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1/14那天就想寫這篇啦~

剛好是日本成人式又遇上東京初雪,整個覺得好浪漫啊的都很快就腦補完成,但就是一直還沒寫出來XDDD

※注意:當中提及的日本地理方位、路線、車站鐵道日本成年禮儀式習俗等不一定皆為正確的訊息,若是有BUG之處,歡迎指教。

※再注意:由於奇蹟世代是中學時期,故在此擅自設定為他們的老家皆在同一區,然後成年禮通常是會回老家和同區的人到附近舉辦場地進行,因此設定奇蹟世代是要一起參加的。

眼睛實在有點疲憊,早上起來再把下篇繼續慢慢寫完好了www

 

 

 

 

 

 

當一個人到了二十歲的時候,會是什麼感覺呢?

 

可以喝酒,可以抽菸,但這聽起來做起來好像也都不是件多麼好的事情。那就法律上來說,好處大概就是買電腦買手機的時候,可以不再需要取得父母證明,而方便許多這樣而已吧。

 

但與此同時,或許大多的父母也就會說:既然你已經算是一個成人,那花費什麼的理所當然也請自行負擔。就像是即使可以考取駕照,但既不是富家子弟,也還沒存到足夠的錢可以買車,結果還是什麼也都還沒有實感的這種微妙地帶。

 

種種說來,那二十歲倒也沒什麼多好的就是。只是徒有雖然自由了,但肩上要扛的責任也變大了啊……的感慨而已。

 

而且以現在的社會學歷來說,大部分的人也都還在念大學,過了成年禮這一天,身份依舊還會是學生,縱使不像中高學時那樣制式,但仍然算是讓學校給保護著。

 

所以說,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差別,過了二十歲的成年禮,隔天仍然過著和今天沒什麼兩樣的日子,一樣要早起上課,一樣要趕報告,一樣會為了被自己睡亂的頭髮而煩惱……不是嗎?

 

「……小青峰?小青峰?喂──又睡著了嗎?」如果電話講到一半,話筒那一頭突然出現了細微的打呼聲,是該如何反應?「欸聽我說啦!小青峰!!」

 

忍不住漸漸提高了講話的音量,但考慮到畢竟是在新幹線車廂內,黃瀨只能一邊拿著電話,一面就將臉撇到靠窗的那側過去。

 

『……啊?喔,嗯……現在幾點啦?』

 

「快十點了耶,醒醒好嗎──」黃瀨不禁這樣想,有些時候真的會覺得跟這種懶散又自我中心的人交往都要五年的自己,還真是蠻厲害的。「我已經上新幹線了喔,差不多五分鐘後發車,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就會到東京車站了。」

 

「小青峰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我的手機快沒電了啦而且又忘記帶行動電源你要記得來車站等我喔──」

 

面對青峰這樣睡得渾渾噩噩似地回應,黃瀨可是更加著急了。

 

『啊?聽不懂啦,什麼一個半小時東京車、』

 

但是上天似乎不給他們更多時間,得不到青峰正面的回應,耳邊傳來手機那像是宣告著Game Over一樣的警告聲,電量便正式用罄。

 

偏偏就在成年禮的前一天,硬是被經紀公司安排在栃木拍攝雜誌春裝的內頁,而且還因為起了大風延宕到拍攝進度,趕不上原定的末班夜車,只好讓他當天早上才一路趕回到東京。幸好經紀公司還算是人性,替他買了新幹線的車票,不到兩小時的車程讓黃瀨可以無需那樣早起。

 

只是現在獨自一人乘著東北新幹線,這樣的經驗還是頭一遭,之前至少都是和經紀公司的人或是家人一起。但如果是普通的自己回東京那倒也還好,再怎麼說也都不是孩子了,可現在早已習慣過頭的手機又成了毫無用武之地的3C產品,而且接著還有個要參加成年禮這樣重大的活動,然後說好要等自己一起前往的人又一邊講電話一邊睡……

 

看著外頭開始飄起細雪的陰鬱天氣,種種的不安一次襲上身,但無論再怎麼著急,好像也無能為力就是。

 

無奈地閉上眼,聽著車內準備要發車的廣播,黃瀨讓有些疲憊的身體靠著柔軟的座椅,很快地就讓睡意給拉遠了意識。

 

帶著打從中學以來,第一次遇見青峰那天的記憶開始,渾沌的夢境當中,似乎由一道藍色開始,便漸漸渲染了多樣繽紛的色彩,然後那道藍依舊陪伴在身邊,靜靜地,卻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經過了高中,一直到的大學,這些年月看似很長,但回想起來又覺得簡直是一眨眼就過去了。而此時又想起的是,因為這場成年禮,總算能和許久沒有見面的前隊友們再次聚在一起了。

 

如果再把人生的時間拉長拉遠,那些人便會被稱為自己從小的『家鄉玩伴』了吧?雖然這稱呼好像有點太過樸實可愛就是。

 

迷迷濛濛地睡著醒著,當意識到一陣刺骨的寒風吹拂而來時,模糊的意識之中,黃瀨並沒辦法好好地將再一次持續響起的車內廣播的內容好好聽進去。

 

他再一次閉上眼,又再一次睜開眼,車內廣播好像還在持續,好像時間已經經過很久了,但應該要持續平穩且快速移動的車體,似乎仍然保持在停擺的狀態──

 

『……各位旅客請注意,宇都宮線,前往東京方向的列車,由於下雪的關係,將會晚八分鐘左右到達,很抱歉給各位趕路的旅客帶來不便。』

 

車廂內很是安靜,終於聽清楚廣播內容的黃瀨總算清醒了過來,心底開始騷動起的不安驟增。他覺得自己已經睡了有段時間了,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錶,一分一秒也確實大幅走了過去,卻還是身處在東北地區,窗外還是一片矮低的風景。

 

而不知從何時開始下大的雪,甚至讓鐵道一旁的田地都開始覆蓋上一層白。

 

從沒想過列車會誤點,應該說、從沒想過就這麼剛好遇上這場雪。

 

『下一站是久喜、久喜……對於本列車的誤點,我們深表歉意,須轉乘東武線的乘客,請至五號出口。由於後續列車的晚點,本列車將在此站做十分鐘左右的停留,很抱歉給各位趕路的乘客帶來不便,煩請各位稍作等待──』

 

明明是個不算主要的車站,但月台上卻有成列的人畏著風雪,一個個低著頭,魚貫步入車廂。看著這樣的乘車狀況,黃瀨心中的擔憂越發擴大了。

 

到底列車是晚了多久,才讓在這一站上車的人累積了這麼多?

 

到底雪會不會愈下愈大,前前後後是不是已經晚了很多了?

 

不知道會這列車會遲到多久?成年禮會來不及參加嗎?

 

不知道小青峰出門了沒──

 

胡亂的思緒找不到出口,車廂內開始瀰漫起冰冷的空氣,依舊很安靜,安靜得似乎連自己加速的心跳聲都聽得清晰。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