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峰──!!」遠遠就聽得見黃瀨的呼聲,放眼望去,不知道多少路過的女孩都紛紛回頭將視線停留在他身上,可偏偏那傢伙就只會看著自己。「嘿、我們來1 on 1吧!」

 

像個大孩子一樣抱著顆籃球,笑得有點傻……到底還有沒有身為模特兒的自覺啊?

 

雖然自己一點也不希望眼前這莫名耀眼的傢伙有什麼這般自覺就是。

 

「幹嘛,特地為了輸給我還從神奈川跑來啊?」

 

青峰一樣的自負黃瀨也習慣了,要是哪天他突然吐了什麼示弱的發言,那肯定是這傢伙腦袋燒壞或是被雷打到或是被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附身了。

 

「才不是呢!是剛好跟前輩來買東西、」迎上了朝自己方向走來的青峰,黃瀨一邊解釋著,又一邊做好決心。「而且我才不會繼續再輸給你呢!」

 

「啊……雖然我是很討厭那些擅自放棄的傢伙,但你也太不懂得放棄了吧。」故做厭煩地搔了搔頭又摸了摸耳朵,相處至今,黃瀨有時會不禁想要大膽的猜測著,這會不會也可能只是他在掩飾些開心的情緒而已?「纏得很煩人吶。」

 

一瞬而逝的想法,黃瀨只是偷偷在心底搖了搖頭,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吧。

 

「哪天我不陪你打球了,就別來跟我喊寂寞!」

 

心有不甘地回應了句,雖然那得到的也是意料之中的無情反駁而已。但其實這樣就夠了,黃瀨不斷告訴自己,在兩人之間,這樣剛好的距離,大概……

 

就夠了。

 

×

 

『小青峰──剛好有朋友給了我兩張明天球賽的票,一起去看吧!』

 

『免費的?喔,好啊。』

 

『小青峰!我們來1 on 1!』

 

『真煩耶,那還不快去換球鞋?』

 

『……小青峰。』

 

『啊?還有什麼一次講完、』

 

『我喜歡你。』

 

『……是喔。』

 

×

 

那就叫做不算告白的告白吧。

 

也沒得到過什麼回應,也沒有得到過什麼確認,但兩個人好像就是有種默契,伴在身旁、也就這樣踏出一步算一步地走了下去。

 

並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畢竟這是一件徒有信心也成不了什麼的事情。反正還年輕,即使可能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迎來分離,但到了那時候就再說吧……現在,還不想那麼早失去可以待在他身邊的點點滴滴。

 

「喔喔、好險啊!」不是自己分神,青峰敏捷的反應過來將拍打的球運去了另一隻手,用找不出規則的節奏守著,他可真是不得不認同黃瀨持續的成長。「差點就被你搶走了。」

 

「嘿、我就說我是來贏你的!」

 

只有他們兩人的體育館顯得有些空蕩蕩,球鞋和木質地板摩擦而發出的聲響不斷,運球時的聲音也迴盪在館內,在這個時候,其實都會不約而同的認為,好像整個世界就算剩下了彼此,也足以成立了。

 

「哼,我可等著呢。」

 

快速做出一個假動作,青峰可是預想到了黃瀨會追上這速度再回身防死自己,但就在兩人突然靠近了彼此的瞬間,青峰在黃瀨面前留下了一抹招牌的邪笑之後,便無法預測地大大轉過了身,使上了最大速度卻意外輕鬆地過了對手,旋即便是一記漂亮的投籃得分。

 

「喂你發什麼呆啊!」跟著籃球落地的聲音,青峰微慍的低吼響起。應該沒有在贏了之後還這樣兇對手的人吧,要換做是什麼其他亂七八糟的傢伙或許還可能就算了,那個黃瀨竟然就這樣呆在眼前分神……不管有什麼理由,青峰知道自己都會先發上一場火。「如果不想打就算、」

 

「不是啦小青峰,不是啦……」眼看那好像就要下逐客令、擺著一張可怕表情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黃瀨只曉得自己必須趕緊澄清才行。「我不是發呆啦,呃、是……是呆了一瞬間沒錯啦……」

 

「到底是怎樣啊!!」

 

「還不都是因為小青峰你突然擺出那麼帥的表情做出那麼帥的動作嘛!!」

 

「……啊?」

 

面對黃瀨一時被逼急而吐出的真心話,青峰腦袋就像突然當機一樣,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而不小心脫口的人,也只是轉過了身背對他,本意是不願讓青峰看見自己不爭氣而泛紅的臉頰,卻沒注意到其實發紅的耳朵早已是出賣了自己。

 

經過了方才幾回比試的運動量讓兩人都吁吁喘著,這下子突然變得一片安靜。沒了籃球的聲音,沒了籃球的動作,但是為什麼呢?

 

──現在竟還會覺得,好像這個世界只要有了彼此,就足以成立。

 

「真是莫名其妙的傢伙……」青峰又伸手搔頭了,黃瀨低下眼的視線餘光瞄到了。「先休息一下吧。」

 

「嗯。」應了聲,黃瀨也覺得自己方才的分神有夠丟臉的。「但果然還是沒辦法啊……」

 

雙手抱著籃球,背輕鬆地靠上籃球架後方的牆,彎了些身子,黃瀨還是不禁淺淺地勾起了笑,笑自己在心底某處竟還是這樣傻傻地在追逐著青峰的強大背影。

 

這又讓他想起了那個夏天,那個無法好好戰勝青峰,也無法好好守護海常的比賽。

 

喜歡你的籃球,喜歡你的強大。

 

我喜歡你。

 

是不是正因為如此呢?才會不斷猶豫,遲遲放不下這一份憧憬。

 

還以為這一份憧憬,便是連繫著你我之間,最後一份關係。

 

「呵……明明就說過了,明明就打算不再對小青峰、」

 

「哎,你能不能別再說那些什麼了啊?」

 

沒注意到早已走到眼前的青峰,他的低沉嗓音在頂上響起,下一秒還讓自己苦澀抱著的籃球被打了下去,才抬了頭,對上的便是青峰一雙映照了自己身影的眼。

 

「欸?」

 

他確實看見了。

 

在青峰的眼裡,有自己。

 

「憧憬什麼的……」青峰毫不客氣伸手揉亂了那頭金髮,「該換句話了吧。」

 

根本再也抑制不下亂竄在心頭的情動,黃瀨深深跌進了那深邃的眸子裡,就算抽離不了了,那也甘願。

 

「……要、要說什麼?」

 

「啊?」青峰挑了眉,他索性將手抵上了牆,把黃瀨留在自己的世界裡,自己的懷抱裡。「自己想啊、白癡!」

 

醉人的初吻來得很突然,靠上的身體還留著方才運動後的熱氣,貼上的肌膚甚至還殘留著彼此的汗滴。但不知道為什麼,卻美好極了。

 

不過……下次就說說愛吧,感覺應該還不賴。

 

 

Fin.

Posted by 舞華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