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ae76jw1dx11n5wi9oj  

 

 

 

 

打從出生至今的差不多一半年月,都在那五光十色的世界裡渡過了,直到現在……拿起桌上一杯熱咖啡的手停住了,赤西發愣地想想,自己現在究竟是否還在那個一直以來以為理所當然的圈子裡頭。

 

很多事情改變了,而且是自己親手去改變的,因此不能有任何怨言。

 

但硬要說的話,也稱不上是什麼怨言啦,只是偶爾,像是現在這個外頭的太陽早已高掛在頂上的時候,才剛睡醒、連醒神的咖啡都還沒入口的自己,會突然覺得心底好像有哪裡空空的。

 

男人盯著還沒打開電源的電視機螢幕一陣子,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些什麼,倏地放下手中那悠閒沖泡出的咖啡,大動作退開了椅子,像是全部都準備就緒的站起了身。

 

左手假想的握著空心的拳,原本低下的頭慢慢抬高,大多時候一開始就會慢慢拉去高音,挺直了背,打直了頸,為了更加投入於現場而微微瞇起的雙眼,享受著此刻灑下的spot light。

 

在他的耳邊,他的身邊,那道肯定會有的聲音出現了。

 

那是主音,一邊帶領著自己,也一邊讓自己牽引。

 

呵,哪一次不是這麼完美。

 

『磅!』

 

接著一聲爆破,全場齊聲的尖叫幾乎要掀了屋頂,旋轉的燈光炫目耀眼,就像舞台上的自己,壞透的曲風,壞透的重拍子,還有那壞透的群魔亂舞。

 

轉圈、定位、走步、手勢、扭腰。

 

呵,什麼嘛,果然全都記得啊。

 

閉上眼,旋律、一道一道和上的音,滿場的尖叫聲持續,然後攝影機會突然從遠方飛到自己眼前──

 

湊了上去,哼,壞透的咋了舌,你們台下的這群傢伙,就愛這種的。

 

再進了一次副歌,放眼望去,全是一體一致的手勢跟著搖擺。

 

哼,你們台下這群傢伙,做得還不賴嘛。

 

一定是一邊這樣想著的吧,時而靠著彼此,時而分開,明明手上拿著的東西早就足以將自己的聲音傳達透徹,卻在不知不覺當中,愈喊愈大聲、愈喊愈大聲、愈喊愈大聲、就像要嘶吼出自己的全部一樣──

 

「哈!這次可沒再出錯了吧,和、……」

 

很多事情改變了,而且是自己親手去改變的,因此不能有任何怨言。

 

但是,這大半的歲月,果然還是只有身體記得最鉅細靡遺啊……

 

就連話語,都忍不住說出口了呢。

 

幹嘛,真像個笨蛋。

 

啊、糟糕,咖啡都涼了呢。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