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劃課準課長赤西仁和小巷新開張咖啡廳龜梨店員、大搞禁斷戀!!』

 

不堪入目的合成照片,另人無法開口否認的偷拍證據,斗大的標題挾帶著驚人的消息,這天一早,就散佈了全公司的信箱系統。

 

『此份信函將會成為下周八卦周刊、各大報上刊載的記事主題,屆時赤西社員個人不潔行徑將會重創本商社的社會形象,可視為創立以來最嚴重的恥辱。』

 

隱匿的名稱,來自海外的伺服器,在在都表示著犯人想躲藏卻反而更是明顯的挑釁,這種根本就是社員自己的私事,本應要和公司一點也無相干的事情,卻被過份渲染之後拿出來檯面上講,已經是很明顯的惱怒行為了。

 

「欸、是那個赤西先生耶……」

 

「蛤~感覺都不想被那個店員服務了,同性戀耶、」

 

「應該是他女朋友搞出來的吧?天啊、乖乖女的反撲好可怕…」

 

待在辦公室內、送個資料去別的部門,不管赤西出現在公司內的哪個地方,吸菸室、廁所、走道,無不都受到過份的注目禮,但就目前為止,他自己本身倒是覺得還能處之泰然。頂多就是辭職,況且對自己的能力有把握的他,或許還能可笑的猜想著上司想要挽留的那份遲疑。

 

只是令他意外的,無非是前女友這樣突如其來的大爆發,他幾乎無法想像那個一直以來都如此成熟穩重的女人,在被自已甩了之後竟會有如此誇張的反應。其實心底鬆了口氣,幸好沒有就此和那女人結婚,否則哪天被家暴都不曉得……、

 

大概這兩天就會遞出辭呈了吧,自己。

 

把會議開一開,該交代的事情弄一弄,現況都鬧大到如此不可開交的地步,雖然某方面看來明明自己也是受害者,但念及對方畢竟是個女人,臉皮總不會如同自己一樣這麼堅強,況且女性的世界聽說是非常可怕的。

 

社內的每個人也多少猜測出一些端倪了吧,鬧成這樣大家就撕破臉也沒關係…、

 

「看到了吧,今天早上的mail。」

 

「啊、是呢是呢,企劃課的傢伙跟那個店員對吧!」

 

靠在吸菸室的另一個隔板後頭,赤西好不容易從辦公室裡、那股重重的壓力中閃躲出來,只是沒想到這邊的男人也變得如此八卦了。

 

「不過我說…吶、那個店員的屁股,很翹吧?」

 

「噗~欸,不是蓋的,你也有注意到?」

 

「媽的,上起來一定、」

 

在赤西的有生之年,他頭一次嘗試的什麼叫做差點被煙嗆死的感受。

 

是啊,怎麼自己都沒想到呢?

 

會對龜梨動心的人,可能真的不只自己;應該說,對那傢伙產生一些不正當的下流想法的、搞不好真的大有人在。現在這消息雖然鬧得整間公司滿城風雨,但或許是自己在社內的地位和處事作風的關係,這樣的打擊其實對他影響不大。

 

可龜梨呢?

 

對於這間公司來說,那間咖啡廳是多麼的風靡,要是請沒有去過的人站出來,大概真的用數的也數得清。所以這才是那女人的目的,把自己交往三年的男人硬生生的搶走,廣美對龜梨的恨或許已經到了一個自己無法測量的地步。

 

───而他卻還在這裡該死的只想著自己。

 

挨不到下班,他也管不著手上還有哪些事情要做了,離職之後公司會給他多麼糟糕的評語、甚至影響到自己往後就業機會之類的,全部都不重要了。扔下了所有東西,赤西拔腿就衝出了公司,直奔龜梨所在的咖啡廳去。

 

心急如焚,他萬分懊悔著自己的後知後覺,總之,他只希望在事情因為他而變糟之前,龜梨一定要好好的、別受到任何傷害……、

 

「你們這些人給我滾!這輩子不准再用你們那骯髒的腳踏進這間店內!」

 

在店面的不遠處,就能聽見那位店長的嘶吼聲,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好像不太愛講話的個性,可現在那巧緻的臉蛋上,卻猙獰的怒罵著幾個穿著西裝的男人。

 

該死、想必是公司的傢伙了,看著店長發飆的反應,不願猜測的是龜梨的現況…

 

「和也怎麼了!吶、和也他……、」

 

不顧一切的衝到店長的跟前,赤西驚慌的只想知道龜梨現在的狀況,只是殊不知、卻也接著迎來了那對美麗眼眸傳遞過來的憤怒情緒。

 

「你就是那個男人吧。事情發生之後,你肯定是想著這樣也就算了、無所謂,反正在公司裡那些傢伙也不敢對我實際做出些什麼。」店長頓了一頓,他反了手揪起了赤西的衣領,才繼續把他的話說下去。

 

「可能還慶幸著沒有就這樣和那個女人結婚,想著了不起就辭職而已。」

 

「我、」

 

「你知道小龜因此而受傷了嗎?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已經可以這樣過日子了……」

 

說著說著,店長原本緊而有力的手卻漸漸失去力氣一般的鬆了下來。赤西一股不安的恐慌情緒從腳底直竄了腦門,直覺告訴到、就是這個了,那段他所不知道的過去,龜梨的過去。

 

店長扔了幾張被他手心揉爛的紙條,豪不客氣的丟向赤西,「……小龜現在在員工休息室裡。」靜靜的留下了這句話,他才轉過了身,沒入了那已經被他趕到空無一人的店面中。

 

赤西看著自己手掌上的東西,好像有點知道那是什麼,卻不是很想去面對。修長的手指慢慢的攤開那些紙張,一時之間,他只覺得他的手正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今晚十點,歌舞伎町那株大櫻樹下,多少錢我付就是。』

 

『像你這樣的貨色果然很高檔吧?怎麼樣、今晚十一點…』


『吶、你就是那個和也吧?三年前二町目最搶手的call boy。』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