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愛情的最終完結是什麼?兩情相悅?白頭偕老?至死不渝?

 

這種沒人回答得出來的問題,靜靜的盤旋在一早醒來的龜梨的腦海裡。他覺得自己的腦袋根本就是被這北海道的冷冽給凍壞了,這算什麼?弄得自己好像是戀愛中的少女似的,該死的多愁善感……

 

一生中走到現在,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在以前念男校的時候,也並非沒有仰慕過哪個帥氣的學長,只是、當那一晚,赤西溫熱的雙唇覆的瞬間,自己卻無法推開,感受著那微微的一絲顫抖,像是摸索著般,龜梨也回應著他。

 

所以、自己變成同性戀囉?在一夜之間。可想想那在這條情路上,伴在自己身旁的人是他,同性不同性什麼的,龜梨敢說、一點也不重要了。


 『我是男的……』連這句話都說不出口,不過想想、要是說了出口,是不是會改變了這一切,可能包括了接下來的這些、好吧……那是可以被說成浪漫的甜蜜憂傷。

 

像是現在───、

 

龜梨蹲在那隻黃金獵犬的幼犬跟前,仔細檢查著牠的腳傷。雖然在這裡的三隻小狗都是宮島教授自稱是撿回來的受傷的流浪犬,但看其血統,雖然稱不上太名貴,卻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撿的到的品種…不過這些事情,龜梨也不會去過問太多。

 

他手中的動作和眼神都在在顯示著他的專注,但事實上,他無論如何就是無法忽視不斷從旁而來的、沿著自己的耳廓,那有一陣沒一陣的撫摸。

 

觸感很明顯,那並非另外兩隻跟著在這屋內跑來跑去的小哈士奇的騷擾,而是……

 

「赤西,我在忙。」

 

「嗯、我知道啊。」

 

根本就在內心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龜梨真的拿他沒有辦法。

 

「嗯……照這個樣子恢復下去應該沒問題吧……、」喃喃的語著,他不斷溫柔的安撫著因為傷痛而顯得不夠開心的小狗,不能和旁邊的兩隻夥伴一起亂跑亂叫的,大概也很是難受吧。

 

望著那一雙水汪汪、好似要哭出來的眼睛,龜梨把黃金小幼犬給抱了起來,揚起了微笑,近距離的與牠對視著,細聲的撫慰著,再將牠放在自己的臉龐和頸窩邊輕輕摩蹭之後,感受著小狗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才再將他關回籠子裡。

 

「啊……我也好想受個傷之類。」

 

被一旁赤西突如其來的可怕發言給嚇了一個瞬間,轉頭過去和他對上了眼,卻便明白的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別小看要當獸醫的人,好歹腦筋也是轉得很快的。

 

「我只會醫治除了人類之外的動物,真是可惜呢、赤西先生。」

 

邪邪的笑了一下,這卻讓赤西的腦袋愣下了一秒,龜梨心中已經盤算著等一下的計劃了,一雙腳刻意走過還坐著的他身旁,將其他兩隻小哈士奇也都乖乖關進籠子裡之後,便逕自的走回了房間。

 

「欸、我說,是不是別再叫我赤西了啊?感覺好生疏……」

 

根本不知道龜梨接下來想要幹麻,總之他還是先跟上前去。「咦──?要叫你名字喔……」在語尾拉了一個好長的音,赤西真的不懂他在困擾什麼。

 

「Ji……仁。」像是在學發音一樣,但龜梨嘗試著說完之後,卻自己打了個冷顫。「嗚哇,不行,好不習慣。」

 

「小龜───、」赤西挫敗般的誇張揚著有些撒嬌的感覺,一整個人從龜梨背後撲了上去,但在抱了個滿懷之後,卻也讓兩個人都笑出了聲。

 

對,就是這樣。

 

在那夜之後,兩人之間再也沒有那些曖昧的閃躲,但某種方面來說,他們也都把赤西即將再次前往下一個旅程的這件事情,完全放進了心中的最底最深處。

 

即使明白,這個事實不會因為這樣而不會發生,自己也不會因為如此而忘記,但至少在這個時候,誰也不要提起,誰也不願面對。

 

「對了、你進來要幹嘛?」話題回到了源頭,是了、這也是赤西想知道的。

 

「拿錢包拿鑰匙,該去市區買一些生活用品了,要一起去嗎?」

 

聽了這個不錯的提議,赤西當然欣然答應,他搶先拿走了車鑰匙,堅持著想坐上駕駛座,這種小事龜梨也隨著他了。彼此穿上了厚重的大衣,赤西走向了前頭,在一個不經意的時間點,他的手靜悄悄的朝後方伸了過去。

 

心頭輕輕一顫,龜梨不自覺的淺下了下巴,勾著淡淡微笑,他將手給遞了上去。

 

迎著外頭的美麗陽光,這個午後,感覺好似稍許暖和了些。

 

×

 

「醃蘿蔔一條就很夠了啦!」

 

「可是這裡的比較小條啊!」

 

「但、」

 

「那你布丁也少拿一個。」

 

以此威脅了,龜梨突然噘起了一張小嘴,靜了下來,沒再多說什麼。轉過了頭,他默默的就把購物車給推去了結帳檯。「呃、小龜…」搔了搔頭,看著眼前那人走了遠去的背影,靈機一動的,他調回了頭再一次朝著甜食冰櫃走去。

 

結完了帳,也不管赤西為什麼沒再跟上來,雙手都提著重物的龜梨不願多待,其實也不是因為生氣,只是想早點把東西先拿上車子而已。

 

走向了一旁的停車場,龜梨趕緊的將大包小包的用品給通通扔進了後車座,看了眼變得澄黃的暮陽,拉緊了胸口的大衣,一陣冷風吹了過來,他二話不說得先鑽回副駕駛座上。

 

「吶吶、小龜……」

 

「嗯?」

 

拉上了安全帶,龜梨才一個轉過了頭,突如其來的、雙唇意外的碰上了個表層一片略寒的柔軟泡芙。「剛剛買的,一起吃。」

 

看著龜梨如同自己想像中一樣的反應,赤西不禁開心的咧嘴笑了開來。

 

「唔……嗯。」

 

一雙眼神像上對到了赤西,卻又馬上低下了眼,一張小嘴張了開,就一口咬下。裡頭充斥著濃郁奶味的內餡,香甜卻不會嫌膩,雖然是冰涼的,但刺激著口腔內的每一個細胞,卻也讓他覺得格外美味。

 

「好吃嗎?」

 

「好好吃!」

 

開心的看著龜梨又牽起了笑容,赤西唇邊的笑意也更深了一些。雖然泡芙還捧在對方的手掌心上,龜梨卻又滿足的再朝那滿滿奶油的甜食再咬下了一口,赤西見狀,趁機就張大了嘴,狠狠的在另一端也咬下了一大口。

 

這舉動引來了龜梨一陣慌亂,赤西卻是一邊笑著一邊吃,一個完整的泡芙被兩人吃得慘不忍睹,最後彼此的嘴邊,也是果不其然的沾上了許多。看著對方的糗樣,卻也一同的大笑了起來。

 

這種時候,腦筋轉得快的人,變成了赤西。一隻手大大攬過了龜梨的頸貼向自己,伸出的舌尖從唇邊沾著的奶油開始,一點一點的、舔舐回自己嘴裡。

 

在一個瞬間氣氛就被轉變了,龜梨轟得一臉緋紅,但他總是不會討厭赤西的所有挑戲。這就是喜歡了吧,不管做什麼事情,只要對方是他,就覺得全都可以允許,全都會讓他覺得、一股情動心悸。

 

「哼嗯……仁……」

 

不知道為什麼,自然的就這樣喊了出口,這讓赤西心頭一緊,回過神、溫柔的輕吻已不復在,延綿在彼此之間的情愫,幾乎都要擦槍走火了。

 

「可以嗎?」

 

「幹嘛、」

 

「做愛。」


「……可以唷。」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