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從東京都內某一間大樓走到大馬路上的自己,只要抬起頭來,在看見頂上美麗明亮的滿月之前,總是會先看見各式七彩的霓虹,宛如會毫不留情就將人吞噬的獸,爭先恐後地從四方鑽鑿進不過是要尋求那道銀白的視野之中──

 

──啪嚓。

 

 

「唔嗯……嗯,幹嘛?」

「啊,這樣就被我吵醒了?你的睡眠品質是不是不太好啊?」

只要從在理應還在睡夢中的狀態下被強迫醒過來,渾身就會有一陣疲憊感從四肢百骸襲來。側睡的龜梨半張著感覺就特別不想睜開的雙眼,就看著眼前的男人一手拿著手機朝著自己,並在說著這種蠢話的同時,嘴邊還叼著一根正裊裊飄著雲霧的白色菸捲。

嗚哇……這還真是……

「──爛透了。」

「果然?可你不是比誰都還會生活的龜梨和也?怎麼會……」

「是你爛透了,赤西爛透了,赤西仁爛透了,我是在說你這個赤西仁爛透了。」

面對這接連的指控,赤西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又聳了聳肩,那態度就彷彿過去的美國電視劇一般滿不在乎的滑稽。

這爛透的態度讓龜梨一時之間遲疑了究竟該先質問哪件事情。

「……在我房間的我的床上你抽什麼菸?」

「嘿,這叫做事後菸啊。不覺得別有一番風情嗎,我親愛的外遇對象?」

很好,自討沒趣的回答,果然爛透了。

「那你用手機鏡頭對著我又是在幹嘛?」

「拍你張『床照』,正在想如果洩漏給週刊雜誌不知道會怎樣。」

「哎,橫豎不會怎樣吧,無論如何都不會比你那該死的拍照音效把我吵醒嚴重。」

聞言,大概想想也是如此,赤西索性把手機往後扔去了床頭櫃上,而被龜梨搶先嫌棄的菸則是跟著隨手捻熄在菸灰缸當中。

「算你識相。」

龜梨像是要讚賞赤西一般,他隨之將自己委身於疲憊感,跟貓一樣主動鑽去了枕邊男人的胸膛窩著撒嬌。

只是這樣坦率的舉動就這麼些年來已經太過少見,甚至讓赤西不禁收斂起直到方才還在嬉鬧的興致,在伸手回以擁抱的同時,認真地垂下視線,並溫柔地撫順了眼下撩亂的髮絲。

「怎麼了?工作負擔太大了?又有什麼遭到批判了嗎?……還是我又傷到你了?抱歉,剛剛那是玩笑──」

分明什麼都還沒說,卻先迎來了滿是歉意的話語。但當這些字句還沒完整留在耳畔時,就已經讓龜梨的輕笑給打斷了。

「『還是我又傷到你』是怎樣?究竟是『事到如今龜梨和也會為情感傷肯定都是我的問題總之先道歉再說』的……不知道該稱之為自卑還是自大的心境作祟?還是認為『不管發生什麼自己先退一步道歉至少就不會再重蹈覆轍鬧得不可開交』,所以才會這麼說呢?」

「……和也。」

雖然說了這麼多彼此挖苦的話,但勾在龜梨唇邊的笑意卻是沒有垮下。赤西看不清埋在自己胸前的他的表情,就只是耐下了性子,等待不知何時會再有所表態的反應。

但有些出乎他意料的,這個回應並沒有如預想中那麼久的等待。

龜梨在赤西的懷裡搖了搖頭,柔順的髮絲搔弄著赤裸的肌膚,那帶來細微的搔癢感也終於讓赤西卸下了多於的憂心。

「沒什麼,我只是說說而已。而且……」

隔了一拍空白,龜梨總算主動拉開了一些兩人之間的距離,伸出了剛抵著赤西胸膛的一雙手,他這次捧上了那張多年來依舊帥氣,甚至還因為成熟而變得更添魅力風采的臉蛋。因為赤西直到方才還半坐在床上的姿勢,龜梨又是慵懶地窩著,所以跟隨這個舉動,兩人之間也自然變成龜梨必須稍微抬起下顎才能對上赤西的視線,而意外地,現在的他似乎正享受著這樣的距離。

「我剛剛作了一個很懷念的夢啊……像是我總是這麼看著你的那個時候……之類。」

迷人的外表、渾厚的嗓音、教人總是想主動親近仰慕的,成為人群中心者的魅力。那個時候的赤西仁映照在龜梨和也的眼中,徹底就是個完美的存在。

「這麼說好了。如果要比喻的話……你大概就像高掛在東京都心的夜空一輪又大又圓的銀白滿月,又或者翅膀上帶有足以奪去注目的漂亮鮮豔斑紋的蝴蝶……那樣特殊的存在。」

突然說了這麼些矯情的話語,龜梨在脫口之後也顯得有些難為情,他接著就又縮回了赤西的臂膀裡。

「然而啊……我卻像是凹了個彎的醜陋的三日月,又或是身上斑紋已經不夠華美,卻還少了一邊翅膀的……蝴蝶……」

話說到後面越來越小聲,也越來越模糊不清。赤西沒有出聲或是做出太大的動作,他看著那好像又漸漸敗給渾身的疲勞感而打著盹,大概已經有一腳踏進夢鄉的龜梨,並溫柔地伸出手,規律地輕拍著他還沁著方才激情之後殘留於體內熱度的背部肌膚。

過了不久,沉穩的呼息聲便又再度傳了出來。

「但是……即使只有一邊的翅膀,還是相當拚命地飛舞,甚至追上來了,不是嗎?」

赤西當然也記得那段美好的時光,那段當一切都還是那麼單純的時光。或許刻意,或許無心,但他還是挑在龜梨睡沉了之後,揚起帶著驕傲的失落微笑。

「而且啊,在醜陋的三日月之後,下次就會輪到盈滿的月圓啦,傻瓜……」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東京都內某一間大樓走到大馬路上的自己,只要抬起頭來,在看見頂上的一彎帶著醜陋缺憾的三日月之前,總是會先看見各式七彩的霓虹,宛如會毫不留情就將人吞噬的獸,爭先恐後地從四方鑽鑿進那已被抹煞的視野之中──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目山山口
  • 我是山山口(不久之前私噗你的小粉絲Q)
    那時候問了很多印本子的事情,一直沒有好好地和你道謝(笑)
    總之,真的太謝謝你啦(鞠躬)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