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ENTION!

※本篇太宰沒有腦子。

※也沒有帥氣的中也。

※閱讀時不建議思考。

※恥の多い生涯を送って来ました。

 

 

 

大家好,我是太宰治。

雖然前幾年在港口黑手黨度過一段多是恥辱的人生,現在則是在橫濱居民的好朋友武裝偵探社工作。作為前輩的好幫手、同儕的好夥伴、後輩的好榜樣,可說是王牌社員的我,此時卻只能袖手旁觀前搭檔步步陷入空前的危機。

「我們已經順利擊退造成威脅的始作俑者了,請放心。」

「哎呀,這樣啊,真是太好了!」

「不小心把你們前代珍愛的別館整棟破壞掉,真的非常抱歉……這部分會由我們港……咳嗯,森股份公司全權負責重建,聊表歉意。」

手撐著腮幫子看那個矮子幹部在不遠處跟旅館老闆娘報告委託的始末,心情更是糟到不行。就連我這個舉止一向從容優雅的人,都忍不住惡狠狠地嘖了一聲。

那麼客氣又有常識的口吻是怎樣啊,有夠噁心!

而且還差點在一般市民面前堂堂說自己是黑手黨,真是白痴!

再說了,面對那樣魅力十足的少婦老闆娘明明就招架不住,為什麼不是由我來報告啊,笨蛋中也!

「那還真是……其實,這次的事件讓我們旅館損失慘重,原本都要放棄重建這件事了……但這樣給貴公司添麻煩好嗎?森先生也是我們相當重視的常客,照理說應該是我們要好好招待你們才對,這樣一再依賴你們……

「快別這麼說。」聽到老闆娘溫柔的一番話,中也急忙打住她的自責。「我們也是受到這間溫泉旅館諸多照顧。替你們盡一份力,這樣我們往後也能繼續來這裡放鬆身心。我想,這也是我們森總裁所冀望的喔。」

語畢,中也便稍微傾著頭,勾起嘴角,真誠地露出有些靦腆卻也迷人的溫柔笑容──

笑屁啊那個蛞蝓!

現在是怎樣?好說歹說我也跟他相處這麼多年了,除了嘲諷我的時候,也從沒用過那種親切的口氣說話,成天就只會用粗魯的言詞跟我對罵!

而且?而且!

……撇開很有黑手黨風範的狂妄笑容,我還真沒看過他那樣的表情。

 

 

大概是內心的煩躁讓太宰沒有自覺地微微張著嘴,原本覺得了無生趣地撐著臉的手也不知在何時鬆開,唯獨盯著中也的視線依然沒有改變。

兩人之所以會一起出現在這位處郊區,在內行人之間相當出名的溫泉旅館,其實是為了解決小型異能者集團造成的迫害。

由於港口黑手黨的首領森相當中意這裡的溫泉,黑手黨的幹部們以及幾位上級成員也有私下造訪過幾次。因此聽說有疑似襲擊的案件發生時,儘管還不曉得起因為何,注重情義的他們立刻就決定介入。

同時,由於該集團的領導人坐擁多重國籍,容易牽扯複雜的國際問題,儘管特務科已經發現他意圖主導侵略這個城鎮,卻礙於外交壓力無法及時出手,只好委託民間立場的武裝偵探社處理。

沒想到當太宰和中也分別為了擬定計畫而早一步來探查敵情時,就冤家路窄,碰個正著。結果就是在兩人都血氣方剛(?)地互相挑釁之下,結論來說,用不著先將敵情帶回據點再伺機行動,直接就解決了整起事件。

畢竟有著請「森股份公司」幫忙的前提,事情也解決了,就沒必要搬出武裝偵探社甚至政府的名義請旅館協助調查,對太宰來說是輕鬆多了沒錯。

而且由中也去跟老闆娘回報結果也是相當合乎情理,所以他才會在事件結束之後還待在旅館雅緻的大廳,悠哉地看著中也善後。

「既然中也先生都這樣說了……嗯,那麼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吧。對於貴公司一再的幫助,著實感激……

大概是放下了心中的擔憂,老闆娘一邊鞠躬道謝,一邊就以纖纖玉手擒去了眼角的淚光,嫣然一笑。

「太好了。那麼我就……呃,我是說,『我們』就先回去了。」

雖然這種突然想起身後還有一個一直緊盯著自己的拖油瓶的語氣,讓太宰的煩躁情緒持續攀升,但這樣準備道別的招呼也讓他回過神,想起了方才在內心騷動的不祥預感──

總覺得那個老闆娘肯定有什麼意圖。

像是覬覦中也的地位,或是中也的財產,否則有我這個絕世美男子在,她怎麼還會那樣選擇向那個蛞蝓拋媚眼?

沒錯,她接下來肯定會藉由受到幫忙為由,挽留他們留宿一晚,然後就趁著夜黑風高的時候鑽進中也的房間夜襲之類!對女人一向沒轍的中也來說實在太危險了!

儘管內心這樣警戒,太宰總之還是先連忙起身朝中也走去,並在他身後向老闆娘禮貌性地點頭致意,決定等對方出招再應變。

而且一開始就被中也擺了一道,說自己是他的新人部下,這般屈辱及衝擊害他不能在老闆娘面前對「上司」有太越矩的行徑,也導致他一時無法多加思考除了飛來一腳把中也踢出旅店門口之外,還有什麼得以趕緊離開現場的辦法。

「啊,還請稍候!」

這時,老闆娘急忙喊住轉身就準備離開的兩人,那迫切的聲音不禁讓太宰抖了一下。

「嗯?怎麼了嗎?」

中也你這個智力3!

「還請兩位今晚務必留宿,讓我們好好招待一下吧……!啊,當然,不會向你們收取任何費用的。」老闆娘先是貼近到中也眼前,急著說出這麼令人感激的邀請。他們兩人差不了多少的身高,讓中也突然間有些震攝於那份氣魄與距離。「不過……

然而,或許方才的情緒還有些殘留在老闆娘那雙水潤的大眼裡,現在垂了一點眉角的表情感覺淚眼婆娑的,是懇請也是愧疚,對男人來說實在破壞力十足──

 

「現在只剩下一間客房就是了……

「咦!」

結果是要3P嗎這個蛇蠍女──!

 

就這樣,高智商的誤會及溫泉鄉的夜晚都越來越深……

 

´

 

「我就知道會這樣!我就知道!真是糟透了!」

「吵死了啦!人家都那樣說了我有什麼辦法!」

「我看她根本盯上你了好嗎!中也先生是什麼意思啊!也太親暱了吧!什麼昭和時代甜蜜地叫老公的小女人稱呼啊!」

「你!你不要亂講好嗎,她是有夫之婦耶!」

「不過是外遇一下很有可能吧!人妻誘惑有沒有聽過啊,中也這個遲鈍的笨蛋處男!」

「嘎啊啊啊啊啊誰是處男啊!我十四歲就脫處了好嗎!」

「咦?」

……咦?」

聽到太宰難得傻愣的聲音,這才意識到在沒營養的對罵當中不小心自己爆出什麼料的中也,不禁僵住身體,抓住蓮蓬頭準備沖水的手也跟著停下了動作。

盛情難卻,兩人還真的留了下來。在領著他們到客房之後,老闆娘便告知會開始準備晚餐,雖然房內也有室內溫泉,還是建議可以先到他們旅館自豪的大浴池去放鬆一下。

雖然得跟人生仇敵的前搭檔在同一個房間一起過夜,讓他們內心充滿不情願,但好溫泉是無辜的。曾經跟首領一起來過幾次的中也有親身體驗過那種舒適放鬆的感覺,很快的一個轉念,他便不去搭理那個都要泡溫泉了還不想解開繃帶的木乃伊,搶先一步換掉一身筆挺的紺色西裝,穿上浴衣就朝著心心念念的溫泉直奔而去。

後來跟上的太宰一進到在晚餐時間的現在只有零星幾個客人在使用的大浴場,馬上就鎖定了正坐在清洗區的小椅凳上,滿心愉悅地正要淨身的褐髮蛞蝓。

沒想到原本為了發洩情緒吵個兩句之後,竟突然被這個青天霹靂的事實重擊。

累積起來的陰鬱從那沉下來的表情就能窺知一二,並轉換成一字一句,從微起的唇間緩緩吐出,這對中也來說簡直跟惡魔準備下咒的前兆沒有兩樣。

……十四歲?我在擂鉢街被你痛扁一頓的是十五歲的事對吧。也就是說,還在羊的時候……

太宰的聲音不同於剛才大吵大鬧時的樣子,低沉又淡漠的口吻好像一口氣就將現在兩人之間的氣氛拉回到四五年以前,好像自己現在面對的是那時身心都纏繞著黑手黨幽暗的他。

「這、這麼說來剛剛老闆娘說等一下就會送晚餐來對吧!機會難得,泡完溫泉我就先去問問看有沒有螃蟹火鍋可以追加好了!你也很、很很喜歡嘛呵呵……

一邊說著不知道能安撫到什麼的話,中也急忙扭開水龍頭到最大水量,隨便沖過身子之後,立刻起身就要朝著浴池走去。

……對我來說,這也不怕中也知道喔。我脫處是在十六歲。沒錯,你也記得吧。那天結束短期出差任務之後,就在我的辦公室……

「不要抓住我啊啊啊煩死了閉嘴啦!是這麼想被我揍嗎!現在要我痛扁你一頓也是可以,但總覺得好像是我在欺負你一樣很不爽耶!」

……所以是誰?喔,那個粉紅色頭髮的女生?當時她也很自然地摟住你的手對吧,胸部還貼了上去對吧……

「不是好嗎!誰會對同伴出手啊!」

「我啊。」

「唔嘎啊啊啊啊!總之你不要再猜了,然後放手──!」

這個總是對世間一切現象運籌帷幄的男人,其實也很少鬧成這樣,但只要一彆扭起來會就非常麻煩。

一個身高(勉強)超過一百八的大男人,雖然拿著一塊布巾遮住重點部位看似有常識,全身卻四處都是醒目突兀的繃帶,坐在溫泉邊清洗區的小椅凳上,一雙手還緊緊環抱住同樣只揪著布巾擋在下腹前,幾乎全裸而且準備逃離現場的嬌小男子。

麻煩的是感覺要是使勁甩開他,可能也只會落得兩人就這麼一起在濕滑的地板上跌得四腳朝天的難看下場。

……嗚嗚,沒想到我的中也這麼不知恥……

「……我已經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起了,好累……」

甩不開拖油瓶的黑手黨幹部姑且抓起一桶清水,轉身就從抓著自己的人頭頂上直接沖下。多年默契讓他知道變成這副德性的太宰大概真的不會拆掉繃帶了,總之意思意思幫他沖過身,就踩著格外沉重的腳步,往冒著熱氣的溫泉走去──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