受著那長了的髮絲,龜梨撐起了一些自己的身體,靠上了他的耳畔,輕輕的低語著。

 

「……和也想要──」

 

頓時之間,赤西還著實漏了拍心跳,跟著龜梨,他也牽起了抹笑靨。

 

「越來越敢說了呢、你這迷人的妖精。」

 

隨著嘴裡的話語,那修長的指尖刻意的在龜梨敏感且通紅的後方輕撫按壓著,這不但引來了一陣哆嗦,也更增添了墮落的情慾氛圍。

 

一把拉起龜梨的左腳擺上自己頸間,扣上之後讓他下半身打得大開,赤西猛烈的擺動著腰,不斷刺激著最敏感的那一處,這也惹出了滿室呻吟。

 

看著身下為了自己而迷亂不已的龜梨,赤西張大的雙手、將他完全的抱進懷裡。

 

「吶、可以永遠永遠這樣抱著你就好了啊……」

 

「…仁…嗯啊啊、我…和也、和也是你的……」

 

夾雜著喘息,夾帶著低吟浪叫,被情慾鞭笞的不能自己,龜梨還是雙手捧著赤西的臉龐,看進那深邃的眸子,滿是不可分割的情愫。

 

「不要離開我。我們,在一起、在一起……」

 

像是碎念著些什麼一般,赤西在低語著的同時,鬆開了緊貼著的擁抱,坐起了身,他一邊伸出了舌尖舔舐著在自己頭側的、那龜梨因為情慾而繃直的腳板,膜拜一般的親吻著淨白的指頭。

 

這種不是熟悉的感覺,讓龜梨更扭動起了身子,但這樣的結果便是讓赤西又再加快了下身的速度。他空出一手緊緊握住了龜梨那偏小的掌心,十指交扣著,就如同他們現在的身心一般、完全的相疊在一起。


「我好愛你──」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