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來開坑了。

20歲。

剛正式成為偵探社員的太宰,

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清閒還寂寞了兩年的中也的故事。

 

 

 

00

 

 

隱匿在橫濱陰暗巷弄中的某處地下室,有一間號稱無論任何髒汙血漬都能洗淨的自助洗衣店。從來不見有像是工作人員的人進出,就連監視器都沒有設置,它只是靜靜存在那裡。

不知道究竟是運用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技術,抑或是應用了意想不到的異能,總之秉持這樣賣點,再加上不管怎麼看客群都絕對不是一般民眾的立場,港口黑手黨的人大多光臨過這間店。

店內只擺著少少三台洗衣機跟一張長椅,就像這個城市黑暗面的表徵,狹隘的空間,晦暗的光線,且不為人知。喀咚喀咚的單調機械聲在混凝土牆內迴繞著,好像四面八方都受到沉重的孤寂所支配。

但這樣封閉的無色空間若要獨處起來似乎還挺不錯的,中也確認洗衣機正常運作之後,便乘著興致點燃一根香菸,隨著發紅的火光亮起,鼻腔也充斥了帶著淡淡香草甜味的苦澀香氣。

他從原先裝著衣物的袋子中拿出一本旅遊書,坐上了長椅,就自在地閱讀起來。

翻過一頁,挾起鬆口的菸,讀過一頁,才又銜回嘴邊。

看著書中插入照片的蔥鬱景色,他不禁也想像起徜徉其中的自己。

喀咚喀咚。洗衣機持續運轉著。

唰。輕輕翻過薄薄紙張的聲音細細震盪了空氣。

喀。

呼──中也敏銳地察覺夾雜在自己吐出紫煙的呼息之間,那道遠在樓上要通往這裡的金屬板螺旋階梯口響起的腳步聲。大概是男人的皮鞋吧,看來這個難得的獨處時光就要結束了。

儘管內心惋惜,中也還是將八九成的專注力放在手中的書上,沒有多加提防。基於這個洗衣店的特性,就算偶然在這裡遇到其他客人,彼此也不會多過問什麼。大概就是默認的潛規則吧。

喀、喀、喀。

隨著往下走來的腳步聲漸漸逼近,姑且基於禮儀,中也最後再猛吸了一口菸,就將它捻在從懷中拿出的攜帶式菸灰盒裡。

他仰著頸子呼出的氣接著飄散開來,而還沒從螺旋階梯最後一處轉角現出身影的那個客人,與此同時就突然停下了規律的步伐。

這讓中也多分了一些心神過去。

怎麼?是認識的人嗎?仇敵的話可能就有點麻煩了──

「……唉……」

來者還沒露出身影,卻在再次踏出步伐的同時出聲嘆了口氣。

那是一道熟悉的聲音。

足以讓中也愣了一愣,不禁直接抬起頭,傻傻地看向階梯處的慵懶嗓音。

「──果然是你,中也。拜託你不要再抽那種有夠沒品味的菸了好嗎?整個橫濱大概就只有你在抽,辨識度這麼高是想幹嘛啊?想用來彌補矮小身材的存在感?」

穿著一身砂色的土氣大衣,身上四處可見白色繃帶的男人,有些傻眼地站在中也面前。他側肩揹著一大包黑色旅行袋。會來到這邊就代表裡頭應該都是衣物,但看在中也眼裡,給這個男人揹起來,就算要說裝著滿袋軍火或是屍首,他都不覺得意外。

「……嘖,該死的……!」

中也的神情這時也從睜圓雙眼的驚訝之色漸漸沉了下來,一雙青藍色的眼瞳染上凶光,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他想起了前幾天從上級成員的部下口中聽聞的流言蜚語──

 

太宰治回到橫濱了。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