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的青峰視角,但谁教他什麼都不說 (艸)

苦逼注意ww

飯赤龜而現在也喜歡青黃的捧由、慎入這樣 (喂##)

 

 

 

 

「小青峰,我們說好了唷。」那天,那星辰灑了遍地的夜晚,聽著你撒嬌似的不安,你的手在我的手裡。

 

曾幾何時,我們緊緊相擁在一起。

 

「帶我去美國,一起飛越太平洋,我陪你追夢。」

 

「哼,不過是個黃瀨,也敢把話講得這麼滿?」一成不變的不屑口吻,就算是傻子一樣的你,也該學會把這聽成甜言蜜語了吧。「再說了,夢想什麼的,這麼熱血的東西,我可不想一股腦的撘上線、然後奉陪一輩子。」

 

「我只想趕緊多賺上幾桶金,然後到個遠遠、遠遠的地方,悠哉過完後半生……」

 

──和你一起。

 

你不會知道的吧。

 

曾幾何時, 如果說籃球是我的生存方式,那你就是除了那以外的一切。

 

曾幾何時。

 

×

 

『啊、糟糕,那該不會是黃瀨君吧!』

 

『欸?騙、騙人,黃瀨君不是定居米蘭了嗎?』

 

『哎、就算是定居米蘭,也是可以回東京的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而且就算看到本人也不能怎樣啦!』

 

『啊啊──別提了、』

 

──他都已經結婚了吶。

 

×

 

「小、小青峰……!」

 

回頭,我看見的他,還是一樣。

 

那長長的睫毛在不知所措時總是會無辜地顫了顫,口中依舊喚著從來沒有變過的暱稱……那聲聲喊得親暱,大概,全世界幾億人口中,就他而已。

 

這些事情,這些微不足道的小動作,那些徒留在青春的過去……或許在自己不願面對,老是逃避的時候,以為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愛了他太多,殊不知那只是在不知不覺傷了他太多。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吧。因為愛過的溫熱,因為愛過的溫柔,因為愛過的繾綣,所以現在才會遲鈍的倍加覺得、沒有你在身邊,竟會讓人感到如此寒冷,就連春風也吹拂得刺骨呢。

 

曾幾何時,以為你會是我的最後一個人。

 

啊……果然還是、好想跟你談上最後一場戀愛啊。

 

看著你許久沒映照過自己身影的雙眼,這些情話,卻還是笨拙的說不出口。

 

「哼、黃瀨你這傢伙──」

 

那不如……就別說了吧。

 

要是自己能忘記就好了啊,嗯,哪天會忘的,會忘記的,不論是我,還是你。

 

「要幸福啊。」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