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喜歡的人了。」

 

即使是這樣極為簡潔的一句話,我還是花了異常久的時間去理解它。

 

「欸?呃、……」

 

反反覆覆了好多次,但腦中一片空白的結果,就是說出口的全都只有無意義的發音而已。面對這樣的自己,小青峰卻仍是那張不動風聲的表情,就連眉毛也沒挑動,看不出憤怒也看不出悲傷,也沒有喜悅跟開心,什麼都沒有,那是一張教人讀不出任何想法的表情。

 

兩個人就這樣又沉默了好一陣子,直到我又再次「呃、嗯……」的試著想去理解時,他才瓢移走了眼神,開始說起了那個『喜歡的人』的事情。

 

那天和同事、還有同事的女朋友在下班之後去喝了一杯,剛好同事女朋友的朋友也在附近,而且才結束了一頓飯局,便過來一同喝了起來。那時候只是非常普通的一起聊著天,喝得還蠻開心的而已,但不知怎地,就是對她莫名其妙留下了點印象。

 

之後又有一次一起喝酒的機會,這才發現、原來對這個女人有些在意,有點好感……她才剛和她男朋友分手,不過感覺不到對方是不是也有這個意思,自己也沒有特地去主動接近。只是交換了聯絡方式,來回幾次的簡訊也不過是一般的寒喧程度而已。

 

小兩歲,臉長得有點像那個肯德基廣告的女演員,不過也不算那樣的超級美女就是。身材嬌小,在出版社上班,好像是什麼女性雜誌的編輯。

 

小青峰說到這裡,便停頓了下來。在這當中,我什麼話都沒講。

 

肯德基廣告的女演員,是指綾瀨遙吧?所以說……巨乳?什麼的。怎麼老是壞習慣一下班就去喝酒,喝多了對身體不好吧?之類。除此之外,一時之間浮現在腦海裡的,也全都是一些問與不問、根本就沒有差別的事情。而這些縱使問縱使不問也不會改變些什麼的事,那麼問了不也是徒勞無功,所以才會把這些都到了喉頭的話,又再一次吞了下去。

 

和小青峰斷斷續續的聯絡以來,在彼此都長大成人之後,久違的相遇之後,那次擦槍走火的一夜情之後,交往至今兩年半,住在一起超過一年,這段時間以來,生活上的小爭吵不斷,嚴重的大吵一架也有過兩次。

 

但是『這次』,既不是小爭吵也不是嚴重的大吵,就連吵架,都不讓我算上。

 

「……就是這樣。」

 

他話說到這裡,才對上了一直沉默的我的雙眼。

 

『哈哈,騙你的啦!』

 

什麼的,他卻沒接上這樣的話。

 

「嗯,原來如此。」配合著他有些平淡的語調,我也跟著這樣說了。而他的話說完了,接下來該輪到我說了,但這可要說些什麼才好呢?「所以,你不喜歡我了?」

 

真是個狡猾的問題。

 

一邊對著自己講出的風涼話,一邊又將這提問扔給了小青峰。

 

「……不是這樣的。」

 

他皺了眉,眼神中帶著一點苦和一點痛,然後做出了這樣的回答──這樣在我提問之前,就已經想到的回答。但即使如此,即使已經知道他會這樣說,卻還是不小心湧上了一股想哭的衝動。喉頭好像熱熱的,卻什麼都無法表達出來,不管是淚水,還是一句『那我跟她,你喜歡誰?』。

 

「那……想跟我分手了?」

 

比起剛剛那個問題,這次在回答之前,持續了更久的一段沉默。

 

「我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權力。」

 

就連硬是勉強扯出的笑容也沒有,小青峰這樣回答了,相當狡猾的回答了。什麼叫『沒有權力』?把這件事情的決定權丟到我手上,那不就跟什麼都沒講一樣了。

 

但,我也夠狡猾了。

 

明知他也不能做出什麼回答,卻還是這樣問了。

 

在這些彼此沉默的空白裡,我不禁垂了眼看著他好一陣子。靠著沙發,他的一雙腳卻不時更換著擺放的姿勢,看起來就是無法冷靜的模樣,但偏偏說出口的語調又是那麼平淡,這也讓人不難想像出在他心底牽扯的情緒。

 

在喉間被扯鬆的是深藍色的底,上頭有些暗紅及白色線條的領帶,是一起在西裝店特價的時候買的,買了兩條一樣的,你一條,我一條,這麼想來,簡直跟小學生在湊些什麼夥伴間的證明沒什麼兩樣,突然覺得有些可笑。

 

和那個女生見面的時候,他是穿著什麼樣的衣服呢?不過如果是和同事下班之後去喝酒的話,應該就是西裝吧。她覺得小青峰穿西裝的樣子如何呢?小青峰也會繫著這條領帶去見她嗎?

 

再說了,其實小青峰是個容易被看穿的人,雖然說沒有特別主動去接近那個女生,但只要是敏銳一點的女孩,應該都會感覺得出來、這個人對自己或許有點意思吧。

 

「嗯……那、我去煮晚餐了。」

 

早就移開的視線沒有再一次和小青峰對上眼,就這樣轉過頭,背對著他,走進了開放式廚房裡。

 

「……抱歉。」

 

一句極為小聲的低語還是走進了耳底,小聲到好像只是喃喃自語,所以我也就當這句話小聲到被手上料理的聲音給蓋過了,沒有做出什麼回應。不過,在聽見的那一瞬間,還真是慶幸自己沒有回過頭看向他的臉,這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簡單的把從超市熟食區買回來的漢堡排加熱,稍微將兩大塊斜切成約略一兩口就能吃下去的大小,上頭淋了一些番茄醬,晚餐的主菜就此完成了。

 

然後又弄了個豆腐沙拉,還有一鍋用濃湯塊再加了一些馬鈴薯和紅蘿蔔煮成的湯,接著還有兩瓶冰得剛好的啤酒,一併擺上那小小的雙人餐桌,兩個男人的晚餐就這樣完成了。幾乎都是現成的東西,也不像會料理的女生一樣做出什麼精緻又美味的菜餚。

 

晚餐的途中,雖然表面上就和平常一樣,對著電視節目說著一些沒什麼營養的吐槽,或是又說說這幾天在公司發生了些什麼事情等等。但不知怎地,我就是對這樣『平常』的表面有些慌張,加快的扒著飯塞進嘴裡,這頓晚餐便早早就結束了。

 

先一步進了浴室洗澡,將整個身體浸泡在香草泡澡浴球那有些甜膩的香氣當中,當一切安靜了下來,就連手撥動了水的聲音都能在浴室當中回響的那般安靜時,方才小青峰的那些話,又全都擠進了都要痛起來的腦袋裡。

 

忌妒、不安、生氣、悲傷。

 

平時總是被說成愛哭鬼似的我,在這種時候,分明想哭,卻一滴淚都哭不出來。

 

「你洗真久啊?」

 

從浴室出來之後,喝完第二瓶啤酒的小青峰轉過頭,便對自己這樣說了。但是一瞬間,那自己沒有回答出來的、會洗這麼久的原因,似乎也在彼此之間製造出了一個奇怪的空白,好像注意到這點的他,在眨眼一瞬也隱藏了『啊、糟糕』的情緒。

 

「嗯,用了新買的泡澡浴球,覺得很舒服,所以就泡了久一點。」

 

帶過這個隨口說說的安全理由,小青峰應該也聽出來了,他在回應之後也沒多說些什麼,便起身打算接著進去浴室洗澡,就在兩人擦身而過之後,這才突然有種安心下來的感覺。

 

如果會因為這樣而感到安心,那住在一起還有什麼意義?

 

這晚,久違的兩人在關了燈的一片黑暗當中,牽著手入眠。

 

是我伸出去的,厚重的棉被裡頭碰到小青峰溫熱的手,暗示著讓他緊緊牽過。接著便是閉上雙眼,靜靜等待睡眠降臨這樣的夜晚。

 

「黃瀨。」不知道伴隨著呼吸過了多久,他突然低語的輕喚了自己。但是沒有做出回應,反倒更是想讓自己表現出『我睡著了』的感覺。「……抱歉。」

 

不要道歉。

 

真的很想這樣說,但我沒有說出口。想必,在這之後,這樣的道歉還會持續下去吧。但是,道歉什麼的,那就像要人原諒的姿態,實在太狡猾了。

 

雖然,自己也真是夠狡猾了。

 

其實是知道的,要是自己鬧上一鬧,看是要對小青峰生氣發飆,還是一如往常的在他面前大哭一場,搞不好他都會為此而覺得心安一些。明明知道,這樣什麼都不說的自己,其實才是最狡猾的。

 

之後,小青峰好像還說了些什麼,已經聽得不是很清楚,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沉沉的,真正的睡眠,就這樣慢慢襲上自己。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