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又過了一個月,小青峰都沒再提起過那個『喜歡的人』的事情了。

 

但對我來說,這卻是既漫長又痛苦的一個月。

 

歇斯底里的哭了好幾回,歇斯底里的對自己生悶氣,歇斯底里的情緒化,讓自己都快承受不住。但這些當然,全都不會在小青峰的面前表現。

 

電車上,公司的廁所,或是在泡澡的時候。

 

兩個人相處的一分一秒,全都是平靜又安穩的,他也是。這段時間,別說是吵架了,就連一點點生活上的摩擦都完全沒有,彼此都是用著平穩的口氣和語調交談著。

 

普通,就好像在這之前的那件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似的,卻又不盡然是如此。如果沒有那件事,或許笑容會更多一點;如果沒有那件事,或許會有些爭吵,但那反而更好。距離,好像依舊靠得很近的我們,對此其實都心知肚明。

 

相處模式愈是和平時沒什麼兩樣,就愈是奇怪。光是在戀人面前展開笑容的時候,還會想著『我這樣笑、還算自然吧?』的這一點,打從這個想法冒頭出來的瞬間,根本就將這份部協調給表露無遺。

 

而處在這樣的狀態之下,我相信會先瘋掉的人,肯定不是他,是我。

 

就算是聽他說跟朋友去喝酒時聊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就算是聽他提起在這附近新開的什麼飲食店的事情,說者或許有意或許無意,身為聽者的自己,都會不禁想在這些事情當中搜尋著有沒有『她』的存在。

 

是和誰一起去喝酒的?新開的店是聽誰提起的?

 

現在在傳的簡訊是要給誰的?今天的晚歸是因為工作還是什麼其他約會?

 

問不出口的話一再一再一再反覆累積在喉間,哪都去不了,最後還是苦澀地留給自己。

 

雖然明白,如果說出分手了,或許會寂寞好一陣子,但至少不會再被自己傷害,也可以省去自己會不會不小心傷害了他的擔憂。而且如果提了分手,小青峰肯定會一邊將聲音壓低壓沉地說著『我知道了』,卻又擺出一臉寂寞的表情。

 

『抱歉』,或許也會說。

 

光是想像而已,就能有如此鮮明的畫面呈現在眼前了。

 

他其實是個溫柔的人,他其實是個會去照顧人的人,雖然外表看起來總是那副很兇的模樣,雖然老是說不出什麼漂亮又好聽的話,但他就是一個這麼值得人去愛的人。

 

但除了不想放開小青峰那雙溫暖的大手之外,也不想看到他那樣寂寞的表情。再說了,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說出『分手』二字,都成問題。

 

可即使如此,再怎麼說,現在這樣的狀況也不能持續下去了,堆積在心底的疑問就快到極限,要是再保持這樣扭曲的平衡走下去,肯定最後會以自己像瘋子般的爆發作結。

 

反正說到頭來,就是嫉妒這份醜陋至極的心情而已,這樣黑暗的一面展現出來的話,也只是會招惹小青峰的厭惡而已。

 

為了這些感覺在不遠的未來就會發生的事情,能達到稍微減速的方法……對,就只有減少自己腦海裡毫無邊界的想像而已。

 

有些久違的一起在家吃晚餐,打從在把幾盤食物擺上桌開始便開始尋找可以開口的契機。接著,找到了,就在將裝了滿滿一碗白飯要遞給小青峰的瞬間。

 

「那個,我們來約定一下吧,約定將任何事情都跟對方講、這樣。」

 

帶著有些微妙的微笑和小青峰對上眼,他沒有急著開口說什麼,只是等著我繼續把話說完。

 

「我在想什麼事情,當然會全部都傳達給你,小青峰也是、那個……關於她的事情的討論?商量?雖然這樣講好像有點奇怪……」

 

「像是『今天遇到她了喔』之類的事情,也都跟我說嘛,呃、在還不至於讓我覺的反感的範圍內啦。」

 

說到最後又好像有講跟沒講一樣了,雖然這也稱不上強迫的事情,就不過是個提案而已,就像在說『今天真想吃義大利麵啊』的那種語調。

 

但實際上,這畢竟還是和決定食物的程度相去甚遠,不用刻意觀察,就能注意到小青峰在一瞬之間飄開了眼神的猶疑。雖然這也算是預料之中的反應,但更因為如此,偏偏就有種不想輸的心情。

 

男人就是這樣好強的生物吧,會不會正因為如此呢?如果我和女人一樣乖順就好了,嬌小可愛身體又柔軟,可以盡情的撒嬌,可以光明正大,還可以不讓小青峰被世間用異樣的眼光看待。

 

但即使和這樣的我在一起沒有任何好處,卻還是不想就此放手啊……

 

「畢竟我還是覺得,對於彼此有隱藏的事情,很不自然啊。」

 

「你看嘛,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不就會產生很多無謂的想像了嗎?這樣不但會增加彼此的不信任感,我們相處的氣氛也不會有種劍拔弩張的感覺啊。如果公開了這些事情,搞不好我們可以更順利的交往下去……」

 

「我是這樣覺得啦。對我們來說,果然還是把話都說開了,比較自然吧。」

 

大概,當老師苦口婆心地說服著拒絕上學的學生們時,也是這樣的心情吧。我知道,我正在非常拼命的要把這樣的想法加諸在小青峰身上,但我也知道,在此我卻又絕對不能表現出十分拼命的模樣。

 

小青峰的手維持著接過飯碗的姿勢,另一手遲遲還沒拿起筷子,看似在思考,但分明一向就是個討厭思考的人,好像我就正等著他什麼時候變得不耐煩似地。

 

就在我才受不了沉默而要繼續開口說服他的時候,小青峰突然對上了我的眼,然後,他這樣說了。

 

「嗯,就這樣做吧。」

 

×

 

做了這樣奇怪的約定之後,小青峰幾乎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遵守。

 

寄給她的簡訊內容,她回覆過來的內容;什麼時候要和她在哪裡見面,穿著什麼樣的衣服,說了什麼樣的話。

 

小青峰遵照約定的說了,相對,我也遵守了這個約定,將這些事情全部都聽進了耳裡,甚至一邊點著頭,一邊圍繞著這些事情展開了接續的話題。

 

十個人看見這樣的相處模式,肯定十個人都會說絕對有問題吧。

 

雖然看起來小青峰和那個女生並沒有發展到戀愛關係,他也依舊每天都回到這個家裡,就算有事、最晚也都會搭上最後一班電車,但即使如此,聽他說著她的事情,果然還是非常痛苦,不多不少,就跟想像中的一樣。

 

縱使感覺得出來小青峰會盡量以客觀的角度去說這些,但在字裡行間,還是能感受到喜歡她的那一份心情。就像滲入了他整個人的言行舉止當中那樣,即使沒有刻意提起,也會讓較為敏銳的我感覺得出來。

 

但就算這麼辛苦,我還是覺得比什麼都不說還要來得好太多了。

 

憑藉著自己的想像力,究竟會鑽入怎樣黑暗的死巷裡都深不可測,像這樣直接讓一件又一件的事實傷害著,就算自己的心被這樣傷得扭曲變形,都還稱得上是可以忍受的事情。

 

沒事的,絕對沒事。

 

這句話像是咒語一樣一再的在心底覆誦著,這樣的話講久了,就一定會成真的。這樣的生活,並不會發生什麼了不起到嚇人的問題,雖然有點奇怪,但那肯定也是因為我們就是適合這樣的相處模式,這樣的戀愛方式。

 

絕對沒有問題的,無論生活,無論工作,無論戀愛,一切都很順利。

 

×

 

這天,準時結束了工作,雖然小青峰說晚上要跟同事在下班之後去喝一杯,而且還刻意強調了是她沒有參與的活動,但想說反正時間還早,雖然是一個人的晚餐,但畢竟老是吃外食,偶爾下廚料理一下也好。

 

綁起了圍裙,站在開放式廚房裡,大概就是怕寂寞吧,還打開了客廳的音響,放入了自己喜歡的樂團的CD,感覺才不會好像太過孤獨似的。

 

就用冰箱裡剩下的飯跟一些小菜切一切,隨便就做個炒飯吧。然後再用沖泡一些速食濃湯包來喝好了。

 

心底一邊盤算著這些事情,一直到整個料理都完成了,逐一將碗盤擺上就在客廳旁邊的那張小餐桌上時,才被呈現在眼前的畫面給嚇了一跳。

 

一鍋加了豆芽菜的味噌湯,豆芽菜和蛋的味噌粥,豆芽菜和蛋的炒飯。

 

根本都是些有點微妙的組合做成的料理。全都是豆芽菜,而且主食還有兩道,甚至拿出來的碗盤也是兩副。況且,一開始明明決定用速食湯包就解決的。

 

做出這些料理的人是自己,只有自己,不可能是他人;但這樣的自己,卻對做出這些料理的事情渾然不知,而且直到都完成了,才被這個結果嚇到。

 

眼睜睜看著擺上桌的東西,還溫暖得冒著熱騰騰的白煙,不知不覺自己突然覺得呼吸變得開始急促了起來,心底害怕了起來,不知道對於這些在眼裡看來愈來愈詭譎的食物,還是對於好像變得十分奇怪的自己。

 

「嗚噁、呃……」

 

喉頭一股燥熱,好像要哭出來了,卻一滴眼淚都沒掉下來;胃袋一陣翻騰,踩著匆忙的腳步躲回廚房,一手扶著水槽,才以為會吐些什麼,卻只是一味的乾嘔。全身的力氣頓時像是被抽光一樣,除了慌張,沒有其他。

 

一邊哽咽著,估計聲音也都在顫抖吧,拿起了手機,腦海裡一片空白,撥給了小青峰,他接起來了,我卻只能像是跳針的播放機,只能不斷喊著『小青峰』這三個字,明明想說的話有好多,卻突然像是只會講這三個字一樣,反覆不停。

 

明明還有很多話想跟他說的,跟他說求求你快點回來,求求你看著我,求求你愛我。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