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各位沒有看錯,是 那個北村一輝跟那個龜梨和也

唉唷北村大叔離婚一事跟那個一事(哪個##),我這向來沒節操的迷妹怎麼能忍耐得下來呢?

(拜託你快把節操找回來##)

反正完全只是單純腦補的腦補的妄想而已www

※在此注意,雷此配對的朋友真的千萬千萬不要點開繼續閱讀,謝謝XD※

 

 

 

 

「啊啊啊啊啊上田、上田上田、上田龍也──!!」剛結束了新曲練舞的工作,一條柔軟的黑色毛巾掛在脖子上,滿身是汗龜梨眼尖地看見正準備要進浴室的上田,便趕緊扯開了嗓子叫住了他。「等一下等一下……可以讓我先洗嗎?」

 

許久沒聽人這樣喚過自己的全名了,上田愣了愣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了眼匆匆忙忙跑了過來的龜梨。

 

是說……這傢伙焦急起來叫自己的口氣,不管過了幾年,還真是讓人在一瞬間覺得有那麼點不爽啊──「呵、幹嘛啦。」

 

「呃……」面對上田這突然笑出聲的表情,龜梨多少覺得有些詭異,但姑且還是先把自己的目的『向上呈報』了去。「我等一下有點事,想趕快洗一洗之後就先離開的說……我沖澡一向很快的。」

 

「……蛤──」

 

「欸拜託啦──」

 

毛巾和換洗的衣服已經拿在手上了,上田一臉慵懶地靠上牆,看著那根本算不上放低姿態懇求的傢伙……「嗯,你要幹嘛?」

 

「……欸?」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等一下根本就沒有工作行程了。」

 

勾起了一抹笑容,上田好整以暇地等著那焦急的人。很久沒看他這副模樣了啊……總覺得有點懷念,也讓人不禁感到有點好奇。

 

那就像是、就像回到了『之前』的龜梨和也一樣。

 

「唉唷、小龍──」

 

「少噁了,撒嬌也沒用。」從沒聽習慣從龜梨口中喊出那孩子氣的暱稱,上田甚至起了雞皮疙瘩,「不說就算了。」他接著便作勢就要轉身走進浴室裡。

 

「啊啊我說我說,我馬上說完,然後你馬上讓我洗,我真的得馬上離開──」

 

一陣胡言亂語之後,兩人終於各退了一步、得到了妥協。

 

只是──

 

×

 

只是沒想過,上田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

 

『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只是要去跟北村先生吃個晚餐而已。那次在電視劇共演之後,便又各自忙了好一段時間,但既然在這段時間都還保持著一定的聯絡,那現在難得有了可以見面吃飯的機會,當然會……多了些期待不是嗎?

 

──而且對方又是大前輩,總不能失禮吧。』

 

嗯,不管怎麼聽,這應該都是個非常正當的理由才是,況且,倒也跟事實相去不遠……只是,話中巧妙地沒有詳盡的把『關係』什麼的、報告清楚而已。

 

但為什麼……

 

『吶、小龜。寂寞這種東西,可算是連鎖反應呢。』

 

就連自己都差點掩飾不了那驚訝的反應……啊、應該說,自己的反應什麼的,大概從一開始就被這個相處了至今將近一半人生的人給看得透徹了吧?

 

『雖然說有個人來替自己治癒了,傷痛會減輕一半,但其實這樣的兩個人聚集在一起,那只是讓寂寞變成兩倍而已喔。』

 

寂寞啊……

 

×

 

「我明天要回家一趟。」

 

龜梨一直很想說,他覺得他的聲音好好聽,就跟他的人一樣,成熟又穩重,感覺根本可以讓自己百分之百依賴,可以讓自己百分之百相信……

 

但看著大片落地窗外的東京夜景,剛才不小心讓兩人控制不住的激情給打破而四灑在地上的紅酒酒瓶,即使是在深色的地毯上,依舊留下了難以抹去的漬印……就像自己。

 

總是相信了再相信,最後得到的,卻全都只剩下深深烙印下的痕跡。

 

「回……那個家?」

 

聽了這話,龜梨的心情不禁有些不安的複雜。轉過身背對了男人,這下誰也都看不見了吧,誰也都不會伸出手──用那修長的指節,讓人毫無抵抗的鬆開壞習慣下咬緊的雙唇。

 

「嗯,有些事、很多事,都該做出了結了。」

 

果然是像龍也說的那樣嗎?

 

不……其實這樣的道理,自己心裡早就是明白的,早應該明白的,應該要再清楚不過的。不管結論是走向哪一個方面,是好、是壞,這件事實,永遠都不會改變。

 

對方可是個成熟的大人了。

 

可偏偏還是問不出口;『什麼事情要了結?要怎麼了結?』,天曉得自己有多想知道,但又覺得問了、只不過是徒增自己孩子氣而已。

 

這個人不是那個人,龜梨再一次告訴自己,這個人可是個成熟的大人了。

 

但、和自己做過的所有預想都完全不同,那個男人打從身後緊緊、緊緊地環抱住自己。別說是做出和那個人一樣的、用手指撬開了咬著的唇,他那大出了許多的手掌整個將自己的臉龐遮去了大半,眼前頓時只剩下指縫間微弱的光線,而環上腰際的另一手,更是把自己整個人往後拉去、直到貼上那溫熱的軀體為止的力道──

 

「我也沒有後路了喔,再也沒有了喔。」

 

黑暗中,那夢囈般的低語在耳畔喃喃,明明是那樣想將自己給拉進深淵的、應該要逃離的聲音──

 

「我的歸宿只剩下你了,你也是吧?」

 

啊──果然還是很好聽吶……

 

「你也不會再回到誰的懷裡了吧。吶、和也君──」

 

×

 

『資深俳優北村一輝與結婚十九年的、一般女性的妻子離婚,十七歲同時也從事演藝工作的長男監護權歸為母親所有,此事於本日已經證實,由於……』

 

我知道的唷,龍也。

 

但就算是這樣,就算會變成兩倍的寂寞,我還是不想放手啊……反正什麼都沒有的我們,至少──

 

還能從這深淵的最谷底開始呢。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