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脂優酪乳、泡芙、布丁、午後的紅茶……」站在便利商店的冰櫃前,青峰才正準備拿出草莓牛奶冰淇淋,一道熟悉的嗓音,便意想不到的、此刻在耳邊響起。「小青峰,原來你這麼喜歡吃少女般的甜點啊……」

 

「嚇呃、!」

 

看著近距離出現在眼前的黃瀨,一手還在冰櫃裡的青峰,在一時之間突然腦袋不知道該如何運轉,姿勢就這樣僵持了好幾秒鐘。

 

「幹嘛啊、你反應也太大了吧,哈哈。」

 

直到黃瀨輕拍了他的肩膀一掌,這才驚覺的回神過來,趕緊拿出冰淇淋之後,他後知後覺的感覺到自己的手差點就要被凍得紅了肌膚。

 

「……你怎麼會在這裡?」調適好這有些發糗的現況,青峰依舊是一臉不耐的向黃瀨攀了話。「而且這些東西是被我媽逼出來買,才不是我要吃的。」

 

「哈哈,真的嗎?」黃瀨爽朗的笑了兩聲,但他那份輕鬆看在青峰眼裡……不知道該從何解釋,總覺得並不是那麼一回事。「反正暑假也還沒結束,想必後面還有幾場精彩的比賽,所以就和幾個學長一起留在這裡幾天囉。雖然也有超過一半的人先回神奈川了就是……」

 

兩人之間的氣氛被這話題牽引得有些尷尬,總覺得不該提起比賽這些事情,但既然這樣若無其實的講起,硬要中斷換話題,反而才更令人不自在吧。

 

「……這樣啊。」

 

可偏偏,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啊──

 

以前,還在帝光的時候,到底都跟黃瀨說了些什麼呢?明明就不是那麼久遠以前的事情,為什麼在兩人之間,會多了這些莫名其妙的情緒阻擋呢?

 

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真是糟透了。

 

「飯店在附近?」

 

「嗯,就在巷子轉出去的馬路對面。」

 

不禁變成青峰跟著提起籃子、一個個將前輩吩咐的飲料和麵包扔進去的黃瀨走,兩人間只剩下了一問一答。明明內心想傾訴的情緒實在多到很複雜,偏偏就是更因為如此,才會全都糾結在一起,說不出個結論來。

 

所以,各自買完了東西,然後走出便利商店,就又要再一次分道揚鑣了嗎?

 

想起自己這幾天老是夢到黃瀨和那場比賽的事情,而且他的表情還愈來愈清晰,清晰到青峰根本無法確定那天他是否有看的這麼清楚的程度。還有,每每做了這個夢,睜眼迎接的,都是一個心沉沉的早晨。

 

得不到出口的情緒不斷累積,壓在心頭,明明沒有刻意去抑制,卻就是無論如何都沒個舒暢。

 

一時之間,這件事情便讓青峰覺得一股惱火。

 

「欸,我剛剛看到巧克力雪糕買一送一,跟我分著買。」

 

「分、……呃,這是命令嗎……」

 

而且一般人在這種狀況下,應該是會說『請你吃』吧?

 

「囉嗦什麼。」

 

無視了黃瀨的反駁,青峰回過頭,又打開了冰櫃,二話不說就直接拿了兩隻巧克力雪糕扔進購物籃裡,然後馬上就走向櫃台結帳去了。

 

對於這個好像沒有轉圜餘地的情勢,黃瀨低頭瞄了眼被學長們吩咐來買的隔天的早餐……晚個十分鐘回去,應該沒關係吧。

 

再一次抬眼,他看見的是站在收銀機前的青峰,一手插在口袋,另一手正等著店員把東西裝進塑膠袋裡的背影。

 

呵、果然還是背影吶──

 

「黃瀨?」一直在前方的那個人,如果突然回頭並朝著自己伸出了手,到底在這個瞬間,該擺出的是什麼樣的表情呢?「在幹嘛,快來結帳啊。」

 

討厭鬼,老是逮住自己這樣一點也不帥氣、一點也不從容的瞬間。

 

真是……討厭鬼。

 

×

 

黃瀨很認命的掏出了零錢付給青峰,這才接過了一隻巧克力雪糕,兩人坐在便利商店附近一個小公園當中的鞦韆上,各自幫人買好的東西放在一旁,一齊撕開包裝袋,在這個有些涼意的夏夜,兩人有些久違地並肩聊起。

 

「對了,下次來神奈川嘛!先來我們學校打個球,晚上帶你去逛橫濱!」黃瀨揚著一貫的大方笑容對著青峰,他興致勃勃的說上一個聽起來其實還不錯的兩天一夜行程。「隔天在中華街吃東西,然後再去元町一邊逛街一邊看看女子學院的大姐姐們……哈哈!」

 

「胸部大嗎?」

 

果不其然聽見身旁的人立刻就提出的疑問,雖然是這樣的事情,但青峰這點好猜又沒有變過的喜好,不知怎地、卻讓人有種安心的感覺。

 

要說青峰大輝這個人最愛的兩件事情,大概就是籃球和巨乳了;這是人人皆知的。但是,現在打著『獨自一人』的籃球,看著他這樣的身影,黃瀨不免胡思亂想了起來。

 

要是哪天,青峰大輝這個人打籃球的理由已經不是喜歡,而是『因為有才能,所以才繼續打下去』,那一直憧憬著這樣強大背影的自己,是不是就失去了生存立足的意義了?

 

如果連巨乳都不喜歡了,那他還會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小青峰嗎?

 

雖然拿這當例子似乎有點糟、又有點不知所云,但是『改變』本身,大概對於像他這種拘泥著過去的人,傷害最大的現實吧。

 

「哈哈,應該都不錯唷,說到元町就是千金小姐嘛,生長在優渥的環境中,除了氣質好之外,身材應該也很懂得塑體保養喔!」

 

還能這樣閒話家常,他們都想,或許就是最大的心安了吧。

 

「啊……神奈川啊──」手中的雪糕咬到一半了,青峰雙眼看向不知道能拋向多遠的前方。「是啊,你去了海常呢……」

 

這種話中有話的感嘆,黃瀨實在不敢多想些什麼深層的意義,卻又會不禁多出了一些期待……但至於是對於什麼的盼望,他一時之間也無從知曉。

 

「呵、小青峰你怎麼了,現在都已經是高一暑假了耶、」

 

「五月是怎麼想的,哲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打斷了黃瀨的話,青峰又咬了一口手中的冰品,出乎意料之外,他開始訴說起一些從來沒有人以為他竟會想過的事情。「當然,不可能一直都像中學的時候一樣,大家再一起打球,再一起所向無敵,而且再這樣下去、也會變得沒有意義。」

 

「但光想到這三年還有這麼多次機會要和這群麻煩的傢伙比賽……總覺得、」

 

「我覺得現在跟海常的同學們、前輩們打球,很快樂。」

 

搶先一步把手中的雪糕吃完了,黃瀨用嘴叼著一根沒有中獎的冰棒棍,他抬頭看向用遙遠都還覺得不足以形容這之間的距離的星星,在頂上這片清澈的夜空中,顯得十分閃爍耀眼。

 

「但與此之外,我的前方還有你、還有大家……就算兩敗俱傷,卻讓我覺得更加開心。」沒有經過什麼思考而說出的話,黃瀨突然覺得矛盾的一點邏輯也沒有,這讓他有些靦腆地笑了出來。「啊、不過,或許這也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吊車尾的傢伙的關係吧、哈哈。」

 

青峰撇過頭,他看著黃瀨的側臉,分明周遭的路燈很暗,到底是為什麼呢?

 

總覺得,閃閃發亮似的,映照在他眼裡的星星,十分漂亮。

 

「至少在我眼前,還有你的背影;但是小青峰眼前的世界還有什麼呢?在你前方的景色,都被你給擋住了,我看不到啦。」

 

當然,不甘服輸的心情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能弭平,但相對的,打從一開始就憧憬的背影,也不會那麼容易就能抹去。

 

在青峰手上、那剩下最後一口的雪糕開始融化了,甜甜的巧克力滴上了手,濕黏了指頭。

 

剎時間,隨著自己一時被牽引被迷網的起身動作而前後晃動的鞦韆,連帶著懸掛的鐵棒,摩擦發出了乾澀的金屬聲音。

 

換上另一隻乾淨的手,輕輕撫上那抹像是烙印一樣灼熱了自己的笑靨。

 

×

 

那晚,和黃瀨接吻了,情不自禁。

 

啊、還忘了告訴那個傻蛋……

 

只要我回過頭,在我的眼前,還不就是你了嗎?白癡。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