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efoot-web   

 

※文案※

 

當十七歲的青峰遇上身邊已經有一位Miss Independent的二十五歲的黃瀨。

當年下所擁有的那份衝勁和幾乎快被遺忘的率直遇上糾結於雙性戀傾向又束縛於社會的年上。

 

「所以說、天啊,我竟然對高中生出手……」

「不,你是『被』高中生出手了。」

 

這只是一個愛情故事。

是一個有笑容卻也有淚水,有情不自禁的心動也有反覆掙扎的苦惱的故事。

是一個沒有誰是好人,卻也沒有誰是壞人的故事。

 

這只是一個關於想要得到『幸福』的愛情故事。

 

※注意:試閱有肉,雷者請記得迴避噢~

 

※印量調查開放中!※

 

 

 

 

 

 

早上起床,白吐司黑咖啡配新聞報紙,早餐過後沖洗一下杯盤,回到房內換上西裝,打緊領帶,面對著鏡子check一次髮型抓弄一下,然後再給自己一個滿意的迷人笑容。

 

嗯,一切都很完、

 

「嗚呃、」和平日一樣的生活模式,今天卻不小心在鏡中瞧見了那沒完全被衣領給遮蓋好,若隱若現地露出了一些的紫紅吻痕,就此留在頸邊。「真該死……」

 

為了抹去那不禁教人想入非非的印記,便趕緊翻箱倒櫃地找出遮瑕膏,畢竟就算可能無法完全粉飾掉,至少也不會那樣明顯。

 

「這樣應該看不出來了吧……」這次變得有些神經質地一再審視著鏡中的自己,拉直了頸,大概因為心虛,總會覺得不管怎麼遮好像都會被發現……但一個不經意分了心,透過鏡子看了眼身後的時鐘、「嗚哇、糟糕!」

 

毫不留情流逝的一分一秒讓黃瀨在瞬間回過神來,急忙收起遮瑕膏,扔進那個放在房間裡最不顯眼的地方的小矮櫃當中、最下層的抽屜裡。

 

和一條潤滑劑、保險套,以及情趣用品等等……一些難以啟齒的東西一起。

 

回想起昨晚的氣象預報,便決定在西裝外套之上又穿了件褐色大衣,當在頸間繞了一條有些無趣的黑色圍巾時,還不禁在意著剛蓋上肌膚的遮瑕膏會不會被抹去。著裝之後,右手便提起了那只黑色皮革的公事包,透過鏡子和房內燈光的反射,無名指上那枚戒指耀眼地閃爍了一瞬漂亮的光芒。

 

想起了方才自己的舉動,還有在指節上的束縛,這兩者之間衝突的違和感,讓他不禁躲開了在鏡面前映照出自己的顏面。

 

打從走出家門,便像是戴上了面具似地,和大樓的警備員親切地打了招呼,一路和社區附近的婆婆媽媽或是小姐人妻寒暄幾句。

 

接著搭上雖然過了最尖峰的時刻但還是很擠的電車,從水道橋到六本木的車程加上轉乘的腳程也差不多要半小時,下車之後還體面地整了整有些摺痕的西裝外套和襯衫衣領,這才出了車站,朝著辦公大樓走去。

 

要說他簡直就像個公眾人物一樣注重自己的外表也不誇張,本人也不會加以否認,畢竟唯有這個辦法,才能好好保衛自己內心那塊腐壞墮落的純淨之地──

 

『黃瀨前輩、早安!』

 

『黃瀨君早啊,今天這不還是帥氣登場嘛!』

 

『喔、黃瀨你來啦!欸後藤先生的那個案子啊……』

 

擁有一張本身就很引人注目的臉蛋,教人欽羡的身材比例,再加上開朗明亮的性格,原本就是個人見人愛的傢伙了,又拿著一張早稻田出身的漂亮學歷,一畢業就進了知名旅行社上班,認真起來一點也不馬虎的工作能力,女朋友甚至是老闆的千金,兩人站在一起還十分相配。

 

這般幾乎是無人能敵,順遂到簡直像是編出來的劇本設定的人生,但即使如此……又或者說正因為如此,原本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為了武裝,但當自己散發出的光芒愈是強烈,這才發現,那隱藏在心底的黑暗影子便只是愈濃而已;早就已經、騎虎難下了啊。

 

這就是黃瀨涼太,二十五歲。

 

性向定位,雙性戀。

 

 

××

 

 

Friday Night

 

一個光是聽起來就很適合狂歡的世界通用詞,人們通常會用許多方式來度過,音樂、舞池、酒精……或是性愛。

 

「哈啊……唔、你、輕點……」

 

價格中等的商務旅館,大片落地窗玻璃的前方是被幢幢商業大樓遮去大半的東京夜景,說好聽點是看的到東京鐵塔的房型,但說穿了也不過只在最右邊的角落遙遙地看見一半而已。

 

可是夜景美不美,氣氛好不好,對現在交纏著彼此身體的兩人,根本一點差別都沒有。反正也無暇去在意,光是當下那蔓延全身的慾火,就足以構成一個教人魂牽夢縈的樂園。

 

「哼、少來,太溫柔你反而才不會滿足吧?」

 

在黃瀨身後來回擺動著腰際的男人揚起低沉磁性的嗓音說著,還帶了點有些不屑的輕笑。一對白皙的翹臀讓他的大掌托著,上半身貼上了潔白的床單,稱不上柔軟的床墊沒辦法吸收分擔太多的壓力,但腰後依舊持續顫著陣陣酥麻感,他也只好藉由緊抓著枕頭來打散注意力。

 

「粗魯……」雖然嘴邊用著破碎的言語這樣抱怨,但想盡興的身體根本就要從理智脫離,伴隨著下半身帶來的衝擊,那一點一點落在背上的吻,或許才是更讓人失控的主因。「是說,你那晚幹嘛還在脖子留下痕跡……隔天早上可害慘我了。」

 

「有嗎?」男人說出口的是辯解,但那語氣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沒辦法,大概是你的表情太可愛了,沒忍住吧。」

 

話被講過一輪,結果這個錯又成了怪回黃瀨自己身上去。怎能輕易接受這樣的反論?但就才想再說些什麼時,才發現一張嘴早就又被吻給堵了起來。

 

兩個人相貼近的發熱體溫,牽動著彼此每一吋的肌肉,一記記留下的吻……黃瀨在快要迷濛的意識之中也不得不承認,這就是自己會主動和同性上床的原因──就像被愛著,被毫無保留的愛著,被不奢求什麼回報的愛著。

 

這並不代表和女朋友之間就不是愛情,但男女之間總是無意當中男人會付出多的一些……好吧,這樣說並不合理,應該是自己就是會不由自主、紳士地多給出一點;黃瀨會在心底這樣解釋自己,因此這些解放的夜晚,這些赤裸接觸的愛,縱使不過是假象,卻更讓他覺得美好,也覺得平衡了些。

 

這手付出了愛之後又從那手接受了愛,很狡猾吧?「呵呃、哈啊……我、唔嗯嗯──」攀高的呻吟,被蠻力環上了頸、回過頭纏綿的舌吻,一點也不在乎忍耐不忍耐這回事,感覺到了,便會盡情將自己交付給生理,會漲紅了臉,眼角沁出淚水,皺緊了眉頭,還會微微顫抖著,然後在那人高溫大掌的催情當中得到高潮。

 

這些過程的自己早已熟悉,並不會因此感到多麼害羞,甚至還明白的是、其實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通常都蠻喜歡看到這副模樣的。

 

「哼嗯、你這傢伙……」

 

聽了那有些抱怨,又有些牽怒的語氣,黃瀨挑了眉,他回過頭看了眼這個和自己兩週內上床三晚、卻也是在這兩週內自己唯一有發生關係的對象。分明就快忍不住了,卻又硬要在使勁地衝刺幾次之後退出,然後扳過自己身體,成了最平凡無奇的面對面正常體位之後,才再一次貫穿那高熱的深處。

 

但那一雙手不再只是稱扶著身體,一邊溫柔地撫摸過每一次肌膚,另一手則貼著臉頰輕輕捧著接吻,頑皮的舌尖在口腔內留下甜蜜,一雙唇都要被吻得有些紅腫了也不放過,閉上眼享受這些的兩人,簡直就像正愛著一樣。

 

「唔嗯……哼、嗯啾……」

 

甚至還發出了像笨蛋情侶接吻時才會故意親出的水漬聲,差點就想笑出來的這種感覺也十分美好。雖然到目前為止只有三晚,但這個男人果然……

 

「哈啊……你真的好棒、」

 

看著他也因為自己而放縱了情慾的表情,那不見任何從容的神情,一陣情動幾乎要漲滿了心,這只是會讓人更想去滿足這個愛人、也惹人愛的男人而已。

 

最後幾次深入淺出的衝刺,一直到一陣陣高熱的液體灑進黃瀨的體內,男人還擺動了幾下,這才留著眷戀,並緩緩退了出來。

 

這個男人,果然是截至目前為止,在身體上最契合的對象了。

 

不像自己那感覺就孱弱許多的白皙肌膚,一身沖繩色的他在擁抱時確實很是魅力。高大寬闊的臂膀和結實的肌肉線條,縱使身高並沒有差多少,但相較於較為精瘦的自己,這個男人無論看起來還是抱起來就硬是大了個半號。

 

除了身材比例之外,那和一張看起來很是兇惡冷漠的臉蛋相比,可是有著柔軟到簡直跟豆腐一樣的溫柔小舉動……像是親吻。那有些粗魯失控的性愛技巧雖然稱不上什麼高超,但帶著的那幾乎要人誤以為是愛情的吻,這還能不陶醉嗎?

 

況且,就算撇開這些,他從不見這男人在夜晚過後還會有什麼留戀。不問姓名稱謂,不問生活背景,不問男女關係;還會有誰比這個人還更適合自己這樣時不時的解放夜晚?黃瀨這般問著自己,他只是在心底笑了聲,只差沒搖了搖頭而已。

 

一邊胡亂想著這些,他不禁也隨著這甜美氛圍的餘韻,靠上了男人那用剛烈線條刻劃出來一般的臉龐,輕輕地朝著那雙嘴吻了上去。

 

兩個人的相遇是在半個月前的新宿酒吧裡,那是個不同於一般在二町目那種平俗Gay Bar的地方。他們對上了眼,和之前的經驗相比,確實是愉快攀談了較長一段時間,直到慾望開始伴隨著酒精起舞,接著便到一旁的賓館去了。

 

但是,在那個美好的夜晚之後,再一次去同樣的酒吧時,黃瀨多少有些訝異於面對他人先上前來的邀約而感到興致缺缺的自己。

 

會到這個地方來,其實只是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再遇上他而已──

 

這樣的想法在心底慢慢開始變得強烈,就在有些受不了那不斷靠上前來的傢伙,而準備打道回府時,其實抱著相同的心情再次踏入這個地方的他,便出現在黃瀨的面前。

 

然後他們相約了共度今晚,就算別說是電話號碼了,連姓名也都不曾提過,倒也過得很是自在。而且換句話說,反而這才是對黃瀨來說的最佳模式。

 

「那我先去洗澡了。」

 

他搔了搔那頭短髮,翻過身一邊伸了個懶腰,接著才離開那混合了兩人的體味,分明很糟糕,卻又淫靡得很是誘人的床。

 

「欸──?」勾起一抹邪笑,黃瀨故意拉長的疑問句顯得有些過分甜膩,尤其是夾雜著那隱約沙啞的嗓音。「這時候不都該說一起去洗澡之類的話嗎?」

 

「……你是真的喜歡這樣還是隨便說說?」男人毫不留情面地白了他一眼,「誰要做這種無聊又費力的事情。」

 

這樣直接的話語逗笑了黃瀨,又心有不甘地消遣了幾句,才總算讓他踏進浴室沖洗。看著那關上門的背影,他這才收起了笑容的幅度。

 

當然是隨口說說的,現在的他可是累得連動上一隻手指頭都有困難。

 

心底這般暗忖著,黃瀨便又鑽回了被窩裡。

 

回想起這簡直是食髓知味的幾個夜晚,和同一個男人維持大半個月之後,還有種想要持續這樣的關係下去的心情還是頭一遭。閉上眼,黃瀨這下倒是突然想起了女朋友新島的面容。並不是基於罪惡感,也稱不上算是懷念的心情,單純只是打算著今晚是否就這樣在這間旅館待上一晚而已。

 

新島雖然是旅行社老闆的千金,還是獨生女,卻一點也沒有嬌嬌女的傲氣,從英國留學歸國的她,行為舉止更是有著優雅的氣質。雖說總有一天會直接繼承這間公司,但新島也很秉持她自己的行事風格,堅持要從基層慢慢做起,去瞭解這個行業、以及這個企業體。

 

所以才會像現在一樣,明明身為未來的老闆,卻還要站在第一線帶團出國,一趟要是飛去了歐洲,通常一個月也就耗著根本見不到幾次面了。這次她去了西班牙,雖然上週才去,但在那前一週也是忙於處理各項繁瑣的事務,扣掉在公司見面的時間之外,並沒有住在一起的兩人,也只有在出發前兩天相約了一個週末夜晚,一同共進晚餐當作餞行。

 

然後她還要到下週才會回國啊……

 

思及此,黃瀨便決定今晚就不再回去那個橫豎也是空蕩蕩的家,就算現在在淋浴的那個男人並沒有留下來的打算也沒差,偶爾享受一下一個人的飯店週末,感覺應該也還不錯。

 

做好了這個決定,黃瀨再一次睜開才因為有些疲倦而闔上的眼,想要習慣性地拿起手機確認一下有沒有漏接的電話或是忘記什麼預定的計劃,這才發現隨身的包包就被扔在一旁靠窗的沙發上。

 

勉強移動著就像被拆解過後又重新組裝起來的身體,他試著讓自己忽視被扔得滿地凌亂的衣物,極力伸直了手,但就是怎樣都勾不到。「唔呃……」覺得手臂好像都有點在顫抖了,其實要爬起來也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可就是有點懶、又嫌麻煩,而且總覺得既然都努力到這個地步了──

 

「嗚、哇啊──!」

 

當那個已經結束淋浴的人走出浴室時,看見的便是黃瀨整個人連同被單摔下床,一手還伸得直直的勾著兩人的隨身物品,但無論是錢包還是手機甚至其他東西,卻全都混亂地灑在地上的畫面。

 

「……你在幹麻?」

 

「呃、呵呵,抱歉……」

 

覺得自己實在既狼狽又丟臉,黃瀨索性蜷裹著被單坐在地上一一將掉落的東西拾起。

 

「呵,難不成是腳跟腰都沒力了吧?」只在下身圍了一條浴巾的男人有些輕蔑的說笑著,甚至還打趣地在黃瀨面前蹲了下來,好整以暇看著他,倒也沒什麼想要幫忙的意思。「今晚可還長著呢。」

 

「說、說什麼啊……」

 

無可奈何因為這樣輕浮的話而緋紅了臉,黃瀨更是埋頭加快了手上的動作,怎樣就是不想在這個時候還對上他的眼。「你這個人、……欸?」

 

「啊?我這個人怎樣啊?話講一半……」男人這才發現黃瀨有些傻了眼看著拿在手上的東西,「啊、呃,那是我的。」

 

就放在車票夾的正後方,上頭還有一張分明就是眼前這個人的大頭證件照,但照片上的他卻穿著黑色的立領制服,一旁標明了『青峰大輝』之外,還加上了『桐皇學園』四個大字。

 

「呃、……哈──啊?」

 

「怎麼?所以說,這、是、我、的。」

 

分明知道黃瀨會有這樣反應的原因,青峰硬是擺出那趾高氣昂的態度,一手指著他放在車票夾背面的學生證,並強調著自己,然後等著看好戲。

 

「等等,什麼、呃,所以說……」黃瀨也知道自己現在說出的話實在非常語無倫次,但別無他法,因為這本身就是一件沒什麼邏輯可言的事實。「……你還只是高中生──?」

 

「嗯,既然證件都被你看到了,難道還會不是嗎?」一邊這樣說著,不顧還跌坐在地上的黃瀨,青峰先站起了身便抽走了自己的票卡夾,然後拾起自己的東西,並丟回包包裡,接著才一屁股坐上了床沿,對著黃瀨伸出了右手。「青峰大輝,高二,十七歲。你呢?」

 

多少也有因為沉浸在方才的驚嚇當中還沒回神,黃瀨對著青峰那勾起的自負笑容和朝著自己伸出的手,看得有些呆了,並情不自禁地也將手給遞上前去。一邊讓青峰給使了點力道扶著,一邊忍著腰間傳來的痠痛感,這才倒回了床上去。

 

「呃、黃瀨涼太、」實在是十分令人難以理解且意外的自我介紹場面,才說了名字,黃瀨又撇開了對著青峰的眼神,他這下可是深切的體認到女人老是說著年齡是秘密的原因了。「……二十五歲。」

 

「喔。」可沒想到青峰竟是這種沒所謂到徹底的反應。「那麼黃瀨,再來一次吧。」

 

「不是吧──」眼看自己就要再被壓回床上,別說想休息一下了,就連身體的清潔都還沒做,這還真是個年輕氣盛的傢伙……「等等、等等等等……」

 

青峰看著自從兩人第一次見面以來、似乎一直都是用張成熟誘人的表情面對自己的黃瀨,現在卻是雙手使勁地抵在胸前,巧緻的臉蛋泛起了完全跟性愛無關的紅暈,眉頭看起來應該是有些困擾而皺在一起的表情……沒想過會遇上這個人的這些反應,青峰頓時覺得可愛又有趣。

 

「先、先讓我整理一下喔……」一雙眼四處飄移,就是不肯落在青峰那雙獵豹般的眸上,這突如其來發現的事實讓他完全失去了遮掩自己真正情緒的從容。「所以說、天啊,我竟然對高中生出手……」

 

聞言,青峰挑了眉,那神情就像找到了新玩具一樣雀躍。「不、」修長的手指壞心地勾起黃瀨的下巴,半強迫地讓兩人四目相交,看見那如預期中的慌張神情,青峰強忍著幾乎都要笑出來的情緒,刻意壓沉了嗓音,對黃瀨低語。

 

「你是『被』高中生出手了。」

 

「什、你、你──」

 

那記偷襲留在頰邊的吻,感覺倒是有十七歲的可愛了。

 

不知為何腦中浮現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黃瀨還來不及再給出多一些反應,連話都說不完整且道得結巴的嘴,接著就讓那熱情的吻給襲捲而去。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蝙蝠
  • 不知為何覺得青峰超可愛的阿XDD不愧是18歲
    黃瀨感覺有點BITCHˇˇ(稱讚)
    看到沖繩就瞬間反應黑糖是我的問題嗎(踹)
    雖然青峰是真的很黑啦....
    好喜歡這篇期待CWT33ˇˇ
  • 這篇寫到後面才發現有年紀上的BUG總之青峰變成17歲了.....XDD
    哎唷這種年齡的+1和-1我實在弄不懂啦好複雜ww (哪裡###)
    哈哈青峰真的很黑啦那糟糕我是不是要改成黑糖色比較接近~(X)
    感謝支持我會努力完稿的!!!!!

    舞華 於 2013/01/27 22:36 回覆

  • 小璦

  • 新刊!!!!!!!!

    之前在噗浪上就有看過舞華說想寫年下青峰年上黃瀨了
    而且好像也有過噗浪上的幾段文章
    那時候就很想看了呢XDD

    超期待新刊的!!!!!不過場次應該是無法去了要去跑馬拉松(ry
    所以我要等通販xD

    我一開始看也想說不是高三十八歲嗎怎麼變年輕了?xD
    差了八歲啊,讓我想到某個偶像劇的台詞,橫8可以看成無限可能xD

    總之我愛年下青峰X年上黃瀨(吵#
    我相信會是Happy Ending吧>口<?

    舞華加油唷~~~~\>皿</

  • 對啊年下峰真是太萌了哈哈哈
    大概是上一本新刊寫到後半的時候就開始想寫這個故事了ww
    去跑馬拉松什麼的也太健康了XD
    通販的話我想沒意外也會繼續委託奸情區唷~
    感謝支持!!!!!

    舞華 於 2013/01/29 19:59 回覆

  • 蒼雁
  • 這還真個年輕氣盛的傢伙……→覺得這裡似乎少了字→這還真"是"個年輕氣盛的傢伙(若是我錯了那抱歉ry

    俺很期待這本年下青峰x年上黃瀨阿阿wwwww
    看完試閱有些地方讓我會心一笑
    黃瀨你在青峰面前的樣子真(ry
    17歲和25歲間的年齡差好萌阿阿www
    這樣的青黃也好愛(大心

    舞華加油!!!
  • 哎唷糟糕被抓到漏字了......wwwwwww
    真是抱歉,試閱沒有好好校稿就放上來我馬上改!!!!! >"<
    這本我會努力寫完的,不過CWT真的好擔心窗......(振作##)
    我會我了萌翻的年齡差拼命的!!!!!!

    舞華 於 2013/02/12 08:31 回覆

  • kk
  • 青峰真的很帥氣啊!>///<
    要請問一下作者大大CWT33第二天買的到本嗎?
    因為第一天實在去不了!(泣
    所以問問
  • 第二天沒問題啦!
    這次有準備過份充足(?)的量去會場XDDD

    舞華 於 2013/02/28 23:18 回覆

  • 櫻季
  • 請問售價多少?
  • 兩百元~ww

    舞華 於 2013/03/01 20:50 回覆

  • 寶尼
  • 請問之後還會有販售嗎OAQQQQ
  • 待奸情區盤點之後賣場重新上架時就會有販售了喔!
    但委託代理通販價格略高,如果想用場販原價購買的話五月的黑籃ONLY攤上也會有~
    感謝支持!

    舞華 於 2013/03/05 09: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