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什麼的,沒有那種東西,人也能活得下去。

 

沒有談戀愛,沒有伴侶,自己一個人也能把日子過得好好的,想過得很充實也可以,想要放慢腳步悠哉一點也行,反正地球依舊在公轉自轉,反正我還是我,依舊在這個城市、這個當下活著。

 

而且不都說,初戀通常不會有好結果。

 

既然肯定會是一個苦澀的開端,那又何必折磨自己,刻意去讓自己心痛呢?

 

那些為了愛而哭得死去活來的女生,那些為了愛而患得患失的男生,還有為了得到哲的一抹微笑、而無時無刻都在獻殷勤的五月──

 

就算老是被那醜女人抨擊說遲鈍沒腦筋,我還是不覺得喜歡、又或是愛的這檔事情,到底有什麼好的。

 

×

 

「阿大……昨天比賽結束之後,去跟小黃說幾句話也好啊,你這樣的態度,只是讓他更難過吧……」

 

「啊──真的很煩啊你們,到底是要我跟他說什麼、你們才會甘心啊?」

 

別說是賽後檢討會或是社團練習了,下午的課程根本還沒結束,覺得實在非常倦怠的青峰,早早就回了家,無所事事地玩了一下電玩,接著便又滾上床、大方做起他的白日夢了。

 

一直到桃井離開學校之後,不得已要將明天就必須繳交的三方面談確認表給她這個麻煩的青梅竹馬,來到隔壁的青峰家,果不其然便是看到他這副模樣。

 

「欸?『你們』是……」

 

「你跟今吉啊!」搔了搔頭,青峰一臉不耐的從床上坐了起來。「這麼想跟黃瀨說些什麼,你們自己去講不就得了。」

 

「那意義不一樣啊!」

 

「再說了,哪有人比完賽分出勝負之後,還能在那邊嘻嘻笑笑的說著好久不見啦、之類的話啊?」

 

聞言,桃井確定了眼前這個傢伙,果然根本沒聽懂自己想說的到底是什麼。

 

「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啊!但是你心裡一點感覺都沒有嗎?他都哭了耶、」

 

「那傢伙本來就很愛哭,妳又不是不知道──」

 

「啊啊啊算了!」

 

桃井一把抓起自己的書包,抽出了那張通知單,那力道大的明顯,平整的紙張都被留下了凌亂的摺痕。她實在不想壓抑現在突然從腹中燃起怒火,索性一個衝動,就直接連帶著一掌,使勁地將通知單砸在青峰的臉上。

 

「喂痛、五月妳──」

 

「阿大你這個笨蛋!混帳!凸肚臍!!」

 

「凸、……」

 

留下了一連串莫名其妙的怒罵,青峰只聽見了桃井氣沖沖地跑下樓梯的腳步聲,然後明明才剛那樣罵過人,現在卻又很有禮貌的跟青峰媽媽道別之後才離去,最後還是惹來了樓下一陣『你又對人家五月怎麼了?喂、大輝!』的碎念。

 

就像是颱風過境一樣,破壞了原本的慵懶時光,又留下了煩躁的情緒。當青峰再一次倒回床上時,他的悠哉早已不再,滿心不悅的從床頭櫃上拿起手機,百般無聊地上下翻著聯絡人資料,接著畫面便停在『黃瀨 涼太』四個字上頭。

 

到底是有什麼好說的?真夠煩耶……

 

煩死了,不過就是個黃瀨,可惡……

 

×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那晚,即使心底再怎麼不甘願,在那場比賽過後,根本沒辦法好好站起來的黃瀨,就這樣出現在青峰的夢境裡。

 

就算醒來之後,他還記得。

 

夢裡,那一陣揪緊了胸口的痛心。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