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才一打開休息室的門,雖然是先聽工作人員說了,但看到眼前的人,龜梨還是有些呆然地愣了一下。

 

「你還真的在啊。」

 

就跟以前一樣。

 

赤西老愛冷不防地來個休息室突擊,有的時候剛好遇上工作人員,事前親切的告知至少能免去龜梨的一些驚嚇。而在以前那樣的時候,他們的招呼也大概就像現在這樣的感覺吧。

 

「對啊。」聳了聳肩,赤西這才稍微收斂了一些霸佔了整張沙發的大爺姿態。「工作人員都這樣跟你說了,還不相信啊?」

 

「……也不是啦。」歪了頭想想,龜梨說不出那種有些微妙的感覺。「可是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卻看到其他人在裡面,怎麼樣都有點……呃、我不會形容。」

 

「你以前是不是也說過一樣的話?」

 

大概吧。龜梨在心底暗忖了回答,但他並沒有再次看向赤西並說出口。

 

「有什麼事嗎?我以為你這段時間會一直在沖繩。」

 

隨手翻出了廠商給的慰問品,看起來很簡樸、卻十分可口的長崎峰蜜蛋糕,一邊結束了閒聊進入主題,龜梨約略切了一塊就遞到赤西面前。

 

男人看著眼前的東西,雖然平時很少會主動去吃甜食,但這樣的狀況下他還是很自然地拿起免洗叉子,直接吃了起來。

 

沒問『你要不要吃』,沒說『謝謝我開動了』,這些小動作和默契就像一輩子都再也掙脫不開的習慣,就像影子,在兩人的心底也只能認了,只要面對了這個人,有很多事情便會如同這般,即使想要丟棄也沒辦法,就是跟了永遠了。

 

「嗯……不太算啦,和東京兩邊跑。」

 

這下話題又結束了,畢竟在這樣的狀況下還提起妻小什麼的,未免也太不識相。龜梨沒什麼意義的發出了聲音代表回應,接著又沒什麼意義的翻弄了包包,看了看手機,是有一、兩封未讀訊息,雖然點開來了,但那短短的內容究竟是寫了什麼,他一時之間卻完全無法理解吸收。

 

看在眼裡,赤西知道,這代表該輪到他開口了。

 

偏偏,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怎麼一一道來。

 

你最近好嗎?

工作好像很忙的樣子,有好好照顧自己吧?

電影就要上映了,放心我會去看啦。

 

還有些什麼,好像還有些更重要的、自己特地來到這裡,想確認的事情。

 

抱歉,我結婚了。

你恨我嗎?你想忘了我嗎?

和也,好久沒有這樣叫叫你了,我還能這樣叫你嗎?

 

嗯,這些很重要,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問題──

 

「吶、你現在想什麼?」

 

放下了餐具,赤西一手托起了腮幫子,就算龜梨沒有回頭直視著他,卻都能感受的到那視線的灼熱。

 

「嗯?沒什麼啊。」把手機放回包包裡頭,摸東摸西就是找不出個好理由,龜梨最後還是把包包的拉鍊給拉上了,一雙手空了出來,什麼也不剩。「你就是為了問這個問題而特地過來的嗎?」

 

「有什麼事情就快講吧,攝影還沒結束,現在只是剛好燈光出了點問題在處理當中而已,弄好我就要回去現場了。」

 

龜梨有點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但赤西就是聽得出來,那根本是為了逃避而採取的言行。

 

這讓他一股氣惱沖上了喉頭。

 

「你就沒什麼話要對我說的嗎?」皺緊了眉,赤西甚至站起來走到龜梨面前。天啊,這之間到底過了多久了?幾天?幾個月?甚至……有要以年計算了嗎?

 

究竟,距離上一次兩人面對面靠得這麼近,已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我真的寧願你多跟我說些你的感受,我們可以好好談……打從一開始我就想跟你用坐下來談的方式,我以為我們可以很成熟的解決一些初始的基本問題。」

 

赤西的情緒開始有些失控,龜梨依舊以不語面對。可偏偏在這個時候,休息室門外傳來了一陣禮貌性的敲門聲。

 

好像是電影的導演,剛好來到這個攝影棚,所以來打個招呼,龜梨伸手推開了赤西,中斷他的話題,打算在沒有任何人看見的開始崩壞的心底咬緊牙根撐下去,撐起那看似毫無所謂的勇敢武裝。

 

「龜梨和也,我正在跟你講話!」無視了阻擋,赤西自己也沒預料到身體就這樣衝動地上前拉住龜梨。「我寧願你對我大吼大罵,喊我騙子,喊我爛人,可偏偏你什麼都沒有說──」

 

「你到底把我們的過去當作什麼?」

 

不管是傷到自己還是傷到對方,話被說出口了,龜梨的表情依舊擺得沒有任何動搖,他只是輕輕拉下赤西的手,接著打開了門,綻開了那張招牌的笑容。

 

赤西根本不甘於就此被當空氣對待,眼看從另一頭走來的工作人員似乎正是為了提醒龜梨拍攝重開了而來,他看著就此要離開的背影,壓抑不下衝動,便跟著跑出了休息室並跟上前去。

 

「龜梨,我的話還沒說完、」

 

這時,讓一群人圍在四周的龜梨撇過頭看了赤西一眼。

 

他向前踏出的腳步沒有停下,他們之間的距離隔了一、兩個人,但一瞬之間,赤西甚至覺得那簡直就跟天地一般遙不可及。

 

接著,龜梨再一次對他扯開那名為偶像的笑靨。

 

「祝你幸福。」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可愛
  • 嗨~舞華,還記得我嘛?
    好久沒看你的文了
    再次看還是會有很深的感觸
    這篇讓人看了心裡有點酸酸的....
    多麼希望和也可以把情緒發洩出來而不是甚麼都不說
    這樣讓人看了很心疼很不捨(大哭
  • 好久不見~當然記得你啊!!! XDDDD
    還在看赤龜,真令人開心www

    不過對於龜梨這個人......
    我個人擅自的認為,他就是個雖然知道這樣做自己會比較好過,但還是會選擇不吵不鬧的那種ww
    可這讓人心疼之處,大概也是他的魅力之一吧~(笑)

    舞華 於 2012/12/17 23: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