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忘了是從哪裡聽來的事情。

 

應該是從造型師還是化妝師口中吧?黃瀨一邊在心底暗忖著。高中畢業之後,姑且考上了所大學,從老家搬了出來。現在、面對著這個剛運進來的空蕩蕩的衣櫃,他沉思得好像正站在全身鏡前審視自己一樣。

 

『通常,女人都會把最重要的那一個祕密留在衣櫃裡。』

 

聽說是這樣。他不是女人,無法保證女人是不是都會這樣做;但就算他不是女人,也會有個想要永遠留下的祕密。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但硬要說、卻也算是最近的事情。

 

……這樣講,很迂迴嗎?

 

哎,不就是那個小青峰,那個打從國中就開始追逐的小青峰,那個自己差點在高中畢業的時候,給出制服上第二顆鈕釦的小青峰。

 

高一那次對戰之後,兩人就沒再球場上遇過彼此了,住的地方也離很遠,雖然不至於完全沒有聯絡,但也有點漸行漸遠的感覺就是。偏偏這種時候,那個小青峰又很有他自己風格的、風風火火出現在自己面前。

 

哎,講起來實在很複雜啊,就說了,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像個女人一樣。

 

總之,算是發生了一些足以讓自己幾乎要壓抑不住想給出鈕釦程度的事情,但與此之上,卻其實什麼也沒發生就是了。

 

……這樣講,還是很迂迴嗎?

 

就說了,講起來實在很複雜啊,但就是這樣了啦,這些不用明講吧。

 

但是打從高三自球隊引退之後,也多少因為不得不專注於考大學這件事情上,分了心神,便沒再去多想這些事情,卻也沒再跟小青峰聯絡過了。

 

而、從現在開始的未來,應該就更是一片模糊的未知數了吧。

 

不知道小青峰會不會大學念一念就跑去美國了呢?還是會乖乖先讓職業球隊簽簽看?隨便參加個大學聯賽,想必就會光芒畢露了吧?畢竟是那個小青峰呢。

 

嗯……那應該是不會再有什麼機會了吧。

 

就算在同學會或是什麼特殊的情況下可能會見到面,可能還是會很平常的聊著不著邊際的事情,但或許就只有這樣的程度而已了吧。搞不好……連換手機,也不一定會告知對方的程度呢?

 

自己也能漸漸忘記啦,肯定的。

 

呵……但回頭想想,自己好像老是錯過那千載難逢的唯一機會呢。

 

發現思緒開始有些沉重的壓上了心頭,黃瀨趕緊回過神,他用雙手有些使力地拍了拍雙頰,大概就是有點意氣用事了,他告訴自己,就當作是青春的秘密吧,畢竟這是個『被留下』的祕密嘛。

 

好,就這樣做,決定了,就留下吧,不準反悔。

 

轉身,趕緊從旁邊一疊堆得高高的紙箱當中,找出國中時候的相本,並將那張在賽後讓青峰攬著、兩人笑得開心的合影給取出,被後貼了雙面膠,便毫不猶豫貼進了衣櫃裡。

 

雖然不是女人,但還是有著那個最重要的祕密,並將它靜靜留在衣櫃裡。

 

×

 

那天,不小心在五月的衣櫃裡,發現了她的祕密。

 

高中畢業之後……好吧,就算是再怎麼不願承認,但那傢伙確實是靠著自己的實力,考上了早稻田這等名校。

 

這等名校,這是五月說的,『是連阿大都知道這三個漢字該怎麼念的學校喔!還不是名校是什麼?嘿嘿、我可是很努力的呢!』

 

根本已經懶得研究自己到底是不是又被轉個彎損了一番,反正從小到大都是這樣,那也該是習慣了。

 

於是,伯母讓她搬進學校的宿舍裡頭,老媽就『義不容辭』的命令自己去當搬家小精靈。真的有夠麻煩,真的麻煩到不行。

 

好不容易把重得要死要命的衣櫃給搬進了房間裡,聽從她囉囉嗦嗦的指令(或許是從國中就聽到高中畢業,總會不小心就照著去做了啊……),一下子要擺這裡,一下子又要換到那裡的,最後終於移好位置,看她轉身就立刻想去跟成山裝著衣服的紙箱奮鬥的背影……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突然想起了黃瀨那個傢伙。

 

那個總是吵著1 on 1的傢伙,總是亂七八糟叫著什麼小青峰小青峰的傢伙。

 

他現在在幹嘛呢?模特兒的工作越來越忙了吧?那天又在便利商店看到他的雜誌封面了……真是的,又是那張蠢臉,看了就噁心。

 

而且那天……高中畢業那天,明明突然說要來找自己的人也是他,但是最後沒有赴約的人,也是他黃瀨小少爺。

 

這還能讓人不在意嗎?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一開始習慣性拒絕他、叫他不要來的關係吧,總是覺得不想打電話過去。懸著這個有些不解的心情,青峰不得不隱約發現了,好像有些什麼不妙的東西,似乎正在心底以為不留痕跡的小小騷動了起來。

 

『阿大?你在發什麼呆?』

 

直到突然被這樣一講,青峰才赫然發現自己走遠的思緒。

 

是說,明明就是在想事情,才不是在發呆勒!

 

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一雙空閒的手不知道該如何表示、該做些什麼,突然一個抬頭,他看見眼前這個桃井從老家搬來的重得要死要命的衣櫃,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的,總之就是沒有太多的想法,便伸手直接打開了一對門──

 

他聽見了桃井用上高分貝的驚嚇尖叫大喊著不要打開,還有眼前、衣櫃裡頭貼上的一張照片。

 

那是國中球隊合宿時,在那個下塌的民宿裡,坐在一張靠窗的木椅上,看起來應該是累到覺得自己快要見上帝、並輕輕閉上雙眼假寐的黑子,還有應該是一手拿著相機拍著,一邊漲紅了整張臉蛋,一邊偷偷親吻了他的臉頰的桃井。


青峰聽了她的解釋,總之,女人就是會把最重要的那一個祕密,留在衣櫃裡。

 

×

 

「阿大──你真是夠了,這是什麼垃圾窩啊?這真的是人的房間嗎?」

 

「啊?吵死了妳……」

 

當作幫桃井搬家的謝禮,她在開學前趕緊來到青峰租下的套房……就在那搭著籃球實力不知道狂加了多少分、才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學的附近。殊不知眼前一片混亂的景象,她幾乎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青梅竹馬竟然已經在這個環境住了好幾天了。

 

「這幾箱是什麼?」

 

「衣服。」

 

聞言,桃井私毫不顧形象的在青峰面前翻過了好幾次白眼。

 

「一般人會把衣服擺到最後才整理的嗎──」

 

她幾乎不敢想像,難不成這傢伙,這幾天都是直接從紙箱裡拿出衣服替換的吧……搖了搖頭,沒辦法,雖然是靠著那四肢太過發達的笨蛋蠻力,但畢竟自己搬家他確實還是幫了不少忙,至少就先幫他把衣服收進衣櫃裡面好了。

 

看著那個一臉毫不關心看著電視的男人,桃井認命的嘆了口氣,便擅自走向那比自己的小了很多的衣櫃,毫不猶豫就伸手將它給打了大開──

 

慢了一拍,不管是青峰的反應,還是自己的反應。

 

眼前,衣櫃裡歪歪斜斜的貼上了一張,國中時一場比賽之後,黃瀨讓青峰給攬著、兩人笑得開心的,自己拍下的合影。

 

×

 

「欸,好歹就快開學了,至少去跟旁邊的鄰居打聲招呼啊!都大學生了喔,明年就成年了,至少也該成熟點吧?這是最基本的禮儀啊……」

 

「好啦好啦好啦,妳真的很煩耶,這不就來打招呼了嗎?」

 

『叮─咚─』

 

聽見門鈴響的聲音,因為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好好應對而飄開眼神、搔著頭的青峰,接著聽見了裡頭開始有了移動的腳步聲,然後是厚重的鐵門被打開的聲音……也不管不看著對方講話會不會很失禮,青峰彆扭的開口了,就在他眼神還沒飄回來定神的時候──

 

「啊、你好,我是隔壁、」

 

「小、小青峰──!?」

 

×

 

妳的衣櫃裡,又留下了什麼祕密呢?

 

是不是可以找個機會,問問自己。

 

那,真的是『被留下』的秘密嗎──(笑)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