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ae76jw1dw5vdfbgk5j  

 

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寫個五百字上下練筆的夜間卡片,總會默默這樣變成一篇......(艸)

然後雖然日子已經過了,還是讓青黃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一下啦~XDDDD 

 




「……我實在不懂這到底有什麼好哭的。」

 

雙手在胸前交疊相叉,青峰靠在桃井的房間門前,向下俯視著那面對著電腦螢幕,看著前兩天才出了DVD的青春純愛電影,哭到快說不出話的青梅竹馬。嗯,那是除了不解,多少還帶了些許鄙視的眼神。

 

但是女孩一點也不在意這些,反正她這個十幾年的鄰居就是這樣臭個性,反正他腦子裡除了籃球跟巨乳也向來沒裝過什麼東西,反正從小到大當他親自跑來找自己,通常也不會有什麼好事情。

 

「是阿大你太遲鈍無情了好嗎!?」還掛著濃濃的鼻音,桃井不甘願地按下暫停,狼狽地抽了幾張衛生紙擦去眼淚擤掉鼻涕,轉身就將哭紅的一張臉毫無遮掩地呈現在青峰眼前。「……然後呢?這次你要借國文、英文還是數學的筆記?」

 

沒給青峰擺什麼好臉色看,畢竟學校期考的時間近了,這傢伙又難得主動出現在自己面前,怎麼想都只有這個原因而已。

 

「呃、全部。」對於桃井一眼就將自己看穿的狀況,青峰也稍微放下了一點點那高傲過頭的態度。「但是還要抄寫太麻煩了,我等等就直接拿去影印。」

 

「……上課又不認真,下課又不練球,我真的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好忙的。」聽了這過份不認真的誇張理論,桃井只是搖了搖頭。估計再跟他多說什麼也只是被嫌煩而已,她認命地從抽屜裡拿出一本本整齊精闢的筆記。

 

「好啦好啦,你去跟哪個厲害的學校接個什麼練習賽,我會出場就是了嘛。」

 

天曉得你青峰大爺所謂的『厲害』會到什麼樣的程度啊?

 

桃井在心底暗罵了句,讓青峰接過了筆記本之後,她不禁又想起之前那隊現在早已各奔西東的球員們。即使相信著,肯定還是有些什麼,會牽絆著彼此,但事實上、卻也不再是那麼熱血天真的事情了。

 

總覺得有些可惜呢。

 

「嗯?」才想到了那些傢伙,桃井就靈敏地好像嗅到了什麼熟悉的味道。一時之間還無法確定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隨著青峰接過筆記本的手,她突然有些神經質的就跟著聞了上去。

 

「欸、幹嘛?」

 

「你今天早退是跑去跟黃瀨君見面喔?」

 

看著桃井一雙睜得水靈靈的雙眼,平靜地說出了正中紅心的事實,雖然看起來沒有對其他事情起疑的模樣,但還是讓青峰從骨椎打了一陣寒顫直衝腦門。

 

「喔、嗯……你怎麼知道?」

 

一張對任何事情都好像起不了關心的臉,大概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好用的武器了吧。就算對象是五月這傢伙,也不可能臉不紅氣不喘的平靜說出『喔對啊他現在正睡在我床上。』這樣的話吧……又不是哲(?)。

 

「你身上有一點黃瀨君的味道。」

 

不是吧──!?

 

即使是那個黃瀨,姑且還是高中生,也是個運動少年,基本上他只有在攝影的時候才會噴點香水……所以是什麼味道啊?女人的嗅覺是什麼組成的啊?也太恐怖了吧──

 

雖然心底都在瘋狂吶喊了,青峰的還是咬緊了牙關撐住那擺給現在隊友們看的一號無謂表情,「是喔。」做出一點也不在乎的回應,然後、「欸,是說剛剛那根本是男女主角兩情相悅的告白場景吧,哭成這樣也太超乎常理了。」

 

然後,再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

 

「唉……就說阿大你啊,沒談過戀愛就是這樣啦。」

 

但,意料之外的是,自己卻也被這話題給引去了注意力。

 

「嘖、妳是又有了?我看大概還沒有哪個男生會在認清妳這女人的真面目之後還要跟你穩定交往的。」

 

一句對個女孩來說根本是最過份的禁語便隨口脫出,只是聽聞的那人卻好像不痛不癢地,她不禁想起了那個長駐在心中的淡髮少年。

 

「你不懂啦~」甚至,這讓她十分戲劇化地站起來轉了個圈,雙頰竟也能紅得像顆蘋果似的。「在確認了彼此心意的瞬間,單戀時的情緒都會同時全──部湧上心頭,一直悶悶的胸口終於可以找到一個情緒的出口……」

 

「這種少女心你會懂嗎──!!你根本不懂啊──!!」

 

「哪有少女會像妳一樣突然嘶吼大叫啦想嚇死誰啊!!」

 

×

 

還真虧說得出遲鈍什麼的……五月真是個混帳。

 

但是……所以嗎?所以那時候,黃瀨那傢伙、才會哭成那樣嗎?

 

『……欸、你真是愛哭鬼耶,我實在不懂這樣為什麼也會惹你哭。』

 

當時只是一股腦想著,兩情相悅不是很好嗎?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也不用成天分心分神、胡思亂想,還造成誤會什麼的。感覺就像訂下這傢伙了,在放手之前,這個人的全部都是我的──不是別人的,甚至不是他自己的,是我的。

 

明明是這樣令人安心的事情,到底為什麼要哭?

 

『是啊,為什麼哭了呢……』

 

一邊笑著抹去眼淚,原本還不知道,明明看過了黃瀨那麼多種的表情,明明就是如此了解這個人,但為什麼就是這個瞬間的情緒、這抹笑靨,是自己一直無法淡忘的呢?

 

……或許,正是因為那什麼胸口悶悶什麼情緒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啊啊啊啊啊──搞什麼啊憑什麼啊不過是個黃瀨幹嘛啊也太可愛了吧──

 

×

 

有些時候,可能是在他人的提燈引領下,也可能是在自己的一個無意之間,當輕輕推開了那扇門,頓時之間,整個世界幾乎都會為了那繽紛七彩、卻也五味雜陳的情緒給充斥了每一個時間空間。

 

而在真正跨過了那扇門,一腳深深踏入之後,便會是像飛蛾撲火一般,奮不顧身,毫無保留,然後,那打從靈魂渴望的貪婪,便會一氣絢麗了整個世界。

 

通常,人們便會稱之為愛情。

 

「喂、黃瀨。」

 

青峰風風火火地回到家裡,粗魯地打開了自己房間的門,他直直朝著那因為這些聲響而醒得惺忪、並緩緩在床上坐起身子的黃瀨跨步走去。

 

「唔……嗯?小青峰,你回來、」

 

就連招呼的話都還沒說完,黃瀨只見那原本被青峰擰在手中幾本皺得可怕的筆記被隨便放手扔著,朦朧的睡意還沒清醒,接著就被攬進緊得教人無法動彈、緊得幾乎發疼的擁抱裡。

 

但光是透過肌膚熱度的傳遞,有些紊亂的呼息,就足以讓人覺得幸福到快瘋了。況且,還讓黃瀨不經意瞄到了、

 

「呵……小青峰,你耳朵好紅噢。」

 

「……閉嘴。」

 

就算笨拙,卻又相對的這樣直率,這個讓自己憧憬了這麼久的男人,竟真的就這樣待在自己身邊,就像訂下來了……就像這個人的全部,都是自己的──

 

「糟糕、我好像又有點想哭了……」

 

「哭啊。」說著,青峰又更埋進了黃瀨白皙的頸窩,迷戀地細細吻著。「今晚就特別讓你哭個夠。」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