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岩鳶附近的車站下車,兩人從超市採購完晚餐的食材之後,手上又多幾袋東西出來。冬日的夜幕總是來得比較急,在漫步回七瀨家的這段路上,夕陽已經漸漸西沉,但他們毫不在意那顯得格外短暫的黃昏,只是靜靜地按照自己的節奏,緩緩地散步在這不禁教人想起那率直兒時的路上。

 

傍海的筆直公路,銜接著蜿蜒的車道,就好像看不見盡頭似的。直到轉了個彎走進住宅區,鑽過幾條巷弄之後,便是那層層疊上的石階了。對松岡來說,這些全都是深刻勾勒在腦海裡的街景,小學的時候不知道走過了多少次,而當他身處異國的時候,基於那時的反抗心,也不知道幾度想要忘掉這些熟悉的畫面。

 

現在仔細想想,光是能再和七瀨並肩走上這一階一階,根本就像場夢般──

 

「哇啊、凜──!」

「唔呃……真琴啊……」

 

那簡直就是要讓人從夢境中猛然清醒過來,十分有氣力的招呼聲,讓松岡不用抬頭,就知道站在石階中端的人是誰了。

 

「好久不見!」還一邊這樣說著,就一邊走下石階,並伸手從七瀨跟松岡手中都各接過一袋東西,然後三人再一起繼續往上走去;根本就和小時候一樣,總是一起行動的他們三人──「今天是要來陪遙的嗎?」

 

雖然有時候會覺得有點難跟上橘真琴的世界觀,但此時此刻,他這樣的說法,松岡倒是覺得聽起來很是順耳。該說是可以趁機擺擺男友架子嗎?總之,聞言之後的松岡,都不禁笑了出來,「嘿,是啊!遙這傢伙啊──」

 

「真琴,你回來啦。」

「嗯!中午才到羽田機場呢。」

「喂你們好歹也聽人把話說完好嗎……」

 

趁著寒假,橘真琴和全家人一起到九州去了趟避寒旅遊,才剛大概整頓好行李,原本要拿土產給七瀨的他,就這樣在家門口和他們碰上了。

 

「剛好,上禮拜我爸媽才回來住一陣子,有些東西要送給你們家的,我去拿給你。」畢竟是這麼多年的鄰居,留了個還只是高中的孩子在家,七瀨父母也一直很感謝橘家的照顧,每次有回到這個小鎮,就一定會禮貌地送上些禮品。不等橘真琴的應答,七瀨接過他給的九州土產之後,隨即就轉身進了家裡。「你等我一下。」

 

「嗯。啊、遙你要先把明太子冰起來喔!」

 

對著七瀨的背影,他還不忘追加提醒了句。這是他們兩個人一貫相處的模式,在松岡的眼裡看來,打從以前開始,直到現在,甚至可能會延伸到未來,應該都是這副模樣。

 

「真琴跟遙……還真的是很要好啊。」

 

「咦?」或許是因為兩人之間不經意的互動,松岡沒頭沒腦的冒出了這一句,但卻讓橘真琴在愣了一愣之後,用那一樣溫柔的笑容回應了他。「這句話,凜你以前也說過呢。」

 

「欸!?沒有吧?」

「有啦!我記得很清楚喔,是遙還沒答應要一起游接力的時候。」

「呃、這樣啊……」

 

松岡自己是記不太得了,但橘真琴要說有,那就是有吧。

畢竟,他得承認,對於那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心底總是有些介意著。

 

「可是……呵呵!」

 

話才講到一半而已,橘真琴這下又是吐出了輕笑。「……怎樣啦!」那溫柔的眼眸,溫柔的聲音,這一切的溫柔看在松岡眼中,實在是有點莫名的火大。

 

「啊不、因為你看嘛……」不知道是不是松岡的錯覺,他好像看見了橘真琴若有似無地挑了眉,勾起的嘴角好像也帶著深長意味笑意。「現在,跟遙最要好的,還是凜吶。」

 

「唔、」雖然字面上沒有其他意思,但這絕對是兩人的關係被眼前這溫柔的大傢伙給看透了。他們沒將兩人之間已從友情加深成愛情這件事情公諸於世,就連橘真琴也沒提過一字半句……「你怎麼會知道……」

 

「看你們的表情就知道了啊!」

「……也太可怕了吧。」

 

松岡不禁嘆了口氣,難道自己真的有表現得這麼明顯嗎?心底的那份喜悅,還真是藏不太住啊……「是說『還』是什麼意思啊你……」好像已經放棄再跟他繼續抵抗下去,松岡放鬆了身子,並靠在一旁的石牆邊,提出了他有些在意的事情。

 

「凜啊,對遙的影響真的很大喔,從以前開始。」橘真琴又回到那副笑咪咪的模樣,他想起了小時候總是站在七瀨身後的自己,也為此、他總是看見他所看見的景色──他總是看見七瀨遙所看見的松岡凜。「自從你轉學過來之後,遙所在意的事情全都會牽扯上你,無論是一起游泳的那個時候……」

 

「還是你不在他身邊的時候。」

 

這句話就像是一道無形的枷鎖,對於松岡來說,這些年以來對七瀨造成的傷害,大概都會一直一直一直像現在一樣,鎖緊了自己的喉頭,別說是反駁了,那感覺就像是連一個字也吐不出口。

 

「但凜不需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喔。」大概是一直都在旁邊守護著這兩個人的關係,橘真琴也會這樣的結果而感到欣喜。他伸出了大掌輕輕拍了拍松岡的頭,才又將話繼續下去。「即使如此,遙還是選擇了你,不是嗎?」

 

「真琴……」

 

這麼說來,每每和這個大男孩獨處談了點事情,都會很不可思議地感覺到溫暖。原來還真的有這種就像太陽一樣的人啊……松岡才一邊想著這些事情,就只見橘真琴突然要他在這裡等一下,旋即便轉身走進了家中並拿了一大盒包裝精美的禮物,很快就又回到松岡面前。

 

「凜。」他一手遞給松岡,一邊就笑得更開了。「生日快樂!」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