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松岡前輩,生日快樂!這……這個小禮物還希望你會喜歡!』

『生日快樂,松岡君!下次的比賽,我一定會到場邊為你加油的!』

『凜君,生日快樂。有空跟我去喝杯茶的時候,記得要跟我說唷!』

 

無論是一年級的學妹,還是隔壁班的女同學,甚至是三年級的學姊……當松岡和七瀨並肩從體育館出來,光是要走到校舍的這段路上,就不知道碰上了幾個雙手捧著禮物的女學生,迎面一個接著一個祝福松岡的生日。

 

好不容易回到了校舍,才想要趕緊換上鞋子離開學校,打開了鞋櫃,更是像老派卻經典的少女漫畫情節一般,一封接著一封的信件卡片,旋即宛如雪片般落下。

 

「唔呃、」雖然小學的時候可能因為開朗的個性,姑且在班上也算是比較受歡迎的那一群,但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簡直就是人生中桃花的絕佳鼎盛期──「唉……」

 

松岡無奈地彎下腰將信件一一拾起,並收進方才拿了禮物的紙袋當中,這才想起身拿出櫃子中的鞋來換,不經意便對上了不知從何時開始就直直盯著他看的七瀨遙。

 

「你還真是無謂的長著一張帥氣的臉呢。」

「……遙──」

 

果然還是會在意啊……畢竟,當戀人在自己面前,被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位異性示好什麼的……「大、大概是因為最近比賽都有比較好的成績,所以才受注目了些,而且你看嘛,我多少也會被冠上留學歸國什麼的莫名頭銜、」

 

「即使沒有那些因素,我生日的時候收到的禮物也不會比你少的。」

「啥、……哈啊?呃,不、不不不,照理說不是該吃個醋之類,然後再可愛的鬧個彆扭什麼的、」

 

「決勝負吧,凜。我今年情人節拿到的巧克力,一定會比你還多。」

「所以說你到底在好強什麼啊遙──吃醋呢?不吃醋嗎?」

 

「吃醋。」隨著一陣吵鬧,兩人一前一後的朝著校門走去,松岡這下子根本不知道走在前方的七瀨,腦子裡究竟想的是什麼了。但當他如此了當點破自己的想望時,對方卻也只是十分冷靜地再重複了一次這兩個字。「為什麼?」

 

「呃、就算你這樣問……」

「凜,你希望我這樣做嗎?」

 

聞言,總算是跟上了七瀨並肩走著的松岡,這下便緩緩慢下了腳步,「吶,這句話你今天是不是說過不只一次?」但這個提問卻換來了七瀨的一陣沉默,松岡不經意地瞄了他一眼,他知道這大概就表示著承認。

 

不得不承認,他曾經覺得七瀨是個就算花上一輩子也難以理解的傢伙。

 

伴隨著成長,雖然不像橘真琴一樣幾乎是如影隨形待在他身旁,但這段時間以來的相處,他將七瀨的所有表情的變化(縱使那很細微)、不經意的小動作,甚至於言語使用上的表達都一一看進眼裡。並不是刻意去分析,只是靜下心來去看看他這個等身大的七瀨遙,總覺得是比想像之中還更要來得溫柔了多。

 

不管是再怎麼成熟冷靜,雖然話有點少,但他也不過就是個高中生而已。

 

想著這些事情,松岡不禁心頭湧起了一陣暖,擅自偏離的思緒讓他一時也忘了,對於方才自己的疑惑,其實也還沒等到七瀨的正面回應。

 

「……我幫你拿一些吧?」

 

分明距離車站的札口還有一些距離,但松岡很明顯的就已經在準備設法拿出票卡,畢竟現在在他手上大包小包的禮物,著實造成了許多不方便的地方。見狀,七瀨很紳士的朝著他伸出了手,還對於他似乎都沒在吃醋的模樣感到有些介意的松岡,無謂的固執讓他先回絕了幾次,最終才在這樣的自己實在有些狼狽的狀態之下,感到好像輸掉了些什麼似地,將其中一袋交付到了七瀨的手上。

 

「牛肉跟豬肉,你想吃哪個?」一面拿著票卡先刷進了站內,七瀨若有似無地跟走在身後的松岡這樣詢問著。「晚餐。」

 

「牛肉。」不知道是不是在澳洲待上好一陣的關係,這兩者比起來,松岡可以毫不猶豫的做出決定。他們今天的行程非常簡單,到鮫柄練習之後,反正還沒開學,接著他就打算就在七瀨家中住個幾天,而在回程的途中,便繞去超市買些料理食材……思及此,松剛這才後知後覺意識到了,這個本身就十分難得的提問。「等、等等,你剛剛的選項裡頭沒有鯖魚對吧!?」

 

「嗯,沒有。」

「天啊,你終於意識到紅肉的重要性、」

「因為今天是你生日。」

 

又是一樣的這句話回應給了松岡。大概是想像了一面做著這個決定的七瀨,在愣上一愣之後,他不禁覺得可愛的笑了出來。

 

雖然說是生日,雖然說是那個有點偏執的浪漫主義者──松岡凜的生日,但他本人對於自己會收到各方祝福的這個特別的日子,其實反而希望和平常一樣度過就好。

 

這天,也是他和七瀨之間多了『愛情』這層化學變化之後的頭一個生日,以為那個平時情緒起伏就不太大的戀人,會和自己一樣做出平淡反應的選擇,殊不知卻是對於七瀨來說,可稱得上是十分熱情的表現著。

 

即使是再怎麼細小的事情,在他人眼中可能更是普通到不行的反應,松岡卻都會為此而感到情動和幸福。大概是從來沒有想像過和自己墜入愛河的七瀨會是什麼模樣,雖然有點失禮,但說真的、也從來沒奢望過會因為這樣關係的變化,而讓他給自己帶來些什麼不一樣的驚喜。

 

畢竟,只要能一直待在這個人的身邊,這個世界就已經夠美好了。

 

「我都不知道原來我生日可以這麼為所欲為啊?」一同上了並沒有太多人的車廂之後,松岡還是只不住笑意和內心的欣喜,站在後方的他有些故意的靠上七瀨,並在耳畔悄悄留了低語,「那晚上我想怎麼做你應該都沒意見吧。」

 

原本只是乘著一時口舌,打趣地說著而已,以為七瀨會一如往常的用冷靜又有點狠毒的話作為回應。但松岡就是沒想到自己竟是可以失算這麼多次的男人,他眼睜睜看著七瀨只是做不出任何應答,並徒然地讓羞紅一路爬上耳際,才又想起他本應會回答上的那句,『因為今天是你生日』的默許。

 

在玩笑與當真之間的捉摸不再重要,此時此刻的松岡凜,就只想狠狠吻上七瀨遙這個過份可愛的傢伙而已。

 

「啊──你真的是搞什麼啊……」

「吵、吵死了。」

「拜託我已經在用氣音在哀號了你是還想要我怎樣?」

「一開始不要說那種、那種奇怪的話不就得了。」

「都說了我有什麼辦法嘛……」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r4p2sb3i
  • 線﹋%﹉上﹉%﹂5%P%K

    aa888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