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撥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如需留言……』

 

「嘖、搞什麼啊那傢伙……」

 

低頭不耐的咋了舌,依舊是聽見那冰冷的機械聲,青峰隨之就將手機從耳邊收回,按下了結束通話鍵。

 

打從今天下午開始就連絡不上黃瀨了。

 

其實平常自己算是很少主動撥電話過去的,只是覺得今天天冷,氣溫好像突然下降了好幾度,如同是要準備迎接冬天到來的預告那樣。想想,兩人似乎也很久沒有一起在外頭吃個飯了,原本想要難得約他去吃個火鍋之類的說……

 

一手插在口袋裡,一邊走在從車站要到自己和黃瀨一同承租的家的路上,他抬頭看著明明才晚上六點多、卻已經陷入一片寂黑的夜空,彷彿早是半夜三更似的。

 

這段約略十分鐘左右的路程中,其實過了車站附近較為熱鬧的區域,有大半的時間都是走在安靜的住宅區內。青峰不禁將視線撇向旁邊一戶戶的人家,幾乎都是點開了溫暖的燈光,有些還傳出孩子們歡笑的聲音,感覺十分快樂。

 

和黃瀨這樣幾年走了下來,彼此也都成年了,對於家庭的憧憬,或許在兩人的心底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想法吧。但既然覺得此生就是這個人了,放下那份憧憬,總比放開那雙手還來的簡單多了。

 

現在獨自走在幾乎不見路人的回家路上,任思緒胡亂想了這些的青峰,心頭又冉起了一絲無奈。

 

道路邊的路燈壞了一盞,閃呀閃地,突然從後方吹上的冷風幾乎刺骨,踏著緩慢的腳步走著的人,不禁也縮了縮身子,喊了聲冷。

 

如果這樣的一段路是和那傢伙一起吃完火鍋、一起走回來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吶──

 

或許可以趁著沒什麼人的這種時候,悄悄將他的手放進自己的外套口袋裡緊緊牽著,靠近了彼此的身體取暖,還能不用在意他人眼光,拉起外套的帽子偷偷接吻……

 

哪像現在,又餓又冷的……黃瀨那傢伙到底在幹嘛啊──!?

 

沒有對象可以脫口的抱怨就這樣又吞回腹中,即使無奈,走著走著青峰還是到了自家樓下,他抬頭朝向兩人的租屋處一看,果不其然是黑壓壓的一片。

 

黃瀨還沒回來,也就是說自己回到家之後,面對的還是一間冷冰冰的房,沒有人迎接,沒有笑容迎接,更沒有熱湯熱飯迎接。思及此,青峰幾乎想轉頭索性找個飯店住個一晚還舒服得多。

 

……但這頂多只是想想而已。

 

劃開更顯寂寥的腳步,青峰還是認份的踏進大樓,踏進電梯,拿出鑰匙──糟糕……冰箱該不會只剩下啤酒而已吧……

 

×

 

「嗚哇、好冷……」

 

在青峰踏入家門的那一刻,因為門扉開啟造成的室內風壓,讓客廳潔白的窗簾隨風飄啊飄地,他這才發現,窗簾後方的落地窗根本沒有關上。他悄悄翻了一個白眼,今天早上是他先出門的,而後出門的黃賴竟然連窗子都沒關……

 

那傢伙今天到底在幹嘛!?

 

透過窗外的月光冷冷地灑進屋內,那光線讓現況並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青峰在玄關脫了鞋,打開電燈之前,他選擇先去將落地窗關起,並留了一個小縫隙讓空氣流通一下……總覺得,家裡好像飄散著一股有些詭譎的甜膩香氣。

 

不管是自己用的古龍水還是黃瀨用的香水都不是這個味道啊……再說,這也不太像是香水的氣味。算了,窗戶也沒關,大概是從外頭飄進來、

 

『砰磅!』

 

才準備要轉身開燈的青峰讓這聲巨響給嚇住了腳步,那是從他們的房間傳來的。背後,因為才讓自己關成小縫隙的窗又吹來一陣風,發出了咻咻的聲音,這一切他現在所處的環境,不禁有些詭譎的讓他皺起了眉頭。

 

……搞什麼?

 

基於人性,青峰放慢了走向房間的速度,有些小心翼翼。他並不是個去玩鬼屋會嚇得驚慌失措的人,說穿了,對於鬼怪這種東西,青峰認為相信與不相信一點也不重要,只要彼此沒有任何觸犯,照理說應該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才對……

 

但即使如此,當他將頭探進房內時,那景象還是讓他整個人在瞬間毛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

 

明明沒有任何人在的房間,放滿了一些運動雜誌、一些黃瀨最近以模特兒身份登上的雜誌,還有兩人偶爾會看的書……應該是十分有重量的三層矮書櫃,就這樣應聲倒在地上。

 

估計是方才那聲聲響──

 

他們平時最愛滾來滾去的潔白大床旁,擺在右側的床頭櫃上,正搖曳著一盞燒到一半的蠟燭,看來屋內飄散的那個味道就是這個來源……

 

……現在是怎樣?

 

面對眼前一切難以解釋的畫面,青峰雖然不知所措,卻也意外的冷靜。他決定先將房內的電燈打開,總之先讓整個家亮起來,就算有些什麼,應該也會自動散去吧……?

 

他慢慢地從倒下的書櫃旁再次劃開腳步,經過了一旁的大衣櫃,電燈的開關就在房門的旁邊,就在前方再走兩步的距離──

 

木頭枝椏摩擦的聲音此刻從青峰的後方響起,那大概是衣櫃敞開的聲音。這讓他頓時發寒涼了背脊,卻也頓時像被固定住了腳步,既不敢轉身,又無法再動起雙腳。

 

「嘶……赫呃……」

 

突然,青峰在耳畔聽見了細微卻清楚的聲音,那就像是野獸打從靈魂深處發出乾渴的欲望。接著有道甜美的吐息靠上了自己的頸項,似乎有尖尖的觸感靠上了肌膚,感覺有些冰涼,感覺有些危險,卻也感覺似乎有些美好。

 

他想起了一種古老的惡魔,象徵著人類最原始的渴求,那是無論怎樣也無法填滿的,最美麗的永生──

 

×

 

「啾!」青峰大大的翻著白眼感受著一雙溫熱柔軟的唇在自己脖子上留下一吻,黑色的披風還隨著動作飄來飄去的。「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小青峰、萬聖節快樂──!」

 

「……黃瀨,我肚子餓了。」

 

青峰正思考著,現在要跟這傢伙發脾氣嗎?整天不接自己的電話,原本滿心想去吃頓火鍋的期待失望落空,回到家又餓又冷卻還要被搞上這招……

 

他無奈的移動腳步,走向前去把房內的電燈開啟,但整個人纏在自己身上的『吸血鬼』卻沒有想要鬆手的意思,就這樣硬是拖著走了幾步路,這才讓電氣的光明推翻了房內被營造出來的黑暗。

 

「欸──什麼嘛、你也太沒情調了,我準備很久耶、你也看看我嘛!」

 

黃瀨搖晃著青峰的身體,強迫著他轉過身面對自己。這時,映照在滿是無奈的青峰眼裡,卻是足以讓他一瞬為之清醒的身影。

 

原本就很長的睫毛,為了強調眼神而稍微加上了些燻黑的眼妝,在白皙的肌膚襯托之下,強烈的黑白反差更顯現出了一種病態的美感;挺拔的鼻梁下方,一張嘴有些不自然的張啟著,露出了尖尖的吸血鬼假牙,唇邊還很有魄力的點綴讓了口紅,讓現在的黃瀨看起來更添了幾分妖豔。

 

穿在身上的白襯衫有些凌亂且不整,又掛了件黑色紅內襯的披風,下身合身的黑皮褲更是將他修長的腿展現無疑。

 

可惡,還真讓人心動了一下。

 

不愧是模特兒,穿扮什麼都好看……煩死了,不過是個黃瀨而已、

 

「說、說點什麼啊你……」看著眼前的男人打量著自己這麼久,卻沒再開口說些什麼,讓他不禁覺得有些委屈。這個小驚喜策劃一星期有吧,得到的卻是戀人這樣有點冷淡的回應,不管是誰都會覺得難過吧──「嗚、小、小青峰……」

 

試探的開了口,還噙著一對尖牙就噘起了嘴,熱熱的淚水好像開始聚集在眼眶裡,一副就是蓄勢待發要哭出來的模樣。

 

「嗷嗚……」

 

突然,青峰從喉頭發出了低沉的吼聲,接著就在黃瀨還沒反應過來現在是什麼狀況的時候,自己就被毫不客氣的扔上了大床,他無所適從的看著那壓在自己身上,渾身散發出野獸般氣息的男人。

 

「呃、小青峰、」

 

一雙手才準備要推開他,卻被突然壓低身子的人給冷不防地用舌頭舔濕了敞開的胸口。青峰就像玩上癮了一樣,不斷用著濕潤的舌尖一邊舔舐、一邊親吻著黃瀨。

 

他接著用嘴解開了原本就沒扣好幾個的襯衫扣子,看著美好的身軀最後還是無法抗拒的呈現在自己面前,青峰對著有些迷濛了意識的人,勾起了一抹耀眼的壞笑。

 

「你要扮吸血鬼,那我就陪你扮狼人啊。」

 

語落,不管黃瀨現在才反應過來遲鈍,青峰接著運用舌尖的柔軟和牙齒的巧妙合作,解開了皮褲的扣環,輕輕用噙著拉鍊,在他抬眼時正好對上了黃瀨泛紅著臉的醉人表情……

 

一路折磨人的過程,終將褲頭給解了開。

 

「給你糖,你可別再搗蛋了。」

 

既然這傢伙想玩,要不奉陪到底,反倒是自己的損失呢。

 

「啊、對了。」正在四處點火作亂的嘴暫時停了下來,「萬聖節快樂啊,愛哭的吸血鬼黃瀨。」

 

 

 

Fin.

 

Trick or Treat......Happy Halloween!!!!!!!!!!!!!!!!!!!!!!!!!

原本篇名就想上Happy Halloween,但這樣有種一開始就被劇透(?)的感覺XDDD

萬聖節夜晚青黃就來個狼人吸血鬼PLAY吧呀哈哈~wwwwww

祝大家萬聖節快樂!跟青黃一樣快樂~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