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點遲來但還是祝福) 大家新年快樂Happy New Yearあけおめ!

2013年第一天就來個這樣有點肉的字母文(雷者請迴避噢)不知道好還是不好說......www

算是喜歡你系列三篇之後的第四篇(?),要說是完結也可以,但搞不好以後還有什麼想寫的點會再翻出來也有可能。(欸#)

沒看過前面三篇的朋友其實也沒關係啦是可以當作獨立一篇短篇來看的~

那麼依舊希望大家會喜歡,而且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指教溜 (笑)

 

 

 

 

 

為了結束曆法上的最後一天,緊接著開啟下一個新的初始,隨著日月,世界各地隔著時差,像是一波波浪潮,人們分別在各個時區逐一歡慶這樣的瞬間。

 

聚在一起倒數,那喊出秒數的聲音就像要把過去這一年所有的不愉快給扔掉似的;然後歡呼,然後擁抱,或許一邊接吻,或許一邊說著愛。

 

愛親人,愛情人,愛友人,在這個瞬間,世界上紛紛讓愛給充斥著,明明是這般美好的世界──

 

「呵呃……哈啊、慢、慢一點……不要、」

 

舖上大床的潔白被單讓黃瀨的雙手扯出一波一波摺痕,前胸已然貼在柔軟的床上,甚至像是要陷了進去似地,但讓身後的男人握緊的腰,耐不住情慾而無意識抬高並扭動著的臀,只是徒然將那炙熱的器官埋得更深而已。

 

「啊?」青峰粗啞地開了口,他在那白皙的美背上一記一記親吻著,留下一道一道專屬於自己的痕跡。趴伏在黃瀨身上,就像是第二張人皮那般親密,深知對方所有敏感的弱點,青峰刻意靠上了他的右耳,一邊噙著耳骨,一邊低語。「不要什麼,我看你不也是很享受的模樣?」

 

「唔嗯……小、小青峰、」

 

空氣中淫瀰地充斥著兩人體液的味道,肉體相互碰撞的聲音,時而拔高,時而低吟的喘息。

 

明明在這樣的時候,這個世界是這般美好。

 

但為什麼現在,反而覺得我們比這個世界還要可愛上許多呢?

 

「你這個人實在是……」跟著纏綿上一雙唇的體溫,伴隨著略顯破碎的話語,勉強地想用那早已讓情慾迷濛的眼,看進青峰……看進他的男人的瞳眸裡。「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而且還這麼剛好是跨年夜……」

 

黃瀨有些遺憾的回想起自己得知可以提早收工,可以趕得上一起跨年的瞬間那時,心情是多麼的雀躍,沒想到一進門就被男人熱情的吻上,不消多少時間,身上的衣服就被剝個精光,然後雙雙倒上了床。

 

「這不就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了嗎?真是的──」

 

聞言,青峰挑了眉,乖巧地聽了黃瀨的抱怨不過一會兒,便又挺直了身,毫不保留地再一次大幅擺動起了腰身。

 

「唔呃、哼嗯……你、」

 

「有什麼辦法啊!」才想放縱一下性慾,但一聽見隨之讓自己引出的、黃瀨那因為突然擺動而拔高並帶著半求饒哭腔的呻吟,卻又稍稍稍微緩下了節奏。「你以為是隔了多久,我才終於能這樣抱你嗎?」

 

一具最直接赤裸的話,也讓黃瀨不禁放下所有遺憾──像是明明人身在美國紐約,卻無法在時代廣場跨年這種事情,然後倍加享受了在這一刻纏綿的甜膩。

 

就在兩人還正就讀大學,才開始因為未來迷惘不久的時候,一位紐約大學的籃球校隊教練趁著私人旅遊行程來到了日本,碰巧遇上大學聯賽的賽季,進場觀賞的幾回賽事當中,剛好有青峰出賽並精彩獲勝的場次。

 

他為此便得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但他們卻也為此在完全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的狀況下,迎來了對於人生,也對於這份愛情的分岔點。

 

雖然說過要帶黃瀨一起去美國,但是,當這樣的機運突然降臨時,兩人之間口頭上許過的承諾,卻開始變質成非得屈服於現實的犧牲品。要是單純憑藉著這一份衝動,黃瀨毅然決然跟去,肯定會讓生活頓時困難的只剩下愛情而已。

 

別說是經濟面了,那黃瀨將會成為一個失去夢想,失去自我,失去目標,只剩愛去補充的軀殼,甚至連一個個體可能也稱呼不上。

 

他們已經是長大了,非得長大不可,所以他們選擇放手一次,選擇試著讓彼此之間的距離隔了一個太平洋。

 

兩人擁抱著彼此痛哭著別離,但正是因為最愛的是對方那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目標、而閃閃發亮的光輝,才無法堅持為了兒女情長而親手破壞這一份美好。

 

曾經寂寞,曾經緬懷,曾經落淚,這些日子一點一點慢慢累積起來,其實回頭一看,每一個一年都只是過得愈來愈快而已。

 

青峰在美國大學球壇站穩了腳,黃瀨也放下那一直以來的『多方從事』姿態,雖然也是一邊兼顧著課業,但在大學時候和經紀公司正式簽了約,同時進行許多專業訓練,雜誌不說,就連廣告代言都紛紛接手。

 

他有時會管不著日夜顛倒的時差,一通越洋電話撥了過去,就只是想聽聽戀人的聲音而已,即使那通常都會先被臭罵一頓;他有時會一次跑進專賣日文書籍雜誌的書店埋頭挑選,只是想要看看戀人那經過日月而更顯美麗的臉龐。

 

雖然辛苦,但這樣的若即若離,肯定會比年少輕狂時的有勇無謀美好上更多。結果來說,現在,青峰以破竹之姿一腳踏進了NBA舞台,黃瀨也以在日本打下的江山基礎,成為經紀公司當中第一位成功在美國發展的模特兒。

 

兩人在紐約合租了一間房,就像大學的時候那樣,無論外頭的世界如何變化,只要踏進了他們的家,就好像這一切從來沒有改變過似地美好。縱使時常因為工作關係沒辦法聚首,但至少他們擁有一個共同的歸宿,身為彼此的避風港,或許這就足以稱為幸福。

 

「哈啊──小、小青峰、」

 

失去了所有時間概念,被翻過又再一次被貫穿的身體任憑給這個男人,黃瀨也忘了什麼抱怨。正面看著青峰,他伸手捧上那同樣也讓性慾鞭笞的臉龐,一雙嘴湊了上去,就算兩片唇瓣被吻的紅腫也沒關係了,在這個當下,在這個人懷裡,早已沒有任何比好好愛著對方,也讓對方好好愛著自己還更重要的事情了。

 

「唔喔、呼嗯……」雙手撐在黃瀨頭的兩側,讓一雙腳勾纏著自己的腰,青峰漸漸加快下身的進出速度,那快速摩擦的感覺帶來讓人簡直要抓狂的歡愉。捧著臉的手滑到了男人的頸後環抱著,鬆開的吻讓黃瀨仰起頭讚嘆了一聲。

 

全身泛起的淡淡紅潮,還有那難以言喻是疼痛還是快感的酥麻,都是眼前這個男人帶給自己的──

 

喜歡什麼的,愛什麼的……超越這兩者的情感,大概,這世上是真的存在的。

 

「小青峰,小青峰……」

 

喊著的聲音已然有些沙啞,就算是墮落好了,那也是兩人一起了,「呵呃、黃瀨──」渴望著對方的性愛再一次迎來高潮,他們擁抱著彼此直到得到解放,無視了肌膚上的濕黏感,無論是一年的結束,還是一年的起始,兩人都如此親密地連結在一起了。

 

「哈啊……吶、小青峰。」一邊調節著自己的呼息,黃瀨廝磨著他的男人,滿足地勾起了一抹美豔的笑。「或許在新的一年,我們可以來試著說說看。」

 

「嗯?」

 

一邊撥弄著那讓沁出的薄汗沾濕的前髮,青峰一邊等著發話的那人把後續給接下去。而且其實也不是多麼溫柔的在整理,他只是很喜歡摸摸黃瀨這樣特別惹人憐愛的表情。

 

「說說『喜歡』、什麼的……『愛』、什麼的……」

 

「……那你現在不就說了。」

 

「這才不算!」

 

青峰停下手邊的動作,他看著黃瀨等著自己表白的神情,那簡直就像快長出狗耳朵狗尾巴一樣……覺得自己要是講了,這個人應該會就此摔出淚來,而且這種話在被要求刻意講出來的情況下……嗯,青峰還是判定,這對自己難度太高。

 

「唉唷,今年才剛過一、兩個小而已吧?我們還有三百六十四點多天那麼久,慢慢來吧。」

 

「呃、那是沒關係,但我怎麼有種被敷衍的感覺?」

 

「沒有啦你錯覺啦白癡,廢話少說,再來做一次吧。」

 

「欸──?不、不不不,先休息一下、呵呃、欸你不要突然──」

 

走過了上一個美好的春夏秋冬,我們還會繼續走向下一個美好的春夏秋冬。

 

如果我們可以一直一直一直這樣走下去,那將會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是你,我會說出那句承諾一輩子的願意,我想,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祤漓
  • 舞華日安www
    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亂闖進來了
    很喜歡大大筆下的青黃
    所以在前面的文章看到可以搭訕就來了
    因為從第一篇開始看
    想了又想還是決定留在最新的篇章
    溫柔的小青峰好棒(少女心)
    還有總是胡思亂想的黃瀨也好可愛
    能夠在新年開始看到舞華的文真的好開心OwO
    新年快樂唷
    P.S.我可以稱呼舞舞嗎-w-
  • 可以啊~看你想怎麼稱呼都沒關係......XDDD
    很高興被青黃同好搭訕啊!

    我敲愛男友力很強的青峰阿大wwwww
    他就是標準的面惡心雖然稱不上善但其實也有溫柔的一面的傢伙
    鞭子與糖(?)難怪讓小黃瀨愛得死心蹋地~

    舞華 於 2013/01/03 21: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