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是怎麼一回事?

 

一般來說,會對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另一個個體產生好感,男生的話……果然還是會先看外表吧?首先是臉,若是自己喜歡的類型,無論身材等外觀條件、或是個性等內在條件,視線都會先停留一陣吧?

 

也就是所謂的第一印象。

 

接下來就會注意到那個女生的腿,然後是胸部。大家都是如此的吧?沒有這些膚淺的在意,大概什麼也不會開始。

 

每個人都是這樣,看到的,和不會看到的,都一樣。

 

「……黃、黃瀨君,從那次文化祭和你相遇之後,我、我就一直非常喜歡你──!」

 

體育館後方,剛結束社團的基礎練習,才靠上洗手台準備沖去臉上的汗水,一邊朝著自己遞上看起來很鬆軟的潔白毛巾,那個女孩這樣說著。

 

不過事實上,文化祭什麼的、自己只記得莫名的就和那幾個傢伙混亂卻開心的度過了而已。

 

皮膚白皙,微微低下的臉龐看起來羞澀的模樣,很是可愛──因為腮紅刷得很好的關係;前額覆蓋著瀏海,一頭染了氣質茶色的長髮燙起大捲,效果十分好看,一陣微風從她身後吹來,柔順的髮絲隨之飄逸──便讓人聞到了便宜捲髮幕斯的風俗香氣。

 

唉……雖然很不願意這樣想,但總覺得又是一個想跟『模特兒黃瀨君』交往的女孩而已。

 

「黃瀨君?」

 

「啊、啊……謝謝。」

 

或許是停在自己心中的評估太久,那女孩抬起了臉,有些疑惑地出了聲。基於禮貌,黃瀨還是將毛巾給接過、擦去臉上的水珠之後,才正面對上了她的眼。

 

女孩機伶地抓住了這個瞬間,趁勝追擊。

 

「或、或許黃瀨君可能沒有太注意到我的事情……但我真的、真的無法控制自己,視線全都被黃瀨君你給吸引、」好像想要把自己的心意全都掏出來似地、讓那上得捲翹的睫毛給襯托出的雙眼有些濕潤,根本完全是戰鬥力滿點的狀態嘛──「如果,如果可以的話……請跟我交往吧!」

 

然後又乘著期待,收斂起方才奔騰的情緒,她彎下了腰放低姿態,那令人憐愛的模樣就像一旦被拒絕、就會馬上哭出來一般。

 

哎呀哎呀、這樣一般的男生幾乎都會淪陷嘛,段數很高呢……但、是說,這女孩叫什麼來著?她剛剛沒自我介紹一下對吧?這是自己應該要認識她的意思嗎?糟糕她誰啊──

 

四周好像突然安靜了下來,兩人間沒了談話聲,就連體育館裡的活動好像也都暫停了。這讓黃瀨有些苦惱的覺得,方才自己在心底那些擅自的評論,似乎是過份了些。畢竟,多少也因為模特兒工作的關係,對於美妝時尚的事情會比一般男生來的敏感,總是不小心就會在心底打起分數來啊……

 

再說了──

 

『黃瀨君跟我想像中的黃瀨君、不一樣。』

 

或許就是遇過了幾次這樣的女孩,大家都很任性呢,一廂情願的喜歡、一廂情願的告白、最後又一廂情願的分手。

 

呵、搞不好說到頭來,對於談戀愛這回事感到綁手綁腳甚至彆扭的人,正是自己呢。

 

「呃、……很抱歉。」聞言,女孩難掩失落的抬起了頭,卻看見彎著腰、和自己平行直視的黃瀨,那抹招牌的耀眼笑容,就近在眼前。「現在的我,還沒辦法好好談場戀愛,搞不好還會傷到妳唷。」

 

「不過如果是妳的話,肯定會找到可以更珍惜妳的人的、吶。」

 

啊、真的臉紅了。

 

如果原本沒刷腮紅的話,現在她這個表情,肯定會更可愛吧。

 

×

 

「喂、黃瀨,你這傢伙……還真是受歡迎啊?」

 

才剛轉身回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的體育館,擺著一張不知道要算是不屑還是忌妒的複雜表情的青峰,劈頭就是一句不怎麼客氣的話。

 

「……欸?」雖然思緒頓了一下,但黃瀨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啊、什麼嘛,被小青峰看到啦?剛剛的告白。」

 

算是回答的,青峰咋了舌,眼神卻放遠飄去了球場另一頭的藍框。

 

「她是你們班的嗎?」

 

「不是。」

 

「你認識她?」

 

「呃……事實上,應該稱不上認識。」

 

黃瀨乾笑了兩聲,表達了有些複雜的心情,搔了搔頭,他劃開步伐、就要走向社團更衣室,準備換回校服回家去。

 

「現在的女生,還真的都很有勇氣啊。」

 

「……啊?」幾乎要以為自己幻聽了什麼,黃瀨將滿心的驚訝寫在臉上,那像看到什麼稀世珍寶的眼神,赤裸裸地投向方才發言的青峰。「剛剛、是你在說話嗎?」

 

「不、不然是誰啊!白癡。」

 

抬起了手,青峰毫不客氣的就將籃球狠狠地砸向黃瀨。

 

×

 

為什麼大家都能把這麼難以啟齒的話說出口呢?

 

喜歡……什麼的。

 

再說了,這些女孩、那些女孩……她們到底都瞭解了黃瀨那傢伙多少?她們知道他有多愛哭嗎?她們知道他有多纏人嗎?她們知道他平時有多吵嗎?

 

她們知道他其實是個很認真的人嗎?她們看過他的努力嗎?

 

她們大概從來不會明白,他其實就像個大孩子一樣,率直地因為贏球而高興、率直地因為輸給自己而不甘……率直地追逐著一份憧憬。

 

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可以這樣輕鬆的說出喜歡;知道太多的人,卻總是把這兩個到了喉頭的字給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裡。

 

煩死了,這種事情,難道非得說出口、才能開始嗎?

 

──開什麼玩笑。

 

×

 

「喂、黃瀨,陪我去買球鞋。」

 

「欸──?這是命令?小青峰從來都不問可不可以的說……」

 

「啊?」

 

「呃、好啦好啦,但是明天要陪我1 on 1喔!」

 

「知道啦、吵死了你……」

 

 

 

Fin...?XD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