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第一篇太中文的完結。

然後是R18請自行斟酌。

集結了衝動之下很想寫的各種東西。

 

 

「吶~~中也,我們換個姿勢嘛。」

「呼嗯……你、你是在對著哪裡說話啊!……啊!」

勉強用手肘撐起身子的中也,不禁對眼前正改用手搓弄起自己下體的太宰吼道。

雖然釦子全被解開但襯衫姑且還在身上,只是下半身的衣物被脫個精光之後,中也很快就被太宰壓制在沙發上了。儘管他自己也不是完全沒有那個意思,只是這個傢伙腦筋總是轉得太快,飛躍式的思考以及突發的情慾,總是害得中也回過神來就被壓在身下。

但有段時間沒做了,沒想到這個男人在一邊用手指擴張的同時,竟會幫自己口交……

實在太難得了。甚至讓中也不禁懷疑他是不是別有意圖。

「中也這麼小隻,所以家裡的東西才會都小小的吧,這我是能理解。」

「小個屁!」

「但你看我現在為了讓你舒服,腳都會一直抵到沙發的邊邊耶,太擠了啦。」

「我有說過去床上吧!」

「哎喲~~床是第二回合的樂趣啊。」

「第二……什……!」

趁著中也露出看在太宰眼裡一點也不可愛的呆愣表情時,立刻就被一手拉了起來,太宰自己也重新坐到沙發上。看著那只是勾著笑意瞥向自己的人,中也不禁忿忿地嘖了一聲,便不甘願地默默爬去跨坐在太宰身上。

「呵呵。乖,做得很好。」

右手攀著襯衫底下一如以往纏著繃帶的臂膀,左手則是撐在踢掉了長褲,但同樣捆了繃帶的大腿上,中也順應著太宰湊過來落在自己頸窩的吻而側過了頭,同時皺起眉間承受再次一口氣探入後庭的兩根指頭。

「……喂,剛剛已經弄夠久了吧?」

「嗯?那樣還不夠吧。還是說你已經按捺不住了呢?」

「你才是吧,不然現在頂到我的又是什……唔啊!」

無言中突然沒入的第三根指頭打斷了中也得意地說著的話,這讓他精瘦的身板猛地震了一下。

在兩人剛發生肉體關係的那個時候,彼此都還難以抑制尚未成熟的性慾,總是任憑著一股衝動糾纏著身軀,只為了在最接近死亡的生活之中,暫時沉淪於足以將所有事情都拋諸腦後的快感。

但隨著年紀增長,太宰不知道是不是在嗜虐心的驅使下,寧願忍著自己的慾望,也想看到中也難以自恃的痴態,因此前戲總是會拖得很長。

骨感的指節伴隨因為潤滑劑及漸漸分泌出的體液,在抽插的動作下勾引出羞人的聲響。兩人貼近的身體,也讓中也赤裸的男根完全抵在太宰的下體,敏感的前端不斷摩擦著內褲絲滑的布料,體內深處陣陣湧上的刺激感,促使他喘著氣發出呻吟。

脹大成這樣,一樣是男人的中也很清楚那種難受的感覺,所以他更是不明白為什麼太宰要糾纏這麼久──但如果只是老樣子的找碴,那看來這傢伙真的就只是個白痴而已。

明明就是對方先發情的,現在搞得好像自己才是飢渴地索求的那個人。

從以前到現在他總是如此,那雙高高在上的輕蔑眼神根本沒有變過。

在中也看來,那不過是個堂堂走在陽光底下的吸血鬼罷了。

「啊啊……可惡──!」

中也一個使力就輕鬆推開太宰的身體,抵在沙發上的膝蓋撐起了身,刷地就將太宰的內褲扯到大腿,果不其然硬挺的器官也跟著彈了出來。

「呀啊──中也好色喔!」

「對啦怎樣!隨便你怎麼講!」

太宰不禁因為中也自暴自棄的反應而笑出聲來。但無賴的他卻在抽出濕溽的手指之後,只是伸出空閒的手環抱住中也的腰際,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已經放棄一切的中也只好認分地自己用手輕輕握住炙熱的男根,將前端抵上發熱的穴口,一邊做著深呼吸,便在收縮的同時靠著方才的潤滑而沒入了一點。

「咿啊……唔唔,太宰……」

難以動作的姿勢再加上一瞬貫入而竄起的刺痛感,讓原本抓著太宰的肩膀的右手頓時無力地鬆開,隨後才又連忙攀上他的脖子,指尖使勁揪著繃帶想要分散難受的感覺,但也因此有些扯了開來。

然而太宰對於這樣雖然明白但還不甚滿意的要求視若無睹,輕笑了兩聲,他彎下頭轉而親吻起白皙而結實的胸膛,並用舌尖挑逗著因為身體的刺激而挺立起來的小小蓓蕾。

「……呼嗯嗯──不、不要……別再親──嗯啊……啊啊!」

讓唾液濕黏地在發紅的乳頭上沁著水光,隨著被抱過來的腰際而摩擦到自己下腹的男根,還有遲遲難以完全沒入,卻又若有似無地抽動起來,纏上敏感內壁的刺激。

包括中也難受到逼出眼角的淚水,艷麗的嬌嗔,太宰壞心地享受著這一切。

「可惡……──」

這時中也偏過了頭,避開太宰的親吻,趁機靠到他的耳畔,先是輕輕咬上耳垂,接著就伸出舌頭探入了耳窩之中。

「咿唔!……中也……!」

「吶,裡面……隱隱發疼的……很難受耶,太宰──」

「……你是什麼時候學會講這種話了啊……!」

沒想過中也會用這種甜啞的嗓音坦率地做出反應,遭受反擊的太宰雙手不受控地直接從中也的腰部滑下,掀開襯衫的衣襬,抱起一雙渾圓翹臀就立刻將整個器官直直搗入深處。

「啊咿……!啊!唔……等等,太深……啊啊!」

契合的節奏越來越快,抽插的同時臀部與大腿也拍打出響亮的聲音,原本抓著太宰的手也因為激烈的動作而滑開,一陣慌亂之下,中也只能趕緊撐著沙發的椅背支起身體,然而陣陣緊密的刺激讓他覺得雙手可能很快就會使不上力。

「唔唔……太宰,慢一點……呼哈……」

「呼……這可是你自己要的耶……中也。」

大概是開始習慣了配合大腿往上頂的動作,太宰一隻手慢慢往上滑回那凹進曲線的腰際,貪婪地感受著將中也整個人抱在自己懷裡滿足感。兩人的律動以及喘息震盪著環繞他們發熱的空氣,交錯之間帶動出甚至教人發麻的快感,這些都已經足以讓他們一再著迷。

不知不覺間中也癱軟了上半身,下巴抵在太宰的肩上,一手眷戀地抓著他的頭髮,一手則在已經被自己扯開了繃帶而露出的肌膚上頭,留下幾道緊抓出的指尖痕跡。

 

´

 

「呼哈……累死了……腳都快抽筋了……」

穿回了內褲,整個人趴在沙發上的中也叼著一根菸這麼抗議。

「中也,你真的有夠沒情調耶。」

激情過後,放在桌上喝到一半的啤酒完全退冰了。太宰一邊調侃著,並看了在瓶底匯聚了一灘水漬的鋁罐一眼,立刻決定起身走向廚房,再從冰箱拿了一瓶出來。

「不然像你這樣內褲也不穿就大剌剌地晃來晃去是比較有情調喔?」

翻了個白眼,又痛快地吸了一口讓菸蒂燃起星星火光之後,中也勉強扭動著身體,伸長手就把菸擰在桌上的菸灰缸裡。

聽到太宰打開拉環,氣泡隨之衝出的涼爽聲音,中也不禁嚥下一口唾沫滑過乾燥的喉頭。他決定轉過身來撐起身體,面對坐回沙發另一端,正在咕嚕咕嚕地潤喉的人說:

「喂,太宰……我也要喝。」

但太宰只是斜眼看他一下,接著仰直了頸,故意灌了起來──

「啊啊!你這個天殺混蛋,留一點給我──唔!」

然後長手長腳地爬了過來,指節竄進那方才被汗水稍微沁濕的褐色髮間,托住中也的後腦杓,趁著那張嘴還開著的瞬間就堵了上去,便將帶著涼意的啤酒送進他的嘴裡。

酒水透過口腔滋潤了喉嚨,有些從嘴角溢出的液體也被太宰用舌尖舔了回去,接著索求著彼此的嘴唇,溫柔地吻了起來。

兩人先是微微睜著眼看著彼此,中也隨後抬了頭,也撫摸起太宰的臉龐,才有些繾綣地輕閉上了雙眼。

這麼說來,好像很久沒有這樣接吻了。

茫然地感受著對方的鼻息之間,中也懵懵地回想著那段曾經自己承擔分離的過去。

但事到如今,那些煩惱好像也都變得沒什麼了不起了。

「……噗,嘻嘻……」

「唔,你笑什麼啊,中也?」

一邊抱怨,分離了雙唇之後,太宰輕輕用手指撐起中也的頸飾,指腹感受著透過肌膚傳來的脈動,接著再將唇滑落到頸上親吻。

「只是想到你以前的蠢事。」

「……我真的打從心底覺得你是世界上最沒資格說我蠢的人。」

「哈!那你誤會可大了,真是可憐。」

「算了算了,再說都要軟了,我們快去床上吧。」

「……嗯?咦!等等,你這混帳──」

 

既不是好友,也不是搭檔,更不是戀人。

但在伸手擁抱住彼此身體的時候,打從心底油然而生的安心感,可能正是這段關係最佳的佐證──雖然這種話一輩子也說不出口就是了。

 

Fin.

文章標籤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