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外頭的豔陽熱辣辣的,赤西剛從舒服的錄音室出來,連抬頭看一眼天空都沒辦法辦到,他壓低了帽緣,任憑自己的身體汗流浹背的,便走向了那隱沒在住宅區巷弄中的商店街……

 

嗯?問我去那邊幹嘛?

 

當然是去買菜啊!不然去泡妞嗎?

 

漂亮的大蔥、好像正透出光澤的白菜、一把把白嫩的金針菇、定番的豆腐。要是放了青椒跟紅椒看起來好像會好吃很多……?

 

就在遲疑的這一瞬間,放在口袋的手機頓時響起。

 

『你回家了嗎?』

 

是龜梨。

 

「還沒,我在商店街。」一邊很平常的跟龜梨講著電話,另一邊,赤西隨即將原本拿在手上的青椒紅椒全都放回了原處。「宿醉很嚴重嗎?早上看你好像頭很痛的樣子。」

 

『嗯,剛才有休息了一下,現在好多了。』頓了一頓,龜梨接著說。『話說,昨天我沒洗衣服,今天就麻煩你了。』

 

「欸?不是說要吃成吉思汗鍋?」昨晚掃完廁所我還真的沒睡把湯底都熬好了!

 

『要啊,唉呀,反正你回去也要先掃地不是嗎?就一起做啦不會花你太多時間。』

 

『先把衣服一件一件翻好放進洗衣機,不準用扔的知道嗎?襯衫要先把領口袖口弄乾淨才能放進去喔。』

 

『反正都是自動的你按幾個按鈕就行了啦,啊啊然後一定要在最後一次自動加水的時候加入柔軟劑,這樣衣服才會軟軟的。』

 

『衣服洗好自動烘乾之後會有一小段音樂提醒你,記得,絕對要在音樂播完之前去將衣服拿起來曬,這樣衣服才不會皺成一團……仁你有在聽嗎?』

 

「有啦,我有在聽……」而且還聽得天旋地轉頭昏眼花眼冒金星。

 

『嗯,我知道仁不會讓我失望的。』

 

「呃、可是和也,基本上我根本沒有洗過、」

 

『你說什麼?抱歉剛剛後面突然很吵沒聽清楚……總之就麻煩你了,工作人員也差不多要來通知了,先這樣,今天的晚餐我很期待,掰。』

 

「不,洗衣服這件事情、……和也?」

 

回應赤西最後一聲呼喚的,當然不會是龜梨巨星本人,取而代之的,是那單音平板的嘟嘟聲。為此,赤西一張俊俏的臉都黑了一半。

 

開始覺得有些頹喪了。

 

瞧瞧自己,好歹也是一介明星,卻被這些繁瑣的主婦家務事給纏繞了滿身。更別說性感的香水味了,現在他全身上下只剩汗臭味,T-shirt也是理所當然的濕透。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龜梨的成吉思汗鍋?為了昨晚龜梨醉倒而沒有完成的家事?為了讓龜梨順利完成他的事業?為了讓龜梨站上萬人之頂端、好不威風?

 

但是時間沒留給赤西有什麼胡思亂想的閒暇,當然蔬果店的老闆娘也是。

 

「帥哥,所以你還要不要結帳?」

 

被這樣沒好氣的說了一句,赤西才發現平白無故的在人家店裡逗留這麼久,卻也不像在猶豫要買什麼的模樣。糗上加糗,他只能大方的留下幾張鈔票和一句不好意思不用找了。

 

他馬不停蹄地趕回家,眼看牆上的鐘、那時針和分針毫不留情地向前走著,他卻是忙亂的拿著吸塵器又拿著洗衣精東奔西跑,就連開個電視來看的主婦小樂趣都沒法辦到……

 

話說老子又不是什麼主婦!!

 

最後腦羞成怒的結果還是打開了電視機,至少有些聲音流竄在這間房子裡頭,才不會那麼的讓人覺得空虛覺得冷。

 

可是電視這種東西不開還好,一打開竟然是龜梨之前錄製的節目訪談。

 

『家事方面?啊……我是屬於那種想要兩人一起完成的人呢。』

 

一小時一十四分鐘二十三秒前是哪裡的誰才把家事丟給我的啊啊──

 

『料理的話,呵呵、比起習慣性的讓對方下廚,我會比較主動進廚房喔~』

 

成吉思汗鍋什麼的還不是你這個龜梨小少爺吩咐的啊啊啊啊啊啊──

 

『嘛、畢竟是男人啊,無論是什麼時候,總會覺得應該要由自己多付出一點。』

 

日本國一億多的民眾吶你們別被這花言巧語給欺騙了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哪裡的肢體神經失調,赤西全忘了一手抓著吸塵器的吸頭,一手拎著沒關好的洗衣精,他狼狽的舉起了雙手。

 

好歹這次他趁著龜梨不在的時候,不必像昨晚一樣還因為聲音太大而被阻止,並放情的大喊嘶吼了出來。

 

「所以說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他的高分貝,過度激動的結果就是該壞的吸塵器壞了,該灑出來的洗衣精也灑了滿地。同時,他也錯過了洗衣機最後一次的自動加水,美妙溫柔的音樂漸漸從陽台傳進赤西耳中。

 

透過那沒有被窗簾給遮掩的落地窗,暮黃的夕陽就像是對準時間打上的spotlight一般,有些寂寞的灑在那只覺得喪氣的男主角身上。

 

他開始想了。

 

果然,愛情這種東西還是太美麗得不真實了嗎?畢竟只說著喜歡和愛就好的日子已經過了,相信未來一定還有更多生活上殘酷現實的種種需要面對。

 

一直相信,只要兩個人一起,就絕對沒問題……難道,這樣錯了嗎?

 

×

 

「……仁?吶、仁……赤西仁!!」

 

「嚇呃、!」

 

不知道過了多久,但看著窗外那還沒有全黑的天空,應該還只是傍晚時間。

 

就在赤西睡著的這個時候,龜梨風塵僕僕的回到家了,他連不想去看都沒有辦法得面對了客聽的一片狼藉,但在整理這些之前,他還是選擇了先喚醒坐在地上背靠著沙發緣,就這樣睡著的戀人。

 

「你在幹嘛?」──噢、還不明究理的將斷掉的吸塵器吸頭緊緊抱在懷裡呢。

 

「……抱歉。」赤西有些困難地開口。「吶,和也,這樣的我,很不行吧?」

 

「總是這樣不是嗎?派不上用場的、不像你,無論內外都能做上最完美的處理。」

 

「掃個地越掃越髒,衣服……柔軟劑也沒加、都不知道過了多久衣服還放在裡頭……自信滿滿的說好要自己來料理晚餐的,卻也什麼都還沒弄……」

 

「……笨蛋嗎你。」

 

「啊──!?」

 

挑了眉,赤西馬上就被這樣的一句話給挑釁起了怒氣,他扔下了手中看起來已經壞得徹底的家電,非常男子氣概的站了起來。

 

略勝一籌的身高和身型讓他佔了上風,面對著一臉不知道他在氣什麼的龜梨,赤西破口就是成山的抱怨,一直以來被積壓在心底無從發散的窩囊氣,劈頭就胡亂有沒邏輯的隨便罵東罵西。

 

單方面的吵架讓龜梨有點不知所以然,但也幸好這段感情已經走到這裡,原本金剛摸不著二腦的事情,透過眼前這位氣得臉紅脖子粗的赤西先生,他只是安靜地聽他罵著,進而明白了他發這場飆的來龍去脈。

 

「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弄得這麼狼狽啊?」

 

「……那你又以為每次被上的都是誰啊!」

 

叮叮叮───

 

第N回合,依舊,赤西完敗。

 

看著眼前原本還怒火三丈的男人馬上又換了一臉小媳婦的可憐樣,一時之間,龜梨很快的就回想到了那個他打扮醫生、這傢伙打扮護士的逗趣畫面。

 

思及此,龜梨淺淺的笑了出來。

 

「反正我親你一下你就會原諒我了。」

 

「……這次比較嚴重,親臉頰不夠。」

 

赤西還是擺著一張臭臉,這讓龜梨的笑意更加深了。難道他不覺得,這已經算間接承認諒解了嗎?怎麼會有這麼好懂的人啊。

 

他伸出了手,壓著赤西的肩膀讓他順勢的坐上了沙發,單膝跟著跪了上去,雙手溫柔的捧住男人的臉龐,一抹笑靨之後,很快地就將雙唇乖乖奉上。

 

雖然環境一片慘狀,但在兩人之間的氣氛卻顯得格外美好;太過熟悉接吻這件事情,分不清是由誰開始,彼此的舌尖卻悄悄地纏上一起。

 

應著這樣的心情,赤西理所當然的將手抱上龜梨的腰際,不管怎麼說,都這樣了,果然還是會做吧……、

 

「好了、到此為止。」

 

「欸───!?」

 

「叫什麼,說好的成吉思汗鍋呢?」


「……我、我馬上就去弄!」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