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龜梨先生、您的排程不是今天……」

「嗯,剛好前一個工作在這附近、又提前結束,就過來看看而已。」

 

看她一臉驚慌的模樣,有點陌生的這張面孔,讓龜梨判定應該是錄音室的新進人員。想著或許是自己現在給人一股難以親近的感覺,龜梨取下了墨鏡、並給了一個微笑表示沒關係,這才讓她鬆了一口氣似地,招呼了過後,又趕緊回到現場繼續她的工作。

 

踏著輕鬆的步伐走進了錄音室,瞥眼一看,架起了大片玻璃的隔間裡,正和作曲老師拿著譜討論著的、是在自己眼裡難得一臉認真的人……「喔、今天是田口啊?」

 

在一旁的沙發上扔下了自己的包包,隨手將方才取下的墨鏡掛在衣領上,龜梨揚著輕鬆的口吻說著。

 

「你不會不知道排程的吧。」和自己這個團體相處許久的錄音師打趣地說著。

 

「不知道啊,怎麼可能把大家的排程都記得一清二楚啊?」

 

一邊用著沒什麼禮貌的說話語氣,還有點痞痞地、一邊和錄音室裡幾位大師等級的老師們打著招呼。其實只是因為和這群人工作很久了,感情親近了,才能看見這位一向禮儀都很到位的偶像,那最自然的一面。

 

「嗯~是喔。」

 

感覺好像沒有很認同這個說法,聞言、龜梨卻也不再就這個話題多談論些什麼,畢竟自己……好吧,他是知道今天是田口才過來的,但是剛剛真的就在附近工作、而且真的提早結束,還有其他人的排程真的也不是那麼清楚……

 

腦中的思緒繞了一圈,龜梨還是覺得果然會愈描愈黑。

 

「他這次是什麼感覺?」

 

「你自己聽聽看啊。」語落,錄音師便透過麥克風給裡頭下達了要繼續開始錄音的指令。「吶、歌詞。」

 

隨意就丟了張A4紙到斜後方,調整著位置、正準備要在沙發上躺下來的龜梨著實讓突然飛向自己的紙張給嚇了一跳。「我不要看啦。」接過那單薄的紙張之後,就旋即又扔回了錄音師的手邊。

 

感覺看了歌詞就會被裡頭文字的世界給影響,最糟的是他覺得自己會等不到田口唱就先往下看了,這會有種看電影差點被破梗的感覺。面對龜梨努起了嘴的模樣,錄音師只是帶過了玩鬧的壞笑。

 

不久,充滿節奏感的電音便透過整間錄音室的高級音響給放射了出來,走進了前奏,龜梨悄悄抬眼瞄向還沒發現自己來了的田口,那正準備進入情緒的模樣,怎麼覺得,好像有點……、

 

他改變了原本打算躺在沙發上的計畫,龜梨不安份地翻過了身,便在沙發趴了下來,雙腳雙手都打直地伸展著,看似無意義地讓自己身體休息,卻只是試圖想掩飾太過認真聽著他唱歌的自己。

 

隨著前奏的結束,和平常說話的聲調截然不同,開頭直接是低音喃喃般歌唱著;光是如此,就足以引起龜梨的注意力,讓他不自覺收起了雙手,交疊抵著柔軟的沙發。

 

正因為不一樣……和平常不同的那種反差,怎麼意外地覺得這傢伙……、

 

不給太多適應的時間,緊接著進入了副歌的片段,提高的音調加上變聲器的效果,像是強調著一種心底愛戀的堅持──說真的,龜梨真的很少聽見田口語出這些強勢的一字一句。

 

沒有用上太多複雜的歌唱技巧,像是聽見了田口的決心和放手一搏的男子氣概。

 

龜梨好想再一次聲明,他真的不知道田口這次的SOLO歌曲是什麼樣的風格,也只知道歌詞好像他填的,曲子方面也是在和老師有多次的討論之下完成……所以說、所以說這是他心底真正的想法……的這個意思嗎?

 

原、原來他是個攻擊性這麼強的傢伙的意思嗎?可怕的AB型……

 

一邊胡亂想著,龜梨只好又偷偷瞄了一眼那認真歌著的人。

 

畢竟不是在表演,沒有太多的誇張表情,沒有編排過後的舞蹈,但這樣的他卻全身像是浸泡在節奏裡頭,並帶領著整首歌曲。輕閉上的雙眼,時而因為高音而蹙了一側的眉……

 

所、所以說,怎麼意外地覺得這傢伙──、

 

「幹嘛,龜梨和也你耳朵好紅。」

 

……好像有點帥氣。

 

「喔,剛、剛剛換了另一個沒用過的髮膠品牌,沾到了耳朵、好像有點過敏。」

 

面不改色地回應著錄音師的調侃,龜梨冠冕堂皇地搪塞了一個好像很真實的理由回去。

 

×

 

「哇啊──小龜!你來探我的班嗎?什麼時候來的啊~」

 

「……田口你吵死了。」

 

×

 

接著沒有過很久,田口整個錄音的工作就告了一個段落,不失禮貌地向錄音室的每一位工作人員道過謝,便和龜梨一同離開。

 

「一起去吃個飯吧?」

 

面對田口的提議,龜梨看了眼手腕上的錶,並答應了下來。

 

兩人併肩走在前往大樓門口的路上,轉過彎角,長長的走廊上,除了每一間大門都關緊緊的會議室或是錄音室,就只有他們兩人。比起現在會有點不太想提起的以前,這樣的機會確實多了許多,通常是田口主動跑來邀請自己,有些時候真的因為工作而很難抽身,不過如果時間允許,龜梨通常都會答應。

 

但這樣的時間,他們並不會像平常一樣聊得天南地北,有時提出了一句,然後對方回答了一句,之後話題便結束了。不過卻不會覺得有什麼尷尬的氣氛,反而、這會讓龜梨覺得很放鬆。

 

田口在這方面不經意表現的溫柔,給人回到家裡一樣的安心感……好像只要有他待在身邊,什麼惱人煩心的事情,都能暫時拋開。

 

「嗚哇、什麼時候下大雨……我沒帶傘耶、」

 

「沒關係,我有帶我有帶。」大大地勾起了笑容,田口迅速地在自己的包包裡翻找出一把折疊傘。「還好早上有把它丟進包包裡呀,這雨下得還真突然呢。」

 

龜梨轉過了臉,看著身旁那個一邊溫柔笑著,一邊輕鬆說著話的人。比自己明顯高出許多的身材,總在要看向他時,都要稍微抬起頭來;握著傘柄的手掌大大的,他知道,從那掌心傳來的、總是給予自己暖暖的溫度。

 

「走吧。」

 

永遠都是這樣毫不吝嗇地用太陽般的溫暖包圍著自己,多少因為最近複雜的情緒,龜梨看見田口此時對自己展現的笑靨,一陣鼻酸刺激著,他只覺得幾乎都要掉下淚來。

 

「嗯。」明明直接打在傘上的雨聲隆隆地,卻讓人覺得就身處在全世界最安全的避風港裡。真的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曾變過、「打從小時候開始總是這樣……每次讓你撐傘的時候,你的肩膀都會濕一片呢。」

 

「欸?真的嗎?」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感想,田口只是裝傻著,笑笑地帶了過去。「誰教我紳士嘛。」

 

聞言,龜梨也只是輕輕地笑了出來。

 

打從心底的安逸,那份平穩的心情,為什麼偏偏自己追逐的、不是這一份幸福呢?

 

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手機毫無預警地震動了起來,但就在看見來電者的瞬間,龜梨覺得自己臉上才剛浮現的笑容,似乎有些僵了。

 

「喂?」他把聲音放得很低,而伴在一旁的田口,也只是轉回了頭、僅掛了微笑地看向讓大雨洗滌的前方道路。「不、我現在……」

 

聽出了龜梨似乎有些動搖的在意,田口還是沒有太多干涉的動作。

 

他一向明白他不會停下腳步,他也明白他不會留下自己。

 

「……我知道了。」

 

根本只有簡單的幾句交談,龜梨耳邊的這通電話就結束了。「我突然有點急事……抱歉,下次再請你吃飯吧。」

 

就連牽起的笑容都顯得有些苦澀,不等田口的回答,龜梨自顧自地說了幾句,接著就要拿起包包頂在頭上,並打算快步跑去前方攔計程車離開。

 

一步、兩步、三步……田口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那抹身影,不知打哪兒來的一股衝勁,竟讓他提起了跨大的步伐,和一份不可言喻的心情、「……和也──!」

 

有些使力抓上龜梨手腕的大掌依舊溫暖,傘,仍舊朝著龜梨撐了過去,想替他擋下不斷落著的接連的雨絲,想替他擋下所有……但是一句『不要去。』、卻卡在喉頭,苦澀的讓人吐不出口,也嚥不回去。

 

不見眼前的人有什麼回應,自己也著急地做不出什麼反應,索性、田口使勁強迫龜梨轉身面向自己,低下了頭,湊向前去。

 

就在感受到了對方紊亂鼻息的瞬間,早一步地、田口卻停了下來,下一刻,龜梨才伸手抵上他的臂膀,並一頭撇向旁邊去。

 

「陪你攔到計程車吧。」

 

「不用,這邊很快就能攔到了……Bye-bye。」

 

遲疑的指尖還是沒有緊握住那輕顫的肩膀,他嘆了口氣,卻像輕笑。

 

「嗯,下次等你請客啊!」

 

「知、知道啦……」

 

看著有些狼狽地鑽進計程車後座的那人的身影,還是只能對著自己低語吶。

 

「……下次啊──、」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