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寫於2009/12/14

此梗源自cartoon KAT-TUN

內容純屬腦補


為什麼?

 

為什麼沒人懂?

 

這……這樣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好吃啊!

 

錄影結束之後的休息室,除了平時原有的閒聊打鬧之外,今天還多了一些醬菜的味道。

 

「剛剛上田的表情真的是,哈哈,好經典。」

 

最後一個回到休息室的田口,一打開門,撲鼻而來的就是桌上的醃蘿蔔味道,因為不是平時會有的氣味,所以會特別注意到。

 

因此當他眼神飄過那盤擺的黃黃的食物,反應神經很快的就連結到了才剛剛發生過的事情上頭。

 

「對啊。『啊……好難吃、』……哈哈哈!!」

 

聽見甫進門的人提起這件事情,田中也立刻熱絡的加入話題,當他表情生動的模仿了方才的上田,看見的人幾乎都不禁笑了出來。

 

除了那個男人以外。

 

「你們沒看到在外景的時候,森三中他們吃完的表情……」

 

應該是憶起了那些畫面,中丸又克制不了的笑開懷。

 

「剛剛我拿給導演吃,他的反應也超寶的。」

 

在錄影中給予最真實評價的上田,原本一邊卸著臉上的妝,一邊聽著旁邊的團員說笑,在結束手上的動作之後,轉過身也加入了話題。

 

而聽完上田說的話之後,大夥又一股腦的湊過去要他模仿一次導演吃完的表情,然後,預料中的,又是好一陣的笑鬧。

 

除了那個男人以外。

 

「吶、小龜,你真的覺得還好嗎?那種東西?」

 

笑得有點過火的田中,突然把話題丟向雖然一起跟著鬧,卻一直沒有開口發表感想的龜梨。

 

明明臉上的妝已經卸的差不多了,但龜梨卻一直遲遲不離開位子,混進身後那群在沙發上玩鬧得團員中。他只是透過大片的鏡子對著他們笑,但眼神也不時悄悄撇向了窩在另一個角落的化妝台前,緩慢卸著妝的那傢伙。

 

「嗯……還可以入口啦。」

 

「……但小龜的味覺感覺也不太準啊。很久之前不是有一次,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平靜的把可怕的苦茶喝下去。」

 

聽到這話,龜梨還是覺得不想連自己的味覺都被否定,在視線又偷偷移到了那一直好像沒反應的人身上之後,也轉過了身,搭上那喧鬧的話題了。

 

「不過就跟苦茶一樣啊,怎麼說……『對正常人類而言,是還可以接受的範圍』的意思嘛。但是說真的,不太會主動再去吃第二次就是……」

 

終於算是聽見龜梨真正的想法了,五人又再一次的笑成一團。

 

除了那個男人以外。

 

這樣過大的笑聲又持續了一陣子,直到當赤西總算站起身子時,就全都在一瞬間靜止下來。

 

其實大家都在默默觀察著他的反應,其實,只是想鬧鬧他而已。

 

「他會對我們發火嗎?」

 

「會不會揍我們?」

 

「應該是大吼『你們給我閉嘴』之類?」

 

看似這一小場鬧劇好像快有結果了,幾人又細聲的討論起來,並期待著赤西的反應。

 

但是,過多的空白明顯的表示已經過了預期的時間了,赤西還是背對著大家,沒人看得見他的表情,況且他也只是緩慢的在收拾著而已。

 

擔心看不到好戲,上田開始對龜梨擠眉弄眼的,暗示著要他上前去,先打破這番沉默再說。

 

對於自己好夥伴的示意他怎麼會不曉得?龜梨一臉想推辭的模樣。所以他才沒有那麼想參與每次要整赤西的行列啊,要是發生什麼意外插曲,最後收尾的都還是他。

 

無聲的小掙扎很快就結束了,龜梨認命的起了身,雖然跟赤西之間還有些距離,卻感覺得出來他好像有哪裡不太一樣。

 

「仁……」

 

細聲的喚了聲名,但下一秒卻誰也沒料想到的,轉過來的卻是一張淚流滿面,五官全擠在一起的臉。

 

「……嗚哇!!」

 

活像看到鬼一樣,龜梨下意識的想跑開,但無奈窄了些的肩膀卻搶先被赤西的雙手使力的逮住了。

 

「嗚嗚……和也、為什麼連你都要否定我?」

 

「赤西仁……」

 

赤西接著把緊盯著龜梨的視線移向後方的其他成員,四人卻在一瞬全都愣著無法做出什麼反應。

 

「你們、你們……到底知不知道,這道配菜對我而言是多麼的重要,在我小的時候,家徒四壁,要是當初冰箱裡沒有這東西,我也許在十幾年前就被活活餓死了──」

 

他的悲情劇碼還沒演完,不知道是誰先起的『噗嗤』一聲笑,下一秒哄堂的爆笑就充斥了整間休息室。

 

這次,還是除了那個男人之外。

 

「欸、你們笑太快了啦,我還沒演完耶!」

 

赤西收起了誇大的表情,他有點無力的看著這群人,就連在他正前方的龜梨也笑得前翻後仰的。

 

自己也心知肚明,這群傢伙無非就是想看他反應,不過每次都是走火爆衝突路線,怎麼樣都有點無趣的感覺,原以為這次來個悲情角色,看他們會不會給高一點的評價,但梗都還沒用完,就變成現在這個光景了。

 

「喂……」

 

竟然會笑到失控,這讓赤西感覺好像被玩弄得十分狀況外。

 

「仁……噗哈哈、等一下,等一下、」

 

才嘗試著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跟赤西解釋的,但當龜梨一抬頭看見赤西的臉,卻又克制不了的大笑起來。

 

「龜梨和也,連你都笑成這樣……」

 

「不是、不是……哈哈、」

 

龜梨努力的讓自己深呼吸了好幾次,才終於穩定了一些。

 

「太好笑了,你居然說你會被餓死……赤西仁竟然會被餓死……哈哈哈!」

 

才在龜梨要開口解釋的時候,後頭的田中就先搶過台詞了。而這話一出現,徹底被當笑柄的赤西除了覺得真的有點糗之外,其餘的團員全都笑得更誇張了。

 

隨手弄去剛剛擠了很久的淚水,赤西淺淺的吐了口氣。

 

話說回來,連他們在無形中挖了坑,自己也很配合的跳了下去,這樣的默契還真是無人能敵啊。想想,若換成是從前那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一拳揍過去之後大概又會演變成互歐的畫面了。

 

這種時候都會不禁覺得,長大了,真好。

 

就當作是適時的玩笑調劑吧,赤西看著其他還笑不止的人,他只是聳了聳肩。

 

笑得有些過頭的龜梨,根本不記得赤西何時鬆開他的肩,自己又是何時笑攤在旁邊的椅子上了。他抬起了眼,剛好對上了正在微笑的那個男人。

 

「呵、我們回家吧。」

 

軟軟的伸出了手,赤西明白的輕輕將龜梨拉起了身。

 

「啊、和也,我想把這個帶回家配飯。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