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ae76jw1dw714u1smzj  

請大家別誤會,這並非兩個CP的平行世界XDD

只是青黃和赤龜分別的兩個小短篇 (笑)

一樣的三個關鍵字,在兩個CP看來,卻是給我了不同的想法。

硬要說的話,大概就是種心境的闡述而已吧。

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www

PS. 赤龜部分苦逼注意......XDDD

  

 

 

【青黃】

 

每一年生日,都能許下三個願望。

 

看著那個人的背影追逐著的那些年,我記得都是『贏過小青峰!』、『哪天登上Man’s non-no封面!』以及『……還是贏過小青峰!』,從沒變過。

 

『喂、黃瀨,這邊的球隊放假了,明天就要回東京。』

 

根本不顧隔了一個太平洋的時差,男人像是霸道地下達命令,一番告知的話中,似乎也說著好好迎接本大爺吧。

 

「欸──!?也太突然了吧!」還是說球隊要放假這種事情,是無法事先預知的嗎?美國的規矩還真難捉摸啊。「我現在還在北海道出外景耶……」

 

『啊?什麼東西?』

 

「手上代言的服飾品牌的秋冬新裝攝影啊!要到下禮拜才能、」

 

『嘖、新千歲機場是吧!黃瀨你這傢伙最好給我乖乖等著。』

 

暴君留下了他的決定之後,憤憤地就掛上了電話,當黃瀨豁出去那高額的國際電話費用而再一次回撥時,早已是通話中的狀態了。估計,搞不好是立刻打去航空公司要求購買在成田轉機到新千歲的機票了吧……

 

到底,怎麼會有人如此衝動又霸道呢?

 

半坐在飯店柔軟的床上,窗外是準備迎接黎明破曉的一片紫色天空。黃瀨看著進入省電模式而黑了螢幕的手機,光是想到再過幾十個小時,就能和他見到面──

 

竟就獨自像個少女一樣忍不住傻笑了出來。

 

下次,不用再連續許下贏過小青峰的願望了吧?嗯……還是許一次好了,果然還是想贏一次呢,雖然兩人在籃球上的差距早就更大了……

 

Man’s non-no封面的願望也實現了呢。如此一來,明年的想望會是什麼呢?接下Dior的代言廣告?這不錯耶……那還有一個願望呢?

 

就願──『不會失去小青峰』,這樣好了。

 

 

Fin.

 

 

 

 

【赤龜】

 

每一年生日,都能許下三個願望。

 

還記得,自從遙遠的那年,和那個男人在海邊迎接了黎明破曉的一片紫色天空之後,願望裡、他的名字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人啊,或許就是個貪婪二字吧。擁有了這個之後,便不會再去拗執地再在這件事情之上追求些什麼,雖然並非放下,但總是會有更多遠大的夢想與目標。

 

舉例來說,曾幾何時也許下過『希望能在東京巨蛋打棒球!』這樣的事情吧。實現了唷,而且比想像中還要來得早,雖然意義完全不一樣就是了。然後,隨著身邊環境的改變,或許也曾許過『希望能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等等的。

 

其實,自認是非常理解自己工作圈子的人。這裡是個瞬息萬變的地方,下一刻、每一個明天,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會對自己還有團體造成什麼影響,都沒有人知道。時間走得很快,我們也要追得很快,才能保持踏在每一秒的最前端;但相對的,時間卻也矛盾地開始從後方追上,想要放下腳步將自己留在世人面前,卻又遲遲無法做到,搞不好,哪天就這樣追著時間也被時間追著,就去了哪個無人知曉的地方。

 

因此,大概是習慣了快速閃過眼前的街景、一切吧,對於失去,似乎沒有感到太大的悲傷,更別說幾乎要發狂的苦痛,頂多只是覺得……心底的哪裡,似乎有些空蕩而已。

 

再說了,失去之後才想許願得到,這世上可不會有這麼好的事吶。

 

Hi,最近好嗎?』

 

「嗯,還不錯啊。」還會想你就是。

 

『……在幹嘛?』

 

「現在?喔……剛結束彩排回到休息室。」

 

『現在才結束!?啊……在帝劇?』

 

「嗯。」

 

『這樣啊……是呢,已經這個季節了啊……』

 

已經這個季節啦,以前老是讓你每天每天耳提面命『要小心要吃飯不要讓我提心吊膽』的時候呢。現在總算少了這些嘮叨、

 

『所以你今年又想挑戰什麼了?我說,別以為我們這二十幾歲還叫年輕啊,每次都這樣亂來……筋韌要是傷到了啊,你、』感覺到電話另一頭的安靜,這邊的說教也只能無奈地暫停了下來。『唉……你有沒有聽進去啊?』

 

「有啦。」

 

『……那怎麼不講話?』

 

一手拿著話筒,另一手即時摀上了雙唇抿起的嘴,瞬間紅了的鼻頭,還有因為忍耐而皺得好緊的眉尖。

 

『喂?吶、你有在聽嗎?……和也?』

 

我有在聽唷,但我不想讓你聽見,如此不堪的哭泣。

 

這樣好了,明年的願望,就許下『忘了以前那個赤西仁』吧。

 

實現的話,或許也就會覺得幸福多了呢。

 

……會嗎?才怪。

 

這世上可不會有這麼好的事吶。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