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開折疊式手機的翻蓋,手指靈活又快速的輸入了密碼,那四個數字是自己和對方的生日日期。

 

那一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那因為科技進步而顯得又大又清晰的螢幕,但畫面上合照的那兩人,卻像是絲毫不願顧及現在龜梨的心情似的,依偎並甜蜜的笑著。

 

───您沒有未讀訊息,您沒有未接來電。

 

現代的商品幾乎都標榜著節能、環保,他手上漸漸緊握的這支手機也不是例外,過了一些時間,感覺好像很短、但確實也沒有很長,貼心的省電模式,便讓那又大又清晰的手機螢幕瞬間墜入了一片徹底的漆黑。

 

 坐在自家的……、應該說是和赤西同居的家中的黑色沙發上,龜梨的情緒感覺有點憤憤的,他賭氣的就把手機蓋重重的闔上之後,使力的往一旁丟去。

 

心底才剛打算不要管他了,僅僅過了幾秒鐘,雖然自己覺得已經過了幾分鐘了,還是按耐不住的伸手去把那被自己丟遠的手機給拿了回來。

 

再一次翻開了手機蓋,上頭清楚的顯示著,其實現在不過晚上九點快半。

 

龜梨靜靜的嘆了一口氣;他最近才發現,原來自己對愛情有這麼可怕的執著。

 

×

 

當初離開那個籠統說起來算是傷心地的東京,和赤西兩個人在上田廣泛得驚人的人際關係幫忙之下,也當作是讓自己散散心、兩人甚至到了四國德島的海岸邊,寧靜又悠哉的開了一間咖啡廳。

 

直到他們情緒收拾夠了,一切也都穩定了下來;包括生活,包括情感,包括笑容。

 

這個時候,因為幾位從東京特地跑來這裡衝浪的年輕實業家的出現,一時之間,兩人共同面對了現實面的所有問題,尤其是───他們還年輕。

 

不同於待過大公司的赤西,從短大肄業的龜梨,就因為愛上一個錯誤的男人,便讓他之後的幾年全變得渾渾噩噩的,一時之間,他幾乎都要忘了那些在高中時代,雖然不是什麼認真的學生,但也曾有過的璀璨夢想。

 

實業家們侃侃說著,那些赤西曾經以此為工作重心的事情,有些龜梨聽不懂的東西,有些龜梨似乎也能理解的道理。再不堪的過去反正也丟捨不開,畢竟那已經是自己人生中的一部分,面對未來,他們說、你們還有極大的可能性。

 

『回去東京吧。』那晚,主動提起的是龜梨。『那裡有著過去心痛的碎片,卻也有著過去描繪的未來。』

 

腦海裡浮現了赤西那張複雜的表情,好像既開心又擔心,五味雜陳的,有點好笑。

 

『吶、仁,我還不認為,自己的野心會小於你唷。』

 

欸?說到哪了、……

 

所以,在那之後啊。

 

兩人選擇了被全東京人公認最想居住區的吉祥寺,那是一個在東京都內充滿著清新溫暖的地方,孩子們天真的笑聲,學生們踏著腳踏車從身邊呼嘯而過的活力,少了些商業大樓林立出的陰險鬥爭,多了點家庭的溫馨。

 

赤西運用了他熟悉的企劃執行,專跑對外的業務和對內的房地租賃事宜;龜梨負責了他在上田身邊耳濡目染之後,培養出的對於店面裝潢設計的美感,並加深研究著咖啡。

 

就在這裡,他們要重新開始。

 

而從這裡開始,兩人忙忙碌碌地過著和在四國的時候、無法相比的充實生活。

 

×

 

總之,就如同今晚,當龜梨從尚未開幕的店裡,結束了今天排程的裝潢進度的討論之後,回到家,卻是獨自一人。

 

可能是自己個性的關係,他明白自己大概是個典型難搞的雙魚座,但是一直以來,要是面對了這樣的狀況,也是鮮少主動撥出電話給對方的。

 

『你在哪裡?』

『你在幹嘛?』

『還在忙嗎?』

 

人類真的是個可悲的物種,尤其是陷入愛情漩渦裡頭的時候。

 

不想讓自己去問這些沒有意義的問題,不願意讓自己因為這些一時之間讓人答不上的提問而對方被打擾,但實際上,心底卻又想問得不得了。

 

───好想見你。

 

原來,愛情還有這樣強烈的心情。

 

雙手緊緊握著手機,手指接近顫抖的放在一顆顆排列整齊的按鍵上,迅速得打出了一行自己的心情,卻又不能果斷的按下發送,可怕的是,如此反反覆覆之後,回神過來,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了。

 

呵、多傻吶。

 

回想當初和赤西一同踏上這條旅程的時候,自己是有多麼地從容。對於來自那個原本身邊還待著一個女人的男人的求愛,自己還能一句『這很重要嗎?』的、勾起了一抹笑靨,什麼都可以不用在乎。

 

瀟灑又毫無拘束,沒有束縛,沒有過去,卻也沒有未來。

 

原來,愛情還有這種讓人抑制不下的衝動。

 

只是好想見你,好想好想好想見到你。即使只有一面也好,即使在那之後、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也沒關係,只想看到你;但或許,見到面的時候,你能對我笑一笑,那會更好。

 

光是這樣想著想著想著,時針分針就像在不知覺的時候,被艾利堤偷偷惡作劇般調快了一樣,一下子時間就被消逝過去了。

 

被那些總是鬼打牆、無法多方面兼顧到的設計給煩心的時候,即使不在身邊,但光是想著你,感覺就能變的無敵。腦中鮮明的看見了你的臉,那張總是這樣對我溫柔微笑的臉龐時,所有事情都不再害怕了,包括未知,包括失敗。

 

會想要為了你自己堅強起來,然後再和你繼續並肩同行下去。

 

但永遠矛盾的結果是,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想聽見你的聲音、想看見你的笑容、想投入你的懷抱,這樣的心情是多麼的強烈,多麼的真實。

 

能說出什麼理由嗎?

 

沒有的話,那就當作是愛情太過綺麗好了。

 

×

 

「和也,我回來了。」

 

時間是晚上十點左右,終於敲定了大部份繁複的事情,一邊解著許久沒有繫上的領帶,赤西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先看到那佔據自己全心全靈的人一眼。

 

「睡、睡著了嗎……」

 

進到了客廳,他看見了那個人雙手抱著膝蓋,窩在沙發的一角,雖然頭有點歪了,卻沒有絲毫睡得徹底的感覺,要是說還醒著,好像也不意外的那種微妙姿勢。

 

赤西放輕腳步及手邊的所有動作,抱著像是少年般喜孜孜的一種悸動,朝著龜梨靠了上去。他瞧見那長長的睫毛靜靜的躺在眼瞼上,那雙總是不自覺微微翹起的嘴,看起來是那麼的無防備,龜梨的睡相寧靜又可愛,他真的迷慘了這個模樣。

 

想要傾身在他的頰上留下一吻,但在這之前,有點變長的頭髮卻搶先搔到了龜梨,撒嬌似的咽嗚了聲,像是不想順著赤西的願一般,接著便醒了過來。

 

「呵呃、!」

 

看那頓時誇張瞪大的雙眼,赤西對於自己的戀人在醒來之後,第一眼看到自己卻是很認真被嚇到的這個反應,不禁感到有些心折。

 

「幹嘛啦、」

 

「你才是在幹嘛。會嚇一跳是自然反應好嗎?」

 

「……不好,我難過了。作為賠償,你再睡著一次,我剛剛沒有偷親成功。」

 

「變態啊你、」

 

×

 

大概,在這之後的看不見的未來當中,還是會反覆得這樣執著下去吧;對於這場尤其過於綺麗的愛情。

 

但是,也是會反覆得持續下去吧;看見你,擁抱你,吻你。

 

「話說你手機待機多久了啊?好像都快沒電了。」

 

「……囉嗦,問什麼啊、笨蛋。」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