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短篇是由兩個極短篇組成ww

第一部分是青黃←赤,第二部份是赤黃←青

至於會不會有第三部分......?ww


 

 

【青黃←赤】 密室

 

 

 

「小青峰,我們分手吧。」

 

玻璃杯中漸漸溶化的冰塊,在這一瞬,失去了一角固態的形體,失去了支撐的角度,匡啷一聲,那小小的聲音,在此刻,就像被放大了好幾倍一樣,格外明顯,傳進了青峰耳中,也格外刺耳。

 

「……為什麼?」

 

「我和小赤司……」黃瀨語帶保留,但他這才將移開的視線重新留到了青峰的瞳眸裡。「他說,他會是第一個進到『密室』裡的人唷。」

 

看著那溫柔綻開的美麗笑靨,卻給人一種病態的反胃感。青峰皺緊了眉,握緊的拳頭好像都能感受到指甲刺進掌心的疼痛。

 

戀愛依存症。

 

聽說,在這樣的人們心裡,都會有一個誰也進不去的空間,那裡只有他自己,誰也不在。

 

因為孤獨,所以才會極度渴求──所以才會像朵艷美綻放的花,但在那赤裸的索求背後,卻是藉由反覆傷害自己而進行的選擇。

 

這樣說的意思是……自己不是那個人囉?而且還傷害了他?

 

哼、怎麼可能,開什麼玩笑──「白癡啊你。」

 

「……欸?」

 

「我管你前面遇過幾個人,後面還會遇上多少人……」

 

青峰站起了身,他微慍地將飲料的錢砸在桌上,靠近了黃瀨的耳畔,向他低語。

 

「能征服你的,只有我。」

 

冰塊終是無聲地溶化在這杯冰紅茶裡,並在那暗色的茶湯上頭浮了一層冰水。黃瀨看著杯中物,他百般無聊地用吸管破壞了那層不和諧,卻不忍在心裡暗忖、

 

啊、冰紅茶……味道要變淡了呢。

 

 

 

【赤黃←青】 密室

 

 

 

「這樣啊,你跟大輝說了啊……」

 

一邊噙著淡淡微笑,赤司一手拿著自己的熱紅茶,一手將黃瀨一貫喝的冰紅茶放到他眼前的桌上。

 

「啊、謝謝。」

 

輕微的碰撞,匡啷,冰塊在玻璃杯內依舊一聲清脆。但不同的是,黃瀨也跟著淺淺地笑了,他接著拿起赤司替他準備的、那一向喝慣的冷飲,一口沁涼入腹,留在口腔內的後味很是甘甜且不會膩嘴,優雅的香氣也殘存在鼻息間盪漾著。

 

很美的茶,就跟赤司的吻一樣。

 

「那小赤司、你不問我……小青峰的反應嗎?」

 

雖然孤獨一人的時候,寂寞會像死神一樣無時無刻存在於自己身後無限拉長的黑暗裡頭,跟隨自己,侵蝕自己,傷害、灼熱、苦痛,將會不斷惡性循環的發生,一直到空蕩蕩的手,讓另一人牽起為止。

 

但即使依存,在黃瀨心中,還是有一把衡量自己的尺存在。

 

至少不會同時牽起兩個人的手,這是他自己給自己留下的最後底線。

 

「不問。」赤司在黃瀨坐著的單人沙發的扶把上坐了下來,他給他的笑,很溫柔,他撫向他的手,很溫暖。「畢竟是那個大輝,我可不會不懂他。再說……」

 

他垂著眼簾施予著愛,而他抬起雙眸渴求著愛。

 

在這個對視當中,赤司的笑意又更加深了。他非常滿意現在這個瞬間,畢竟,他永遠都會是正確的,黃瀨深知這點,且青峰亦然。

 

「因為我相信你,涼太。」

 

輕輕撥開那有些長了的金色髮絲,傾身,一記親吻繾綣,留在那白皙的額上。

 

「難得來京都一趟,明天帶你去逛逛吧。」

 

「真的嗎!」

 

毫無遲疑綻放的笑靨最美,世上最美,美得教人只想把擁有的這雙手握得更緊,更緊更緊更緊更緊更緊,沒有任何縫隙,就怕透進了一絲名為自由的惡臭氣息。

 

啊、被自己早早扔去一旁的手機好像響了。

 

應該是大輝吧。

 

 

Fin...? XDD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